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66章叶助理的企划案

    古晓瑜接到乔潇的电话说闻末逃跑的时候,那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她脸色微微变了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她冲着手机里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后,就挂断了电话。

    古晓瑜挂断电话后,古琴立即问,“人已经上了回华夏的飞机了吗?”

    古晓瑜盯着古琴看了一眼,然后把闻末逃跑的事给隐瞒了下来,“上飞机了。”

    古琴不疑有他,点了点头,“我们签协议吧。”

    跟古晓瑜签好协议,好好清静清净几天。

    听到古琴说要签协议,古晓瑜自然是巴不得。

    用了半个小时两个人达成协议,然后签字,并且找来律师做证明。

    完成后,古晓瑜便一分钟都不多留地离开了。

    目送着古晓瑜离开的背影,古琴的眼底闪过一道嘲讽。

    然后连晚餐都没吃,便上楼休息去了。

    叶昔开车回小区的时候,正好看到古琴的大门口停着一辆豪华的宾利雅致728。

    发现车不是古大少的后,叶昔第一时间想到的车是古大少给古琴安排的那些相亲对象。

    因为除了那些人,叶昔想不到古琴的周围还有哪些人能开得起这些车。

    暗沉的眼睛盯着那台宾利看了许久,叶昔才锁车上了楼。

    上楼后,他打开文件,却没有半点的心思看,最后干脆把文件合上,起身来到房间的落地窗前。

    大概盯了十多分钟,才看到有人从古琴的房子里出来。

    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叶昔意外不已。

    虽然他只是见过一次,但不可否认的,叶昔对这个人很有印象,因为她是古琴的母亲。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古斯曾经说过,古晓瑜给古琴安排了一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夫。

    他来这边一个多月的时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她的母亲来过,她怎么会突然过来?

    是看古琴?还是说为了……

    想到那个可能,叶昔的心一下乱了。

    然后他便摸着手机,把古斯的号码给拨了过去。

    “谁?”那边传来古大少冰冷的声音。

    叶昔的喉结上下剧烈地滚动了几下,然后回答,“是我,叶昔。”

    古斯冷着声音问,“有什么事?”

    叶昔急促地问,“你们是不是在给她安排婚事?”

    那边沉默了几秒,然后回答,“这不关你的事。”

    听到古大少这话,叶昔捏着手机的手背青筋直冒,“古大少竟然说话不算数吗?”

    “我说话不算数,那又如何?”古斯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的嘲讽,似乎是在暗嘲叶昔的不自量力。

    叶昔的激动一下被他这句话给浇熄了。

    “的确不能如何。”微微苦涩的语气里带着淡淡地悲凉。

    古斯原本可以直接撂断叶昔的电话的,最终还是多说了一句,“她半年内不会有婚约,至于说半年之后,就不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古斯那边便直接撂断了电话。

    然后打电话给古琴,却不想古琴的电话打不通,最后他让古大联系了刘婶。

    “古少,刘婶说,刚才古女士去见过小姐。”

    听到古大的话,古斯放心了下来。

    原本他以为叶昔是遇到了乔潇或者古晓瑜后,知道了什么。

    现在看来,他只是刚好看到古晓瑜去找古琴,然后有了猜测。

    那边叶昔听到古斯说,‘她半年内不会有婚约,至于说半年之后,就不知道了。’

    他便开始心事沉沉。

    现在他的位置才企划部一个小小的经理,还是个随时可能被人给夺去位置的经理。

    半年时间,要达到目标位置,说实在的,他的时间真的很紧。

    但无论有多大的困难,他必须办到!

    叶昔静淡的眼底,翻滚着强烈的情绪。

    手上拿着的文件,重重地摔在了会议室的桌子上。

    “啪……”的一声,惊得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他。

    还好会议还没开始,若不然,就他这态度,会直接被踢出会议室。

    旁边的安格森低声问道:“叶昔怎么了?很紧张吗?”

    “没有。”叶昔摇头。

    而安格森却不这么以为,“叶昔,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紧张也正常,而且这次我们a组挑选出来的企划案还关系着你现在的这个位置。”

    今天这场会议是从a组挑选一个企划案跟b组竞争,所以很重要。

    既然安格森都坚持他是紧张了,叶昔也懒得解释,只说了两个字,“还好。”

    大概过了五分钟,会议开始了。

    大家开始陆陆续续地把自己的企划案拿出来发言,最后轮到叶昔的时候,他半天没有动静。

    会议室里一片诡异的安静,所有人都看向他。

    “叶经理。”安格森小声地提醒叶昔。

    “嗯?”叶昔回过神,看向安格森。

    叶昔毕竟在商场上运筹帷幄叱咤风云了多年,即使在开会的时候,完全不在状态,但也不至于让自己出丑,听到安格森的提醒,他很快就意识到有什么事。

    他收回了神,挨个扫了一遍会议室里的其他的经理,看到大家都在盯着自己看,便明白大家都已经汇报完了,轮到他了。

    他很淡定地站起来,手上的企划案也没打开。

    看到他这种态度,其他人一阵唏嘘,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

    “这个叶昔不会根本就没有准备吧?”

    “安格森怎么举荐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

    “我们这么多人为他这个位置战,真的不知道值不值得……”

    叶昔面无表情地听着周围的议论,然后缓缓地发言。

    刚开始议论声很大,渐渐的议论声小了,然后议论声消失,到最后是一张张错愕的脸。

    最后,所有人一致决定把叶昔这份企划案呈交给副总去跟b组竞争。

    会议结束后,安格森拍着叶昔的肩膀问,“叶昔,你到底可以给人多少惊喜?”

    “没有。”叶昔摇头,站起身来往外走。

    安格森跟着起身问,“你去哪?”

    “回办公室。”叶昔头也不回地回答。

    安格森追上去道:“等会再回办公室,你先拿着你的企划案跟我去副部长的办公室。”

    见副部长?当然不能啊!那个副部长可是见过叶特助的。

    叶昔拧了拧眉头,然后道:“安格森先生,我等会有点事,你帮我把企划案送过去行吗?”

    “喂,伙计,你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去见副部长对你来说是机会……”安格森的话还没说完,叶昔便直接把手上的企划案递给了他。

    “麻烦你了安格森先生。”

    安格森看一眼叶昔,又看一眼企划案,最终接了过去,“既然你现在有事,那明天和b组的竞争会议你再去吧。”

    “明天我请假……”

    "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