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78章一件落下的外套

    叶昔沉默着看着车窗外的天一点一点地亮起来,好一会儿才道:“好。”

    古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最终没有再说话。

    车厢里陷入了沉默之中,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车缓缓地停在了一家酒店前。

    叶昔愣了几秒,然后什么都没说,推开车门,下了车。

    叶昔进入酒店后,古斯一直盯着车窗外,没有出声。

    没有得到古斯指令的古大默默地坐着。

    一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破车里的安静。

    古大瞄了他一眼,然后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他小声地禀报道:“古少,是刘婶打来的。”

    古斯把视线收回来,吐出一个字,“接。”

    古大点头按下接听键,“我是……好,好好照顾小姐,嗯。”

    简单地结束通话后,古大挂断电话,转头朝着古斯道:“古少,小姐已经醒了。”

    “去小姐那里。”

    此时古琴刚醒来,因为醉酒醒来的缘故,她的大脑还有些迟钝。

    “小姐,您没事吧?”刘婶小心翼翼地问。

    古琴没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刘婶,好一会儿,她才问,“刘婶,我怎么了?”

    “小姐,您醉得太厉害,医生刚给您解酒呢。”刘婶指了指床边正在收拾医药箱的医生回答。

    古琴‘哦’了一声,便沉默了下来。

    刘婶吩咐佣人送医生出去,自己则留下来服侍古琴。

    古琴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地问,“我不是在酒吧吗?怎么回来了?”

    “小姐,您自己搭乘计程车回来的,您不记得了吗?”刘婶小心翼翼地回答。

    “我自己搭乘计程车?”古琴疑惑地转了转眼睛,她有搭乘计程车?她怎么没有印象啊?

    “计程车把小姐送到大门口,我和玛丽她们一起扶您进来的。之后发觉您醉得太厉害,才打电话给古少,古少派来医生给您醒酒的。”刘婶把之前编好的谎言说了出来。

    “这样啊。”古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样子,却又挑不出刘婶话里的不对。

    刘婶一听古琴相信了她的话,放心了下来,她笑着问,“小姐,您饿不饿?我煮了燕麦粥,您要不要吃点?”

    “盛点……”古琴点头,揭开被子,坐起身来,突然视线定定地落在从身上滑落下去的西装外套上。

    “这是谁的外套?”

    刘婶一看古琴身上的外套,暗叫一声不好,把叶先生的外套给忘记了。

    “那个……是古少的……”

    “我哥的?”古琴怀疑的视线落在这件西装外套上,古大少的衣服全部都是龙门旗下的裁缝做的高定,这西装外套虽然是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却并不属于龙门裁缝做的高定。

    为什么刘婶要骗她?古琴的眼神闪了闪。

    刘婶坚持着外套是古少的,“是,古少刚才过来的时候,落下的。”

    “我知道了,刘婶,你帮我去盛粥吧。”古琴若无其事地道。

    “好的。”刘婶没发现古琴有什么不对,便点头离开了。

    刘婶离开后,古琴便把西装从被子里给拽出来。

    仔细看了一下,确定衣服不是古斯的。

    刘婶为什么要隐瞒这件衣服?古琴伸手在衣服的口袋摸了摸,想找出点东西,却什么都没有。

    她抿了抿嘴角,把西装外套在被褥上放平,越看越感觉这衣服有些眼熟。

    “肯定不是哥的,那为什么会觉得眼熟呢?”

    古琴还没有想出答案,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古琴立即把西装放回原来的位置,从床上下来,走到房间中央,然后才朝着房门的方向道:“进来。”

    刘婶端着粥从外面进来,“小姐,粥端来了。”

    “放桌子上吧。”古琴随意地朝着墙角的桌子指了指。

    刘婶点头,把粥放桌子上。

    古琴走到桌子前坐下来,然后端起粥慢慢地喝起来。

    喝完粥后,刘婶端着粥碗离开了,古琴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她闭上眼睛,蹭了蹭,又蹭了蹭,突然闻到一股很熟悉的气息。

    “叶昔?”她刷地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就是那被她给塞在被子里的西装外套上了。

    为了确定,她再次把脸埋进西装外套里。

    这一次,她确定加肯定是叶昔身上那种气息。

    古琴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看着这件西装外套觉得眼熟了,这是叶昔的外套。

    “他的外套怎么在这里?他来过!”古琴蹭地从跳下床,连鞋子都等不及穿,便拎着西装外套冲出房门,往楼下冲。

    “小姐,您怎么了?”刘婶看到古琴冲下楼,立即问。

    古琴激动地朝着刘婶道:“叶昔呢?他在哪?”

    叶昔?刘婶看到古琴手上的西装外套,反应过来,小姐嘴里的叶昔就是那位叶先生。

    想起之前古少的警告,刘婶镇静地回答,“小姐,没有什么人来过啊。”

    “刘婶,你骗我的,他来过,这是他的衣服,你告诉我,他去哪了?”古琴可不会相信刘婶的话,她肯定手上的衣服是叶昔的,不会有错。

    刘婶其实特么想问,小姐,你怎么就肯定这是叶先生的衣服啊!

    “小姐,怎么没有人来过,这衣服真的是古少的。”

    “不可能,肯定是他的,我要去找他……”说着古琴就要往外冲,刘婶赶紧拦她,“小姐,您刚醒酒,不能出去啊。”

    刘婶怎么可能拦住古琴?古琴灵活地躲过她,然后拉开门。

    还没来得及冲出去,便看到古斯带着古大从院子里走进来。

    古斯的视线在古琴的身上扫一圈,最后落在她光着的脚上,眉头拧了拧问,“你光着脚,打算去哪?”

    “我要去找叶昔。”古琴回答。

    听到‘叶昔’两个字,古斯的眉心跳了跳,视线落在刘婶的身上,难道是他们说漏嘴了?

    刘婶见到古斯的视线扫过来,立即吞吞吐吐地解释,“小姐看到古少您这件外套……硬说是什么叶昔的。”

    古斯的视线落在古琴手上的外套上,想起叶昔之前只穿了一件衬衣,便明白古琴手上的外套的确是叶昔的,但现在坚决不能承认是叶昔的,否则以古大美女的性格,必定得天翻地覆,他所有的布局也就白费了。

    “外套是我之前落下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