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02章等着兑现承诺

    自从宁淑君回国后,每天宁淑君都会亲自做不同的食物来医院。

    因为慕圣辰还没完全康复,只能吃流食,宁淑君就是熬粥、熬汤,变着花样来,每天绝对不重复,绝对有营养。

    搞得慕圣辰非常不好意思,而宁淑君和杜中渝倒是自在得很。

    慕圣辰不好驳宁淑君和杜中渝的好意,暗下和宁浅语都说过几次了,宁浅语也跟宁淑君和杜中渝提过,但他们坚持每天送,说他们不仅给女婿送,还给外孙女和女儿送着呢。

    所以慕圣辰便每天乖乖地接受丈母娘和老丈人的按时按量地送午餐和晚餐。

    “圣辰啊,你这身体还没恢复,可别再往外面跑,要是吹风了,着凉了可不好。”

    “是。”

    “特别是你的头,不能吹风的,要整出点后遗症可不好。”

    “嗯。”

    “等再过些日子,等身体好了再出门。”

    “好。”

    听听这丈母娘和女婿的对话,一个很有耐心地说一串,一个一如既往的回应单音词,却能保持这对话不断,不得不说这丈母娘和女婿都够强悍。

    等慕圣辰和小宝贝吃完午餐后,宁淑君留下宁浅语的午餐就和杜中渝一起离开了。

    休息半个小时,小宝贝午睡了。

    慕圣辰则靠在床头坐了一会,然后从抽屉里摸出来一份资料看了起来。

    这些资料是sa公司的所有数据,他昨天让叶昔给他偷偷送过来的。

    然后因为怕被宁浅语发现,他一直藏抽屉里。

    宁浅语说了,住院期间,不允许他做任何工作有关的事。

    刚翻几页,外面就传来熟悉的高跟鞋的声音,是宁浅语回来了。

    别怀疑他为什么能分得清楚这是宁浅语的高跟鞋的声音,换成是你每天从早到晚,只等着这双高跟鞋的主人回来,你也能分得清楚。

    慕圣辰立即把手上的资料手起来,重新放回抽屉里。

    他刚关上抽屉,宁浅语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忙完了?快吃饭。”

    “嗯。”宁浅语边脱白大褂,边问,“今天吃什么?”

    “我喝排骨粥和鸡汤,你和小宝贝吃烧牛肉、糖醋排骨、麻婆豆腐。”慕圣辰把最后三样菜咬得特别重,还有点愤愤不平的味道。

    他不能吃,他只能喝粥、喝汤。

    听出慕圣辰小情绪的宁浅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忍忍吧,这些饭菜太油腻,对伤口恢复不太好。”

    慕圣辰‘嗯’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宁浅语弯着嘴角,然后道:“等出了院,我给你做一桌子你喜欢吃的,随你吃好不好?”

    “好。”慕圣辰这下满意了。

    宁浅语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边打开茶几上的餐盒边问,“今天在院子里呆了多久?”

    “没多久。”慕圣辰自然不会告诉宁浅语,他一直呆到宁淑君他们过来。

    宁浅语‘嗯’一声,然后大口地扒着饭。

    一直忙到现在,她的确饿了。

    慕圣辰盯着宁浅语看了一会,然后开口,“莫言在医院上课的事,你交给张恒了?”

    “是

    啊。”宁浅语夹口菜送嘴里,随口问,“你怎么知道的?”

    “今天刚好在院子里遇到了莫言,他说的。”

    宁浅语‘哦’一声,然后又说了一个‘好巧’。

    的确好巧,虽然莫言现在在医院上课,慕圣辰在医院住院,但慕圣辰出去一次,竟然就遇到了莫言。

    慕圣辰原本想问宁浅语,你是为了我,才把莫言交给张恒的吗?

    想想之后,他没有问,因为答案已经明显了,便不用再问了。

    宁浅语吃过午餐后,收拾了一下病房。

    “我下午有个手术,可能整个下午都没空过来。”

    “好的。”慕圣辰点头。

    “休息一会,别总坐着。”

    “我这就睡。”

    慕圣辰这么听话,宁浅语高兴地离开了。

    下午宁浅语做完手术后,又临时接到了市三医院院长的一个电话,请求她去市三医院给一个急诊病人做手术。

    原本宁浅语不想过去的,但市三医院院长言辞里带着恳求,而且说病人情况很危险。

    宁浅语只好同意过去,因为时间上来不及,她连慕圣辰都没来得及通知,便急急忙忙地走了。

    而慕圣辰是在晚餐过后,久等宁浅语没回来,又给宁浅语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听。

    时间越来越晚,小宝贝都困得不行了,他只好去问值班护士,结果护士也不清楚宁浅语去哪了。

    最后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小k这个知情者。

    “慕总,宁医生被邀请到市三医院做手术了。您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慕圣辰沉默了几秒后,摇头,“没事。”

    宁浅语不在,慕圣辰请护士给小宝贝洗漱后,便早早带着小宝贝睡了。

    宁浅语回病房的时候,他们父女两靠在一起睡得正香。

    她站在床边,刚看了一会儿,就被警觉性惊人的男人发现了。

    慕圣辰睁开颇为锐利的眼睛扫过来,发现是宁浅语,他的眼底柔和了。

    “回来了?”

    “嗯”宁浅语点头,从柜子里取了换洗的衣服,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慕圣辰半靠在床头,一直目送着她进洗手间。

    等了一会,宁浅语洗完澡出来了,看到慕圣辰靠在床头,愣了一下,然后问,“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兑现白天说的话。”慕圣辰的嘴角勾着邪魅的笑。

    “呃”宁浅语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慕圣辰说的是什么。

    她白天说,等她忙完回病房再亲他,所以他不睡,就等着这个?

    宁浅语含笑走过去,然后倾身在慕圣辰的额头上亲蹭了一下,“好了,睡吧。”

    “你让我从白天等到现在,就这样?”慕圣辰挑眉。

    宁浅语迟疑了一下,最后倾身吻在慕圣辰的唇上。

    这就是慕圣辰的目的,而且他不止只要一个吻着简单。

    宁浅语的唇刚碰触到他的,他便张嘴咬住,然后急切地撬开她的唇瓣,伸手扣住她的腰,用力地往怀里带。

    这急切的动作,不用说,都知道他是要干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