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65章闻末逃了

    闻末本来想着,等下次这个男人过来,他一定找机会告诉这个男人他抓错了人。

    却没想到对方离开后,便没有再过来。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那个人才再次出现。

    而这一次的出现,带给他的是噩梦。

    那个男人先是坐在原来的位置看着他,并不说话。

    一直到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听了电话,然后朝着他身后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紧接着他就看到他身后的那两个保镖朝着他走了过来,然后把他嘴巴上的胶带给撕开。

    他心中一喜,难道说他们是打算把他给放了?

    却没想到,那两个保镖过来,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他除了惨叫,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大概过了五分钟,那个男人让保镖停了下来。

    闻末缩着身子,惊恐低望着那个男人。

    男人依旧在讲电话,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听不到电话那边说的是什么,只听到那个男人激动地说,“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才拿到她的弱点。”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男人很不甘愿地说了一个‘好’字,然后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男人恨恨的眼神看向了闻末。

    “我不是古琴的心上人……”

    “你觉得否认有用?真没种。”男人冷冷地瞪着他。

    “我真的不……”这一次闻末的话还没说完,男人朝着他身边的两个保镖道:“堵住他的嘴巴,把人给带上。”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而闻末被堵住嘴,然后被两个保镖架着离开了这个他住了两天的房子,然后被带上了车。

    闻末坐在车里,看着身边一左一右的两个保镖。

    他的脑子里在想办法。

    莫名其妙被那个贱人连累,现在还要被带到一个未知的地方,他怎么甘心?

    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繁华的街道,闻末的眼珠子转动着,然后开始激烈的‘唔唔……’地挣扎起来。

    那两个保镖看了他一眼,然后恶狠狠地道:“别吵,否则要你好看。”

    闻末不管他们的威胁,照样挣扎起来。

    那两个保镖对视一眼,最终把他嘴上贴着的胶布撕开了。

    “我想要上厕所……”解开了胶布的闻末,气喘吁吁地道。

    那两个保镖对视一眼,然后冷冷地扔出两个字‘忍着’。

    “忍不住了。”闻末挣扎起来。

    最后那两个保镖考虑了几秒钟,然后朝着前面的司机道:“靠边停下车。”

    司机得到命令,把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停下来的瞬间,其中一个保镖的手机响了起来。

    那个保镖摸出手机,然后和另外的同伴对视一眼,然后接通电话。

    “老板。”

    原来是那个男人打来的,闻末的眼底闪过一道阴沉。

    保镖跟那个男人解释了几句为什么停车后,便挂断了电话。

    因为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闻末嘴巴上的胶布扯掉了,手上捆着的绳子也解开了。

    “下车后老实点。”临下车的时候,保镖警告地朝着闻末道。

    闻末掩下眼底的阴狠,唯唯诺诺地回答,“我会的。”

    保镖推开车门,一左一右架着闻末下车。

    闻末扫视着周围,很快就认出这是纽约最繁华的华尔街。

    眼底闪了闪,然后苦着脸道:“抱歉,我忍不住了,能不能快一点?”

    那两个保镖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带着他往街边走去。

    之前他们对闻末动了手,闻末顶着猪头,在这街道上很是吸引人,大家碍于这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也不敢多看,只是偷偷地瞄着。

    最后那两个保镖拽着闻末来到了一间餐馆。

    “先生,请问几位?”服务员瞄一眼闻末,有些迟疑地问。

    那两个保镖没说话,倒了闻末礼貌地回答,“三位。”

    闻末的话音刚落,两个保镖警告地朝着他看过来。

    “我不会乱说的。”闻末小声地跟他们保证。

    他们死死地盯着他,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他缩了缩眼神,然后冲着服务员道:“小姐,请问洗手间在什么地方?”

    虽然说被揍成了猪头,但闻末这绅士的样子,还是获得了服务员的好感。

    “在那边。”服务员朝着右边的通道指了指。

    “谢谢。”闻末道谢后,朝着两个保镖道:“麻烦两位了。”

    那两个保镖面无表情地架着他往洗手间的方向而去。

    服务员虽然觉得他们有些奇怪,却没有多问。

    来到洗手间后,保镖把他推到便池前。

    “快点!”

    “抱歉,我要去里面。”闻末一张猪头脸带着尴尬。

    那两个保镖朝着他瞪了一眼,然后拽起他,把他给扔进了一间隔间里。

    “抱歉!”闻末战战兢兢地把隔间的小门给关上。

    那两个保镖冷哼一声,然后走开了几步。

    闻末听着脚步声离开,眼底闪动着阴狠的光。

    这个洗手间出了一个出口,根本没有其他的路。

    他如果想逃,还真的是很困难。

    他的眼神在这个小隔间扫视一眼,最后把眼神落在了只有一米五的隔间墙上。

    两个保镖自然没有闲心紧盯着小隔间的门,洗手间只有一个出口,他们就站在出口处。

    洗手间里人来人往,人可真的不少。

    他们一直在等着。

    一分钟过去,隔间没打开,情有可原。

    五分钟过去,隔间依旧没打开,再等等。

    十分钟过去,两个保镖不耐烦了。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然后一起朝着隔间靠近。

    因为这里是公共场所,人来人往,他们并不敢太嚣张。

    靠近隔间后,他们朝着门板敲了几下。

    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那两个保镖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其中一个就伸手去开门。

    把门打开后,里面没有人了。

    “人不在。”

    “我们一直盯着这里,他不可能跑掉的。”另外一个说。

    最后两个人很有默契地朝着其他的隔间看过去。

    紧接着两个人开始一间间地敲隔间,自然就引起了别人的不满。

    开始还只是骂,然后愈演愈烈开始闹了起来。

    在大家闹的时候,闻末从最后一间隔间里出来,然后从容地往洗手间外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