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50章梦中的他在身边

    他小心翼翼地把她的裤子给解开,露出足够让医生打针的地方。

    医生看了他一眼,然后举起针准确地扎进肌肉里。

    疼痛让古琴下意识地抬起手去阻止,却被一只熟悉的手给握住了,然后就是熟悉的声音,“别动。”

    他还在她的梦中!即使针头戳进肌肉里的疼感越来越深刻,古琴也没有再动,她怕她动了,她便会从她的梦中消失。

    叶昔看着她咬着下嘴唇,强忍的样子,心疼不已,他轻轻地摸着她的手背,温柔、轻声地安抚她,“忍忍,马上就好了……”

    忍忍……为了她梦中的叶昔,她会忍的。

    叶昔心疼地看着古琴,然后朝着医生问道,“还没好吗?”

    “你急什么?肌肉注射需要缓慢。”医生边说着边把枕头猛地拨出,然后迅速地把棉球给压在针孔上。

    她朝着叶昔道;“你来压五分钟。”

    “好。”叶昔点头,代替了她的手。

    五分钟过去后,他把棉球拿开,看一眼针孔没有出血后,又轻轻地把古琴的衣服给整理好,然后替她盖好被子。

    之后医生送来一堆药片过来,交代叶昔,药片吃多少后,病房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叶昔坐在病床边,静静地盯着古琴睡着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把床头柜上古琴的包拿了下来。

    从包里把她的手机找出来,找到古大少的号码拨了过去。

    那边几乎是在响铃结束的时候,才接听,“有事?”

    “是我,叶昔。”时隔三个月,再次听到这个把他和古琴给隔开的人的声音,叶昔很意外他的声音能这么平静。

    古斯的声音还算淡定,“你去见她了?”

    “她发烧,在路上晕倒了。我把她送来医院了。”叶昔平静地回答。

    古斯听到古琴发烧晕倒在路边,立即不淡定了,“她怎么样了?在哪个医院?”

    “纽约市医院。”叶昔静静地看着病床上的古琴说。

    “我半个小时后就到。”随着古斯的话音落下,叶昔听到他匆匆说散会。

    他抿了抿嘴角,然后说了个‘好’字。

    古琴在浑浑噩噩中,听到有人在说话,但她听不清楚对方是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声音很熟悉很熟悉,她想睁开眼睛看看,但眼皮子重得怎么都睁不开。

    好一会儿后,那个人的声音停止了,她很焦急,她想醒来,她想出声,但她动不了,发不出声音。

    不知道过去多久,她感觉到有人靠近,然后她的手被握住了。

    她的焦急一下消失了,然后满意地睡着过去。

    古琴睡着后,叶昔拿出笔在药盒上把每顿药的药量写下来。

    写完后,他默默地在坐在病床边陪着她,一直到半个小时后,古大少过来。

    回头看一眼进来的古大少,叶昔轻轻地把古琴的手给收进被褥里,然后站起身来,离开病房。

    在路过古大少身边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她吃的药,药盒上都记好了吃多少,按量吃就成。”

    说完这句话,他抬起脚走出病房。

    古斯看着他那离开的背影,想出声叫住他,最终没有。

    最后叹口气,默默地在病床边坐下来。

    古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大亮。

    和煦的阳光透过没有拉窗帘的落地窗,几乎倾洒了半室。

    古琴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她记得她是有些发烧,然后导师让她去实验室一趟。

    她从小区里出来,等了一会儿车,没等到,她便打算走路去实验室,然后没走多远,她便昏迷了过去……

    昏迷前,她好像听到了叶昔在叫她……是听错了吗?不可能,她很清楚听到了。

    而且她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他就在身边啊。

    难道是真的遇到叶昔了吗?古琴的眼睛亮了起来。

    然后她迅速坐起身来,扫一眼周围,没看到人,又迅速地揭开被子,下床。

    床边没有拖鞋,她便光着脚丫子,踩着地板往病房外跑。

    她拉开病房,当看到会客室那里背对着她站着打电话的人,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不是叶昔,是古大少。

    “古大少?”

    古斯听到声音转身,看到古琴,他挑了挑眉,“醒了?”

    几乎是在同时他注意到了古琴光着脚没穿鞋,他皱了皱眉头,然后朝着外面道:“来人。”

    “古少。”古大从外面进来。

    “去拿双拖鞋过来给小姐。”古斯吩咐道。

    “是。”古大出去后,不到两分钟,便拿了双赞新的拖鞋进来,送到古琴的面前。

    古琴愣愣地盯着脚前的拖鞋,想起了第一次去叶昔的房子,他给她买来拖鞋的情景。

    见古琴半天没动,古斯拧了拧俊眉道:“愣着干嘛?快穿上。”

    古琴‘嗯’一声,抬起脚踩进鞋子里。

    古斯这才朝着古大道:“叫医生来。”

    听到古斯要叫医生,古琴立即道:“不用叫了,我没事了,而且我自己是医生……”

    古琴的话还没说完,古斯便打断了她,“你是法医。”

    古琴翻了翻白眼,法医和医生不就差一个字么?而且也没啥区别的好么?

    “古大少还是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晕倒?”古琴的视线朝着古斯看过去。

    古斯是什么人,古琴这种试探的眼神,他自然能看得出来。

    心里猜测,古琴可能发现了什么,面上却依旧没啥表情地回答,“我接到你的电话了。”

    “我的电话?古大少你是骗我的吧,我可没给你打电话。”古琴听到古斯这么说,立即确定古大少说谎。

    却不想古大少接下来的话,直接让她的心情坠入了谷底。

    “是陌生人拿着你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说你晕倒了,还把你送医院来了,然后我才过来的。”

    失落的古琴不死心地再次问一遍,“你确定是陌生人?”

    “确定,不信你可以问医生和护士啊。”废话,医生和护士当然是古大少给安排好了的。

    “哦。”真的只是做梦,他根本就没有在身边,根本就没有。

    古斯看着她看了几秒,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道:“你在医院再住几天,我会安排人照顾你。”

    “不用,我没事了,马上就出院。”古琴摇头拒绝。

    古斯也没再劝古琴留医院,只是亲自把她送到了住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