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65章彻底解决情敌

    看到慕圣辰的行为,宁浅语的眉心皱了皱,“辰,你干什么?”、

    “我去外面等你。”慕圣辰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站起身来,直接往外走。

    宁浅语见他突然间起身,立即跟着起身,“辰”

    走了两步突然想起莫言,她又返了回来,“莫言教授,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走了,改天再谈。”

    “嗯,可以。”莫言点头。

    宁浅语点头,追了出去。

    看着宁浅语急急忙忙地背影,莫言的的嘴角带着微微的苦涩。

    他缓缓地站起身来,招来服务员结账,然后离开。

    宁浅语追着慕圣辰的背后出去,一路跑到咖啡馆的大门口,她看到慕圣辰的背影快步朝着街道另外一头走,她想也不想便小跑着追,“辰”

    刚下过大雨的路上,到处都是水洼,她穿了高跟鞋,跑的又急,一不小心就崴了脚,冲着地上倒去。

    慕圣辰听到她的声音回头,看到的就是宁浅语滑倒的一幕,想跑过来接住她,却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她趴在了地上。

    “浅语,你怎么样了?”慕圣辰快步跑了过来,把宁浅语从地上抱起来,边看查看她伤哪,边问。

    宁浅语摇头回答,“没事。”

    “真的没事么?有没有哪疼?”慕圣辰不太相信。

    宁浅语前后看自己一眼,然后道:“没摔疼,就衣服脏了。”

    慕圣辰的视线落在宁浅语的衣服上,刚才趴水洼里,外套湿透了一大片。

    他拧了拧眉头,直接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下来,边脱边朝着宁浅语道:“把外套脱了。”

    宁浅语愣了几秒,才明白慕圣辰是要她吧外套脱了,穿他的,“不是很湿,不用脱。你也别脱了,你里面穿得薄。”

    慕圣辰没说话,利落地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挽在手臂上,然后伸手就要脱宁浅语湿透的外套。

    “辰,不用,我们马上回去,回去换就行。”宁浅语阻止着他的动作,可她怎么可能阻止得了慕圣辰?

    很快她的外套被慕圣辰脱下来,“你先拎着。”

    “不要,就这样。”宁浅语气鼓着脸转身就走。

    但慕圣辰哪能让她走?他一把拽住宁浅语的手,强行把湿透的外套塞宁浅语手里。

    宁浅语把手上的外套扔地上,大声地道:“不穿。”

    “乖,别感冒了。”慕圣辰一手扣住宁浅语的手,一手把自己的外套穿宁浅语身上,把扣子一颗一颗扣好后,他才松开宁浅语。

    这一松手,宁浅语就炸毛了,“说了只是湿了一点,不用穿你的,你不知道啊。”

    “已经脏了。”慕圣辰瞟着地上那脏兮兮的大衣,叙述着事实。

    宁浅语都快气炸了,她一手拽着慕圣辰,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你不知道到车上去脱吗?你以为你是铁打的?你没看到我比你穿得多得多吗?”

    宁浅语一路念叨着,往停车场而去。

    听着宁浅语的念叨,慕圣辰之前因为莫言而不太好的心情,一下子都变好了

    。

    发觉慕圣辰没说一句话,宁浅语以为他是太冷了。

    边快步地往停车场走,边伸手把慕圣辰的手拉在一起,然后用手心搓着。

    “你是不是很冷”

    慕圣辰没回话,只是伸手把宁浅语给猛地搂进怀里。

    “你干嘛?”慕圣辰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宁浅语吓了一大跳。

    慕圣辰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冷,想亲你。”

    冷和亲有关系?宁浅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慕圣辰给堵住了唇。

    唇上亲密的亲吻啃咬,让宁浅语顿了一下,习惯性的伸出两条胳膊缠上男人的脖项。张开唇,乖乖的将那条滑的舌迎进唇齿间。

    他近乎贪恋的吸允着她的甜蜜,她本能的回应,两个人几近痴迷地纠缠着对方。

    直到宁浅语因为呼吸的不畅而有些脱力,慕圣辰才终于结束这场疯狂得没有理智的亲吻。

    “咱们回家”

    狠狠的啃了一口那张红肿的薄唇,慕圣辰的声音有些黯哑了,身体深处那蠢蠢欲动的**在沸腾。

    此时宁浅语也回过了神,害羞地把脸埋进了慕圣辰的怀里,“嗯。”

    她脸上本来还带着情动的樱红,再加上这一副害羞的表情,让慕圣辰体内的欲念更加强烈了。

    他闭了闭眼睛,喉结猛烈的上下滑动几下,心底暗暗地告诫自己。

    这场合不对,随时都有人过过路路。

    不敢再磨蹭,要不然这失控的场面他绝对把控不了,慕圣辰把宁浅语横抱起来,疾步走到自己的车前,然后把宁浅语抱到副驾驶座位上。

    给她系上安全带,在她唇角落下一个吻之后,慕圣辰关上车门。绕过车头的时候,冷冷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柱头,并没有停留,上车扬长而去。

    车子已经走远了,莫言略带复杂的目光依然钉在车子消失的方向,呆呆的忘了反应。

    他出咖啡馆的时候,正好看到宁浅语对着慕圣辰吼,他从来都不知道永远带着笑的宁浅语竟然会吼人。

    然后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一幕。

    彻底把他心底最后一点的念想给击碎的一幕。

    他们相拥而吻,吻得炙热,吻得忘我。似乎整个世界都只有他们

    “莫言,执着了这么多年,该清醒了!”是的,该清醒了!是该放手了!

    深吸一口气,莫言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他依旧是莫言,只不过他不再是对宁浅语执着的莫言。

    他却不知道,这便是慕圣辰的目的。

    慕圣辰从来就不是大方的人,对于觊觎自己老婆的人,那就更谈不上这所谓的大方一茬儿了。开玩笑,一个去除不了的古斯已经是他最大的郁闷了,他还留下这个莫言,他真的会呕血。

    所以在发现莫言在暗处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便想到了这一招,彻底地让莫言死心。

    虽然有些卑鄙,但慕圣辰觉得,能把情敌解决就行,至于卑鄙不卑鄙又如何?

    对待情敌,就需要快、狠、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