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89章只相信自己

    宁浅语口罩下几乎把嘴唇咬破,额头上的含税一大颗一大颗地滴下,她动不了手。

    她能给很多的病人开刀做手术,她能给很多的病人起死回生,但是,她对自己最爱的人做不了手术。

    她无法想象,手术刀割下去,鲜血流出来,她的辰会有多疼。

    世界上最出色的医生,却救不了自己最爱的人。

    因为她保持不了冷静,她就这么看着他,她都镇定不了。

    他会不会痛?他会不会很危险?手术中可能发生各种各样的事。

    如果她手抖了一下,手术刀弄破了血管呢?如果她找不到碎裂的碎骨呢?如果他颅内压升高呢?如果她不敢想,她一点都不敢想。

    她这一刀不敢动,她怕她失去他,她怕。

    如果是别人,她会很冷静,出现任何意外,她都能沉着地处理。但这是慕圣辰,她承受不起,哪怕是一点点,她也受不了。

    宁浅语扔开手术刀,身子后退几步。

    她做不到,她不要

    “我来吧。宁医生,您先出去休息吧。”小k朝着护士使个眼色,护士立即扶着宁浅语离开手术室。

    手术室外,叶昔和张恒正紧张地等着,看到护士送宁浅语出来的时候,叶昔的脸沉了下来,“少夫人她怎么出来了?”

    “宁医生身子摇晃,手颤抖,连手术刀都不能捏住,小k医生让我送她出来。”护士低声回答。

    听到坏事是的话,叶昔有些生气地朝着宁浅语咆哮道:“少夫人,你是怎么回事?你看看你现在这个状态,你看看你的手,抖成什么样了?辰少躺在那呢,等着你去救,你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你平时的沉着冷静呢?”

    宁浅语靠着墙壁,沉默不语。低着头,摘了口罩,就这么静静的靠着。

    旁边的张恒走过来拍了拍叶昔的肩膀,安抚道:“叶昔,你别怪宁小姐,这实属正常,越是重要的人,越是无法冷静,越容易出错。”

    “宁小姐救了那么多人,竟然救不了自己的爱人,她才是最痛苦的。”

    张恒说到这里的时候,宁浅语终于有反应了。

    “他说他没事他说过他没事的他怎么会倒下呢?”

    从慕圣辰受伤到现在,宁浅语终于流出了眼泪。

    “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要救我?可我为什么救不了你啊?我怕啊!我怕手术出意外,我怕我的手会抖,会碰破你的血管。我怕我找不到那碎骨,我好怕我只有一个你,我不能失去,我不能”

    爱的太深了,任何一种假设都禁受不起。怕失去,怕丢了,怕这个人没了。

    张恒劝道:“那么宁小姐,你就相信小k,她是您一手带出来的,她一定能让慕总平安无事的。”

    听到张恒这话,宁浅语的眼泪一下就停止了,“不,我不信,我谁也信不准。就算给他做手术的是脑科界的泰斗,我也信不准别人。我的爱人,我来救。我来主刀,我就能知道他到底伤的多重,不用在别人嘴里知道他是否有危险。”

    张恒和叶昔对视一眼,颇为不安,“能行吗?你的情绪”

    “我可以。”宁浅语戴上口罩,转身往手术室走去。

    深呼吸,在呼吸,自己的爱人,自己的男人,自己救。

    她必须要冷静,克制,不能胡思乱想。

    她信不准任何人,她怕别人也手抖了。那样,还不如自己来!

    宁浅语在手术室门口深呼吸,然后推开手术室的门。

    手术室里面很安静无声,气氛压抑的叫人呼吸都觉得太大声,小k正在做这个手术。

    宁浅语走到手术台前,看着手术台上的慕圣辰,忍不住唤了一声,“辰”

    她真的想慕圣辰能突然睁开眼睛,回应她。

    但慕圣辰还是那个样子,嘴里喊着氧气管,一动不动。

    宁浅语的眼睛发涩,轻轻地靠近慕圣辰的耳边道:“辰,我给你做手术,你一定会没事的。”

    说完宁浅语走上手术台,朝着小k道:“我来吧。”

    小k点头,把手术刀交给宁浅语,然后默默地在一边守着。

    宁浅语接过手术刀,深吸一口气,然后下刀。

    宁浅语死咬着下嘴唇,克制住自己,然后稳稳地切开颅骨下的组织,寻找碎骨。

    找到一片碎骨,丢到一边的托盘里,又继续寻找下一块。

    疼吗?辰,你疼吗?为什么我觉得,好疼。

    爱的刻骨铭心,就是感同身受,同甘共苦。

    “啊,宁医生,你的嘴怎么了?怎么出血了?”小k发现宁浅语的口罩下,一道血痕顺着口罩流下来,惊呼着从护士那里拿来毛巾给宁浅语擦拭。

    “您这是怎么了?”

    宁浅语手上的动作不停,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

    一直到所有的碎骨都清理干净,她开始检查慕圣辰颅内是不是有其他的情况。

    检查完后,她才一步一步地开始做缝合。

    小k放下毛巾,上来接手缝合。

    “我来缝合,宁医生您去检查一下,怎么会出血啊。”

    宁浅语一步也不动,手里的工作也没有停止。

    就算是到了最后的缝合,她也不会交给别人,她要亲自来。

    最后一针缝合后,宁浅语麻利地擦拭掉伤口附近的血迹,然后用纱布把慕圣辰的头部包扎起来。

    “送icu观察!”说完这句话,宁浅语才把口罩揭开。

    这个时候大家才看到她的嘴唇,上面有一排整齐的牙印,下嘴唇都快被她给咬穿了。

    她到底用了多大力气,才能把嘴唇给咬成这样?

    大家默默地收回眼神,然后继续手上的工作,最后和宁浅语一起推着慕圣辰离开手术室。

    等在外面的叶昔和张恒看到他们推着慕圣辰出来,立即走过来,“如何了?”

    宁浅语没说话,倒是小k回答,“手术很成功。”

    听到小k的话,叶昔和张恒这才放心了下来。

    宁浅语握着慕圣辰的手,亲自送到icu,跟大家一起把慕圣辰安顿好,然后就守在了病床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