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75章叶昔被抓进警局

    叶昔被警察带走后不久,古斯便带着人过来了。

    “小姐呢?”古斯劈头就问。

    “在房间里。”刘婶说着往前面带路。

    古斯‘嗯’了一声,然后带着人跟着刘婶上楼。

    到古琴的房间后,他吩咐医生给古琴好好检查后,把刘婶给叫到了一边。

    “叶先生呢?”

    “叶先生和那个被打的人一起被警察给带走了。”刘婶如实地回答。

    听到刘婶的话,古斯的脸色沉了下来,“怎么让人给带走了?”

    刘婶吓得心尖上窜起了一股骇意,猛地低下头,连辩解的勇气都没有,只敢颤着声音开口,“对不起,古少,是我的失误……”

    古斯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头吩咐古大,“古大,你去查一下人被带到哪去了。”

    “是。”古大点头,退出房间去查去了。

    古斯沉默了站了片刻,然后走到病床边。

    医生正好给古琴做完了检查,见到古斯过来,立即道:“古少,小姐之所以昏迷,是下了药。”

    “下药?”古斯的眼睛,立即危险地眯了起来。

    医生又道:“小姐体内的药量不多,可以通过体内自己排解。”

    “那为什么她这么久没醒?”古斯不解地问。

    医生解释道:“小姐喝太多,醉得比较厉害,再加上这药,才这么一直不醒。等会喂她吃点药,便会醒来。”

    古斯点了点头,“你去拿药吧。”

    “是。”医生点头,快步退出房间。

    医生离开后,古斯把刘婶和两个佣人叫到了房间里。

    “今晚发生的事,你们不许透露给小姐,如果小姐问起,你们就说她喝醉了,自己搭乘计程车回来的,听到了没有?”

    对于古少的命令,刘婶他们自然是遵从,“是。”

    古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道:“刘婶,你守着小姐,等医生把药送过来。”

    “是,古少。”刘婶躬身回答。

    古斯朝着床上的古琴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古大正在外面等他。

    “人查到了吗?”

    “查到了,叶先生现在在纽约市警察局。”

    古斯‘嗯’了一声,然后吩咐道:“给我把局长的电话打通。”

    古大停顿了几秒,然后看一眼时间,凌晨三点,他有些不确定地问,“现在吗?”

    “古大,我不喜欢重复一遍。”古斯的声音里带着森森的寒气。

    “属下错了!”古大立即摸出手机,找到纽约市警察局局长的电话给拨了过去。

    接通后,他躬身把手机递给古斯。

    古斯边人说电话,边往楼下而去。

    纽约市警察局的审讯室内,两个警察正在盘问叶昔。

    “姓名、国籍、年龄……”

    “叶昔,来自华夏,三十一岁……”

    “先生,根据在场的人的证词,你涉嫌谋杀受害人。”

    叶昔抬头朝面前的两名警察看去,嗤笑道,“我已经说过了,我是正当防卫。”

    中年警察盯着叶昔看了几秒,然后朝着年轻警察使了个眼色。那年轻警察立即道:“先生,那只是你一个人的证词,没有任何的证明。”

    叶昔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道:“你们可以去问他。”

    “受害人现在在抢救。”年轻警察回答。

    叶昔‘哦’一声,没什么表示。

    “先生,你为什么要杀害受害人?”年轻警察又问。

    叶昔沉默。

    “先生,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当时有很多人都看到你打受害人了。”

    “他们看到的就是真实的吗?我还说看到你们警察打人了呢?”

    听到那个年轻的警察站起来,恶狠狠地拽起叶昔的衣领。

    叶昔挑眉问,“怎么?纽约警察想打人吗?”

    “你个华夏猪……”年轻警察满脸戾气地瞪着叶昔,举起拳头,便要冲着叶昔的脸上挥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中年警察冲着那个年轻警察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把举起的拳头放下来,顺手把拽住叶昔衣领的手给松开。

    叶昔冷哼一声道:“你会为你刚才说的话付出代价的。”

    “**e……”年轻警察又要挥拳头揍人,被中年警察给喝住了。

    “等会再来收拾他,我先看看外面有什么事。”

    “是,麦克组长!”年轻警察克制地坐回去。

    麦克组长起身打开审讯室的门,见一个小警察在外面。

    “有什么事?”

    “麦克组长,有人过来保释这个人。”

    “大半夜的保释,不合规矩吧?”最主要的是,他们还没有审讯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啊。

    “麦克组长,不是不合规矩的事,而是必须让他们带人走。”小警察小声地道。

    “为什么?”麦克组长不明白了。

    小警察吞了吞口水回答,“约翰·奥斯汀律师来了。”

    约翰·奥斯汀,纽约律师界的第一人,从进入律师界起,就没有打输过官司。

    “现在这个时间,他约翰·奥斯汀律师怎么会来?”

    “他来保释人的。”小警察指了指他身后的审讯室。

    “不是吧?”麦克组长错愕了,让约翰·奥斯汀律师来亲自保释,这人什么身份?

    “你先去看看吧。”小警察说。

    麦克组长回头看了叶昔一眼,然后冲着之前的那个年轻警察道:“你呆这里,我去去就来。”

    “是。”年轻警察点头。

    看着他们离开,叶昔的嘴角勾起冷笑……

    安东尼接到叶昔的电话后,立即打电话把公司的御用律师约翰·奥斯汀给挖了起来,然后就往警察局冲过来。

    过来后,便被安排在了警察的办公室等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是越来越不安。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叶助理怎么跑警察局来了?而且还是大半夜。

    “约翰先生,保释叶助理不会有问题吧?”

    约翰·奥斯汀哼一声,没回话。

    他身为lm财团御用律师,大半夜地被人给挖起来,很不爽,而且还是来保释一个人名不经传的人,他更不爽。

    “约翰先生,您别生气,实在是叶助理身份特殊,不容有闪失。”安东尼讨好地道。

    “什么身份特殊?不就是个助理吗?我那几个徒弟,随便哪一个来保释他都足够给他面子了。”约翰·奥斯汀很不高兴地回答。

    安东尼现在还要靠约翰·奥斯汀把叶昔给保释出来,不想引起他生气,于是好声好气地道:“约翰先生,这不是您的身份比较高嘛?您往这里一站,那和别人相同吗?”

    约翰·奥斯汀听到安东尼这话,脸色好看了些,“好了,我来了,人就一定会给你保释出来的。”

    “谢谢约翰先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