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66章前所未有的冷战

    宁浅语一点都不知道慕圣辰搞的这些小动作。她还在纠结慕圣辰在咖啡馆里对待莫言的态度呢。

    “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不是你硬要跟着来的吗?结果跟着来了,你却那种态度。”

    对待情敌之前那种态度,算好的了!后面的才是正菜!当然这些慕圣辰是不会说出来的。

    更何况他相信他这个情敌,在今晚,应该是彻底的死心了,所以,他坚决不会再跟宁浅语说这事。

    “没有啊,我只不过担心小宝贝一个人在家里。”

    “是吗?”宁浅语很怀疑地看向慕圣辰。

    “是的。”慕圣辰点头,然后又问,“你一定要请莫言去医院?”

    “嗯,医院需要他。”宁浅语诚实地回答。

    慕圣辰的眼神盯着前方的路问,“其他人不行?”

    宁浅语奇怪地看一眼慕圣辰,然后回答,“莫言教授是最好的人选。”

    他费尽心思地驱逐情敌,而她依旧要把情敌放身边。慕圣辰凝视宁浅语几秒,最后把眼神转开。

    宁浅语也没多想,以为他是要认真地开口,便沉默了下来。

    一路上,两个人都闷不做声。

    甚至进大楼的时候,慕圣辰都跟宁浅语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离。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啊!宁浅语盯着前方的背影,咬着下嘴唇,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回公寓后,慕圣辰直接进了小宝贝的房间。宁浅语原本打算继续回书房看资料的,最后转身跟着他走了进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慕圣辰脚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快步走到床前,把小宝贝打开的被子重新盖她身上,掖了掖被角,他起身离开。

    宁浅语跟在他的身后走出小宝贝的房间后,拦住他,“你突然生什么气?”

    “没有。”慕圣辰紧绷着下巴回了这句话,便直接进了卧室。

    宁浅语瞪着卧室的门许久,最后冷着脸进了书房。

    就这样一场莫名其妙的冷战开始了,而且还是挑在医院开业的这天。

    原本该热热闹闹的气氛,结果冷飕飕的。

    从宁浅语进医院大门开始,就能清楚地感觉到了。

    “外面的宣传报贴歪了,重贴!”

    “大门口怎么这么脏?打扫一下!”

    “通道上放这些东西干嘛?赶紧清理”

    宁浅语一路这么挑挑拣拣的进入医院,搞得医院里上上下下几乎人仰马翻。

    “院长不是一向温温柔柔的么?今天怎么了?”

    “很明显地在发火啊!”

    “谁那么本事啊?能惹脾气这么好的院长生气?”

    “那就不知道了,要不你去问问?”

    “靠,有本事你去问。”

    张恒一进医院,就听到大家在议论院长发飙的事。

    起初,他还以为他是弄错了人。

    开玩笑,他认识宁浅语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看到过她发飙。

    后来确定加肯定是宁浅语后,他是错愕了。

    然后他就因为好奇,去找死了。

    “张恒,各个部门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

    />

    “去确认一下”

    “张恒,酒店那边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

    “去确认一下”

    “张恒”

    最终张恒落荒而逃了,还大呼,以后再也不在宁浅语发飙的时候,靠近她。

    那简直就是龙卷风中心,要人命的。

    医院开业,没有大肆宣传过,但是作为a市乃至全国最大的医院,这不用宣传那也是焦点啊。

    特别是有消息传出来,医院的院长其实是qianyuning医生。

    各种媒体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大肆地报道好几天了,简直是给医院做免费的宣传。

    而在开业的这天,媒体要求全程报道,但被医院方拒绝了。

    开业的时间是十点,从九点开始,一个个的花篮开始进入医院,都是a市各大医院送来的。

    开玩笑,虽然人家没请自己,但冲着qianyuning医生这个名头,就得麻溜溜地来啊。

    这对今天开业的医院来说,这是很小的事,根本不值得有人注意。

    一直几辆卡车停在医院门口。

    医院的保安立即过去了,准备把车给撵走。却发现卡车上是熟人,宁浅语的司机小李。

    “李哥,怎么是您?”整个医院谁不知道小李是院长那个神秘老公派给院长的司机啊。

    小李点了点头,然后道:“我们是奉命来送花篮的。”

    奉谁的命?那肯定是院长的那个神秘老公啊!

    不过,什么时候流行开着卡车来送花篮了?

    当然很快他们就知道为什么小李得开着卡车来了!

    小李他们十多个人,足足搬了半个小时,那几辆卡车上的花篮才搬完。

    而医院大门口那片开阔处,四周全部摆满了花篮,而且全部都是黄玫瑰。

    这简直是把整个a市的玫瑰都搬过来了啊!几乎都可以搞黄玫瑰展览会了。

    我擦,谁这么大的手笔啊!

    而且黄玫瑰的花语是对不起的意思,谁整这么浪漫的道歉啊!还挑着医院开业的日子。

    张恒那边得到消息过来了,看到这么多的花篮也是愣了一下。当注意到小李他们的时候,立即明白这是某大总裁的手笔了。

    为什么用这具有独特花语的黄玫瑰,想想一大早宁浅语的炸雷,张恒有些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小李,这是扫荡了整个a市的玫瑰呢?”张恒开玩笑地问。

    小李咧嘴笑着回答,“可不是么,一大早就奉命出门扫荡了。得到的命令是,数目不够,就邻市去买。”

    “哈哈”张恒肆虐地大笑起来,“没办法,谁让你们家少夫人炸毛了呢。”

    “?”小李没反应过来。

    张恒脸上带着神秘的笑,边拍小李的肩膀边道,“你快去复命吧,我也得去通知你们少夫人来接收她的玫瑰了。”

    小李愣愣地‘哦’了一声,然后看着张恒很愉快地进了医院。

    去请少夫人来接收玫瑰,张总高兴成这样干什么?

    他却不知道宁浅语一大早过来炸毛,几乎让医院人仰马翻了。

    现在灭火器来了,自然赶紧把人找来灭火啊,要不然这开业真的会变成冷风过后了无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