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91章让我抱抱你

    宁浅语依旧没能吃成饭,因为有人过来通知,她手上的一个病人出了点危险。

    小k立即起身,“宁医生,您在这里陪慕总,我替您去。”

    “不,小k,你留这里帮我看着,我自己过去。”宁浅语摇头。

    “宁医生,您”小k还想说什么,却被宁浅语给打断了,“病人一直都是在我的手上,我比较了解情况,我去看看。”

    小k也知道宁浅语说得没错,便没再坚持了。

    宁浅语离开后,慕圣辰朝着小k道:“饭菜热一下”

    “知道,我立即吩咐人去热着,等宁医生忙完回来吃。”小k笑着提着餐盒离开病房,但很快就返回来了。

    她边查看身体体征数据,边道:“慕总,您赶紧好起来吧,宁医生可别您给吓着了。”

    “吓她了?”

    “宁医生吓得不敢上手术台给您做手术,身子摇晃,手哆嗦得连手术刀都捏不住。克服了好久,她才给您做手术的,结果手术过程中,她把嘴唇咬成了那样,几乎都咬了个穿透”

    慕圣辰已经听不到小k后面的话了,他满脑子都是宁浅语吓得哆嗦捏不住手术刀,为了克服,把嘴唇都差点咬了个穿透。

    她是那么坚强的人,连车祸导致不能捏手术刀都能克服,却因为他出事而不敢上手术台。好不容易克服了给他做手术,结果她差点把嘴唇给咬了个穿透。

    慕圣辰很疼,那疼超过头上的疼千倍、万倍!

    他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的她是多么的担惊受怕,他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的她是多么的脆弱

    没多久宁浅语返回来了,小k出去一趟,把宁浅语的餐盒取过来后,又离开了病房,再也没有进来过。

    坐沙发上吃饭的宁浅语注意到慕圣辰脸色不对劲,立即放下勺子,起身走到病床边,紧张地摸摸慕圣辰的手,又摸摸他的头。

    “怎么了?不舒服?头痛?麻药应该还没过去啊,怎么会痛?”

    慕圣辰用力地抬起手,握住宁浅语的手,送到嘴边吻了吻,“我没事,你别紧张!”

    “对不起,让你担惊受怕了!”

    “我爱你,以后我会好好保护好你和小宝贝,也好好保护我自己”

    慕圣辰说到这里的时候,宁浅语终于没忍住扑进慕圣辰的怀里哇地大哭了出来。

    她哭出她的崩溃,她哭出她的委屈,她哭出她的痛苦。

    她再坚强,她也只是个女人,她再坚强,这也是她的爱人。

    “浅语,我没事”慕圣辰抬起手轻轻地摸着宁浅语的头发,重复着这个句子。

    宁浅语哭累了,才惊觉自己刚才太激动竟然扑倒在慕圣辰怀里。

    她起身,紧张地问,“我有没有弄痛你?”

    “没有,让我抱抱你。”慕圣辰轻轻地说。

    宁浅语这一次没有扑过去,而是俯身轻轻地抱住慕圣辰的肩膀,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头枕在慕圣辰的胸口上,力气放得很轻很轻,似乎是担心会压着他。

    “感谢老天,你没事!”她的声音极轻极轻。

    身为慕圣辰的主治医生,她感谢的是老天,而并不是自己。

    慕圣辰的鼻子泛酸,放在宁浅语背上的手用了用力,把她搂得更紧些。

    慕圣辰恢复得很不错,麻药药效过去后就转出了

    icu病房,进了vip病房。

    叶昔那边收到消息,立即把小宝贝给送过来了。

    因为他们过来的时候,慕圣辰还在睡觉,叶昔又很忙,便把小宝贝留了下来。

    大概因为麻药过去伤口开始痛,慕圣辰即使睡着了,也皱着眉头。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嘴巴也因为疼痛而发白。

    宁浅语小心翼翼地拿着纸巾给慕圣辰擦拭着,那小心翼翼地模样,仿佛慕圣辰是一件易碎的瓷器。

    小宝贝乖巧地站在旁边,看着宁浅语的动作。

    “妈咪,爹地为什么皱着眉头?为什么会流那么多汗?”

    “爹地是因为伤口痛。”宁浅语抿着嘴角回答。

    小宝贝‘哦’了一声,许久后才问,“妈咪,爹地什么时候醒来?”

    宁浅语摸了摸小宝贝毛茸茸地头道:“爹地刚睡着,等会就醒了。”

    “嗯,小宝贝和妈咪等爹地醒来。”小宝贝坐在椅子上,也不再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宁浅语给慕圣辰忙。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慕圣辰在一声闷哼中醒过来,看到坐在床边的小宝贝,脸上因为痛楚而扭曲的表情一下放柔了。

    “小宝贝你来了。”

    “爹地。”小宝贝惊喜地从椅子上下来,却站在那里没动。

    “小宝贝,怎么了?过来啊!”慕圣辰朝着小宝贝招了招手。

    小宝贝这才走到慕圣辰面前,小心翼翼地问,“爹地,你还痛吗?”

    “爹地不痛了。”慕圣辰抬起手摸了摸小宝贝粉嘟嘟的脸。

    小宝贝盯着慕圣辰的眉头和额头上的汗水看了一眼,然后摇头,“爹地,你骗人。你还是皱着眉,你还是流汗,你还是痛。”

    慕圣辰先是一愣,然后笑了,“爹地没事,不痛了。”

    小宝贝盯着慕圣辰看了好一会,然后才说,“爹地,小宝贝给你呼呼,妈咪以前说过,呼呼就不疼了。”

    “好。”慕圣辰很认真地点头,视线朝着宁浅语看过去。

    宁浅语叹口气把小宝贝抱起来,让小宝贝对着慕圣辰包着纱布的头呼呼。

    呼完后,宁浅语包着小宝贝转过身,慕圣辰迅速地抬起手,把额头上的汗水给擦去。

    “小宝贝的呼呼真有效,爹地现在都不疼了。”声音里带着隐忍,对痛楚的隐忍。

    宁浅语立即抱着小宝贝转过身来。

    慕圣辰的额头上没有汗珠,眉头也没皱在一起。

    小宝贝高兴地拍着手,“爹地不痛了!爹地不痛了”

    “是,爹地一点都不痛了。”慕圣辰扯着笑,抬起头,眼神正好和宁浅语的对视在一起。

    宁浅语都可以感觉到他咬牙忍受的咯吱声,她咬紧下嘴唇,强忍住鼻子的发酸,“小宝贝,叶叔叔要来接你了哦,妈咪送你出去好不好?”

    “这么快么?小宝贝想要陪爹地。”小宝贝不高兴地瘪着嘴。

    宁浅语看一眼慕圣辰,然后低头哄小宝贝,“小宝贝听话,叶叔叔很忙,你不许浪费他的时间。”

    小宝贝咬着下嘴唇盯着慕圣辰不说话,慕圣辰的手捏紧被褥,尽量用最平静低声音道:“小宝贝,爹地明天等你。”

    “好吧。”小宝贝这才乖乖地点头和宁浅语离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