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36章喝醉要兜风

    宁浅语和慕圣辰回国一个星期后,古琴从b市回来了。

    快一个月不见,古琴腿伤恢复了,气色也好了不少。

    看到宁浅语,她惊喜不已,“浅语姐姐,你什么时候从m国回来的?宁姨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

    “妈说你去b市有正事,我便没打扰你。”宁浅语含笑着回答。

    古琴摇头道:“不是什么正事,就去b市办一下正式……停薪留职手续。”在说‘停薪留职’四个字的时候,她的语气停了一下。

    宁浅语听到古琴这话,脸色一惊,然后问,“你去m国进修的手续已经办好了吗?什么时候去?”

    古琴抬起手勾了勾鬓角散落下来的发丝回答,“嗯,后天就走了。”

    听到古琴说后天就走,坐那边的宁淑君也惊讶不已,“这么急吗?”

    “正好赶上开学季。”古琴的声音里带着那么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失落。

    就在这个时候,慕圣辰从外面走进来。

    “圣辰回来了!”宁淑君抬起头来。

    “妈。”慕圣辰点了点头,当注意到古琴的时候,他冲着她点了点头。

    古琴愣了好几秒,才颇为尴尬地点了点头。

    慕圣辰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古琴的尴尬,他朝着宁浅语道:“小宝贝呢?”

    “和爸在书房。”慕圣辰点了点头,然后提着公文包上了楼。

    慕圣辰离开后,她们又聊了一些事。

    几分钟后,古琴站起身来,“宁姨,我单位那里还有点事需要处理,先去了。”

    宁淑君点头,“去吧。”

    “浅语姐姐,再见。”古琴朝着宁浅语挥了挥手,然后走出别墅。

    从别墅出来的时候,见到外面停着的那辆熟悉的奥迪,古琴的脚步停了下来。

    没错,这车是叶昔的,古琴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的车怎么在这里?他来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古琴竟然有一种期待,期待叶昔推开车门从里面走出来。

    可惜并没有。

    大门口的保镖见到他们的古大小姐盯着那辆奥迪,便道:“小姐,这是慕总的车。”

    “哦。”只有一个简单的‘哦’字,却倾注了古琴多少的失望。

    她深深地盯着奥迪看了一眼,然后转身朝着保镖道:“给我安排一辆奔驰,我要去市区。”

    保镖迟疑地回答,“小姐,家里没奔驰。”

    古琴愣了愣,然后道:“随便开辆出来。”

    “是。”保镖得令,立即从车库里把古琴那辆莲花跑车开了出来。

    瞪着这车好一会,古琴从保镖的手上拿过车钥匙,便发动车子离开了别墅。

    她并没有去单位,而是漫无目的的在a市的大街上开着。

    天渐渐黑下去,她却没有一点要回去的打算。

    最后,她停在了江南会的大门口。

    静静地坐在大门口好一会儿,古琴推开车门下车,往江南会里面而去。

    江南会的人都认识古琴,见到她进来,立即通知了负责人。

    负责人不仅亲自过来招待古琴,还通知了张恒。

    张恒接到负责人电话的时候,正和叶昔刚谈完一个合作案,正说着上哪去吃晚餐。

    没错,这么多年来,两个人合作无数次,再加上现在基本上是一家人。所以张恒和叶昔倒成了不错的朋友。

    有时候,两个人还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手机响了起来,张恒朝着叶昔道:“我接个电话。”然后就摸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听到江南会的负责人跟他说古琴来了江南会的时候,张恒的脸色变了。

    “你照顾好她,我马上就过来。”说完这话,张恒匆匆挂断电话,然后朝着叶昔道:“叶昔,不好意思,我们家大小姐去江南会了,我得去看看,便不和你一起吃饭了。”

    张恒嘴里说的大小姐只有宁浅语和古琴,宁浅语自然不可能去江南会,那便只有古琴了。

    她从b市回来了么?她身体还没有恢复,去江南会干什么?

    叶昔的脑子一下就懵了。

    好一会儿,他才找出自己的声音,“哦,没事,你去忙,有机会再约。”

    张恒急着赶去江南会,一点都没注意到叶昔的不对劲。

    目送着张恒离开后,叶昔也跟着起了身。

    张恒赶到江南会,推开包厢,就听到古琴在冲着负责人道:“再给……我拿两瓶酒来。”

    “大小姐,您已经喝了不少了,不能再喝……”负责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古琴给打断了。

    “快去……拿。”

    负责人没办法,只好给古琴去拿,刚转身,便看到张恒站在包厢门口。

    他愣了一下,恭敬地道:“恒哥,您来了。”

    张恒点了点头,然后问,“大小姐喝多少了?”

    “喝三瓶了,她还要……”负责人低着头回答。

    “好了,你出去吧。”张恒冲着负责人挥了挥手,负责人如大获特赦地离开了包厢。

    负责人离开后,张恒才朝古琴走过去。

    “大小姐,我送您去休息吧。”

    古琴抬起头,一双醉醺醺的迷蒙的大眼睛,盯着张恒打量了一眼,然后道:“张恒……你来干什么?我的酒呢?”

    见古琴还能认得出他,张恒松了一口气,还好。

    “大小姐,您不能再喝了,您这还没康……”张恒的话还没说完,古琴就打断了他。

    “你管我……干什么?连他……都不管我……”说到最后,古琴的头低了下去。

    张恒没胆子再劝古琴,也没胆子再给她酒,所以默默地站在那里陪着。

    大概过了几分钟,古琴踉踉跄跄地站起来。

    然后就往外走,张恒想靠近去扶她,却被她给推开了。

    她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张恒如母鸡护小鸡一样地跟在她的身后。

    还好,虽然她的脚步不稳,但是安全地从江南会走出来了。

    出来后,她踉跄着脚步往自己那莲花跑车走去。

    然后从包包里摸出车钥匙,就准备上车。

    张恒一看她要开车,急了。

    “姑奶奶,您喝这么多,不能开车啊。”张恒差点没哭。

    “老娘……才喝这么一点,怎么就不能开车了?”古琴边打酒嗝,边把钥匙往钥匙孔里插,却怎么都插不进。

    张恒满头黑线,连钥匙都插不进了,还开车?

    “姑奶奶,您想去哪,我送您好不好?”

    “老娘……要兜风……”古琴大着舌头回答。

    “是,我开车给您兜风好不好?”张恒用商量的语气问。

    古琴偏头想了一会,然后‘哦’了一声。

    听到古大小姐这一声‘哦’,张恒如闻天籁。

    这姑奶奶,终于松口。

    从古琴的手上把钥匙接过去后,张恒又把古琴给塞副驾驶座位上,然后才发动车子离开。在他离开后不久,有一辆车从另外一条街道开出来,保持着几百米的距离,跟在后面。

    "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