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49章古琴昏倒

    今天的古琴很不好,应该说是从车祸以来,最不好的一天。

    因为在客厅睡了一晚上,早上醒来后,她便昏昏沉沉的。

    强撑着去了学校,结果头疼得,什么课都没听进去。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她便直接回了住处。

    中午的时候,古斯那边派来的厨师过来给她做了丰盛的午餐,她胃口不泰好,只是随便吃了点。

    然后吃了颗药,便回房间休息了。

    她做了个梦,梦中叶昔还在她的身边,他照顾生病的她,他送她去医院,陪着她打针,喂她吃药,他依旧话不多,却那么的温柔,几乎让她沉溺。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哪有什么叶昔,只有一室的孤寂陪伴着她。

    “原来不过是一场梦……”古琴自嘲地笑了,笑完之后,是悲伤的眼泪。

    她知道她已经回m国了,便代表着她和他已经过去,她应该放下的,不应该哭的。

    但请允许让她再任性这一次,让她最后哭一次。

    她趴在床沿边,失声痛哭。

    像是要把她所有的爱、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委屈都哭完一样。

    哭得她声音都哑了,哭得她再也哭不出来了,哭得她没有眼泪了。

    下午五点,厨师过来给她做晚餐,进不了门,给她打来电话。

    “喂……”因为哭得太久,她的声音几乎嘶哑得厉害。

    “小姐,您在家吗?我来给您做晚餐。”那边传来厨师的声音。

    “不用……”说完这两个字,古琴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然后重新躺回被子里,昏睡过去。

    一直到一阵手机铃声,把她吵醒。

    她昏昏沉沉中摸着手机按下接听键,电话是导师打给她的,让她去一趟实验室。

    她本来想拒绝的,但导师说必须去。

    她无奈地答应了。

    静静地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她才揭开被子下床。

    头重脚轻,浑身疲倦的她随便穿了件外套便准备下楼去学校,结果刚踏下一个阶梯,她的眼前一黑,整个人险些从楼梯上滚下去,还好她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楼梯的扶手。

    她知道她身体不对劲,可能发烧了,却依旧缓步走下了楼梯。

    然后拿着钥匙出门。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道路的两边已经亮起了昏暗的灯。

    古琴踏着虚软的脚步,一步一步地往小区外走去。因为生病,她的呼吸有些重,身上也不停的冒着冷汗。

    好不容易走出小区,她几乎没有了半点力气。

    她强撑着几乎要倒下的身体,移到路边,倚着路灯等计程车。

    她没等来计程车,反而等来了叶昔的车。

    叶昔从公司出来后,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先转去了超市,转了一个小时,他才把东西给买齐全。

    然后他才开车回住处,远远地看到小区外的路边的路灯下有个熟悉的人影。

    他握住方向盘的手忍不住紧了紧,视线在她的身上扫一圈,最后落在她手上的包上。

    她是在等车吗?怎么没开车?对了,她从车祸之后,很少开车了。昨晚好像还是搭的计程车。

    她这个时候,是要去哪?

    叶昔没找到答案,而古琴是越来越撑不住了。

    双腿都有些发抖起来,因为担心自己摔倒,她的手还扶在路边的一棵树上。

    大概觉得扶着还不够,几秒后,她干脆整个身子都靠在了树上。

    这么一连串的动作,叶昔自然注意到了她的不对。

    她生病了么?怎么就突然病了?生病了还出门干什么?

    叶昔的脚下意识地踩在刹车上,车速缓缓地慢下来。

    就在他的车几乎停下来的时候,古琴动了。

    古琴感觉自己体内的虚汗,将衣服都浸透了。

    她用力地捏了捏手上的袋子,然后强撑着离开树干,往前面走去。

    原本这个小区距离学校就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

    她平时都是走路过去的,只不过今天身体不舒服,才想着搭乘计程车的。

    但等了这么久没车,她不想再等了。

    她只想赶紧去实验室把事情处理好,然后回去休息。

    叶昔的车最终没停下来,而是往前开,开进小区里后,然后匆匆下车,大步流星地跑出小区。

    前前后后用了四、五分钟的时间,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古琴才走不过十多米远。

    他放慢脚步,慢慢地跟在她的身后。

    大概又走了几分钟,古琴的身子突然一个踉跄,然后整个人冲着地上栽了下去。

    疼痛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清醒,在这清醒间,她听到了那个很熟悉的声音。

    “古琴……”叶昔惊呼着,快步朝着她跑过来。

    听到这一声呼喊,古琴只感觉到心口一阵剧烈而尖锐的疼痛,瞬间席卷了她的意识。

    让她的呼吸一窒,然后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古琴在昏昏沉沉中,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度,她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的是在梦中。

    而她很愿意让自己沉浸在这个梦中,永远不醒来,因为她害怕醒过来,会跟之前一样,没有他,只有一室的孤寂。

    叶昔焦急地朝着医生道:“医生,她怎么样?”

    “高烧39度8,肺部也有感染,我先给她打一针,然后再观察需不需要输液。”医生边回答,边迅速地把手上的单子递给他,让他去缴费。

    “好的,谢谢。”叶昔接过单子,便要起身离开,却被古琴给拽住了手。

    “别……走……别……”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来,伴随着还有她的眼泪。

    叶昔只感觉到心被一把刀一点一点的搅碎一样的疼痛,他用指腹轻轻地把古琴眼角流出来的眼泪给擦去,然后拍着她的手安抚她,“我不走,我在这里。”

    因为古琴一直拽住他的手,最终叶昔没有离开,而是让护士帮忙去缴的费。

    缴费后,医生给古琴打针。

    医生麻利地敲碎药瓶,把里面的药水给吸进针里,然后朝着叶昔道:“把你妻子的裤子解开。”

    叶昔愣了几秒,才明白医生是要给古琴进行屯部肌肉注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