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96章亲家见面

    “圣辰恢复得怎么样?到底伤哪了?景瑞那小子说得不清不楚的。”闻夫人压低声音问。

    “头被砸开,颅骨碎裂,当时直接送到了医院。我做的手术,失血不太多。在加护病房住了一晚,就转到普通病房了。第二天就清醒,手术后三天后开始进食。他伤势恢复得很快。”宁浅语如实地汇报慕圣辰的情况。

    “头骨碎裂?怎么伤得这么严重?”闻夫人和华震武都惊住了。

    宁浅语垂着脸回答,“都怪我,当时他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

    “怪你干什么?男人救媳妇是天经地义,如果他没救你,让你受伤了,那我们还得怪他没把你给保护好。”闻夫人抬起手摸了摸宁浅语的头。

    这孩子就这样,总把什么事都怪自己身上,让人心疼不已。

    听到闻夫人的话,宁浅语的心底虽然依旧有纠结却好多了。

    “芸姨、舅舅,你们进来坐吧。”宁浅语后退两步,然后说。

    “好。”这一次闻夫人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然后和华震武一起走进病房。

    慕圣辰本来就睡得警醒,闻夫人和华震武一进来,他就醒过来了。

    “你们来了?”慕圣辰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闻夫人和华震武看到这一幕,立即出声制止,“圣辰,快趟着,别起来。”

    “已经可以坐起来了。”宁浅语端着两杯过来,分别递给闻夫人和华震武。

    然后走到病床边,把慕圣辰扶起来,小宝贝立即懂事地搬来个靠枕,放慕圣辰背后。

    闻夫人看到小宝贝的动作,笑了出声,“看,我们小宝贝多懂事。”

    “是懂事。”慕圣辰伸手摸了摸小宝贝毛茸茸的头,心底微微有些苦涩。

    宁浅语伸手握住他的手,然后转头朝着小宝贝道:“小宝贝,你叫奶奶和爷爷没有?”

    小宝贝看着闻夫人和华震武没出声。

    宁浅语和慕圣辰对视一眼,然后转头问闻夫人和华震武,“芸姨、舅舅你们吃早餐了吗?”

    “我们上飞机前就吃过了,你不用管我们。”闻夫人摆摆手。

    宁浅语点头,然后朝着慕圣辰道:“辰,你陪芸姨和舅舅聊,我带着小宝贝去买早餐了。”

    “好。”慕圣辰明白宁浅语的意思,点了点头。

    宁浅语带着小宝贝离开后,闻夫人看着慕圣辰头上包着的纱布,开刷了。

    “头被砸开了,颅骨碎裂叫没事?让我们不用来看?”

    “现在不是好了么?”慕圣辰翻着白眼,还说是京都第一贵妇呢,真的不知道她哪像个贵妇。

    “你这个臭小子,我就该告诉老爷子,让他来骂你。”闻夫人骂道。

    慕圣辰立即蔫了,“千万别。”

    闻夫人哼一声,还打算继续,却被华震武制止了。

    “好了,别说他了。”

    华震武都发话了,闻夫人自然乖乖地闭上嘴巴了。

    华震武朝着慕圣辰看过来,“奥康大概一个月后,法律程序就会走完,初步估计是判二十年左右,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慕圣辰抿了抿嘴角,然后问,“你不怕我的想法给你惹麻烦?”<

    br />

    华震武直接回答,“你放心,在华夏这块土地上,没什么事能给你舅舅麻烦。”

    “那您帮我好好照顾他一个月吧。”一个月后,他要亲自跟奥康玩。

    判刑二十年?这太便宜他了,他要让他生不如死。

    华震武盯着慕圣辰看一眼,然后点头,“好,我会安排好,你到时候再通知我。”

    “谢谢你舅舅。”慕圣辰终于是叫了‘舅舅’两个字。

    华震武颇为激动,嘴唇颤抖了好几下,然后道:“早点恢复,你外公整天念叨着你呢,到时候去京都看他。”

    “好,到时候我带着浅语和小宝贝去京都看他。”慕圣辰点头。

    没多久,宁浅语和小宝贝买早餐返回来了。

    虽然之前闻夫人说他们已经吃过了,宁浅语依旧买了不少。

    最后在宁浅语的劝说下,闻夫人和华震武也跟着吃了一些。

    吃完早餐后,宁浅语道:“芸姨、舅舅你们做飞机过来很累吧。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看了一眼慕圣辰,送哪去?酒店?这次跟上次不同啊,上次慕圣辰抗拒着呢,而现在可是真的一家子啊。还住酒店,算什么事。

    要不住咱们家吧?找人去侍候着?

    慕圣辰抿着下巴,他觉得住家里不太合适,家里都没人,找人侍候着也没用啊。

    两个人还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

    宁浅语这一开门,傻眼了。

    门外竟然是风尘仆仆的杜中渝和宁淑君。

    怎么这么巧?一大早芸姨和舅舅过来了,她爸妈也过来了,这是约好一起的?

    “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圣辰都受伤了,我们不该回来么?”宁淑君的语气很不好,直接开骂,“你说你办的是什么事?圣辰受伤你都不通知一下?你有把你爸你妈看眼里吗?”

    得,这里比闻夫人更狠,劈头就给宁浅语一顿骂。

    宁浅语理亏,连话都不敢回一句。

    “好了,女儿都这么大了,就别骂了。”杜中渝劝阻。

    宁淑君张张嘴,

    “门口怎么站着警卫呢。谁来了?”

    杜中渝看过去,连个军人站的笔管条直,一左一右守着门口呢。

    这个阵势很大啊。

    “辰的大姨和舅舅来了。”宁浅语回答,“要不你和妈先去休息,晚点再过来?”

    “这话说得,我们是亲家,亲家怎么能不见面啊,人家大老远来的。”杜中渝决定好好跟人亲家聊聊。

    宁浅语翻白眼,这算什么事啊?

    她不死心地道:“要不,你们等等再见?等我们两个有时间了,咱们在围坐在一块。”

    “什么等?就今天不错。”说完杜中渝便跨步进了病房,而宁淑君紧跟在其后。

    宁浅语扶额,算了,择日不如撞日吧,本来上一次就该见面的,结果错过了,今天见见也好。

    毕竟她和慕圣辰都这么多年了,如果不是因为各种特殊的情况,这种亲家见面的局面早就该面对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