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57章戒子戴脖子上

    与此同时,叶昔那边已经调查出来了一点眉目,正在跟慕圣辰禀报。

    “医院的事是被卫生局一个副局长压下来的。”

    叶昔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说,“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卫生局的局长还跟我们的一个老熟人认识。”

    “谁?”慕圣辰挑眉。

    叶昔抿了抿嘴角,“唐薛雅。”

    如果不是叶昔现在提起,慕圣辰几乎都快忘记了有这么一个人。

    “她倒是不甘寂寞啊。”慕圣辰的眼底滑动这冷意。

    “辰少,按照我们的调查唐薛雅似乎和卫生局局长没什么交际,在唐副市长垮台后,唐薛雅便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她成为了卫生局副局长的情人,有些奇怪啊。”叶昔说出自己的疑虑。

    慕圣辰皱了皱眉心,“你先找一下景瑞,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手续办全。然后再查唐薛雅消失的这段时间去了哪,不行,就查查这个卫生局副局长。”

    “是。”叶昔点头,刚把手上的资料递给慕圣辰,慕圣辰的手机响了起来。慕圣辰一手从叶昔的手上接过资料,一手摸出手机。

    当注意到是宁浅语打来的时候,他的嘴角扬了起来。

    叶昔一看慕圣辰这表情,就知道电话是宁浅语打来的,立即识趣地离开了办公室。

    按下接听键,那边便传来宁浅语的声音,“辰?”

    “是我,你到医院了吗?”慕圣辰往椅背上靠了靠后,回答。

    “刚到。”宁浅语顿了一秒后问,“医院手续的事你去办了?”

    慕圣辰没多意外宁浅语问这件事,只是回答,“叶昔去办了。”

    “不会很麻烦吧?”宁浅语不太放心地问。

    “不会,叶昔很快就会处理好。”慕圣辰的眼底闪过一道寒光,无论后面是何人,他都会揪出来。

    听到慕圣辰这么说,宁浅语放心了下来,说了一句‘那就好’便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发现她是在张恒的办公室里。

    宁浅语愣了几秒,才想起她刚才好像把张恒给赶出去了。

    颇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宁浅语想着去找张恒道歉,却找不到人。

    之后她忙得不行,便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临近五点,宁浅语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幼儿园接小宝贝,小k却来找宁浅语,说是要宁浅语陪她一起去看一样东西。

    “小k,什么东西,你这么神神秘秘的?”宁浅语疑惑了。

    小k没说话,直接把宁浅语给带到了她医疗器具室。

    宁浅语发现其他的人也在小k的办公室里。

    他们这是干什么?

    只见到小k他们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盒出来,“宁医生,医院的手术刀全部是从德国进口过来的哦。”

    宁浅语身为医院的院长自然明白这件事,不过却并没有经手这些东西。

    听到小k他们的话,倒生出了几分兴致。

    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两把手术刀拿起来看了看,几乎是反射性地便把玩了起来。

    “德国生产的手术刀从刀锋到刀柄,用起来最合手……”

    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啪’的一声响,宁浅语左手上的手术刀掉在了桌子上,同时宁浅语的左手无名指多出一条樱红。

    “宁医生,手怎么割破了?快拿酒精来消毒……”

    宁浅语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没事,就划破了一条口子而已,贴个ok绷就行了。”

    很快他们便取来个ok绷给宁浅语贴伤口,因为伤口比较的长,足足贴了三个ok绷。

    大家疑惑地问,“宁医生最灵活的是左手,怎么会划破口子?”

    旁边的小k道:“应该是宁医生左手上戴着的戒子的缘故吧。”

    “嗯。”宁浅语点了点头,“是戒子。”

    “做手术戴戒子,不方便吧……”

    戒子是慕圣辰送的,宁浅语自然舍不得取下来。

    但似乎有可能会影响她做手术呢。

    宁浅语的眉心皱了起来。

    大家见宁浅语不说话,也都闭上了嘴巴。

    小k朝着大家看一眼,然后对宁浅语道:“宁医生,戒子你可以不戴在手上,你当项链一样带脖子上也一样啊。”

    “这个好。”其他人也点头。

    宁浅语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便一改之前的郁闷。

    从医生出来后,她去幼儿园接了小宝贝,回家里,便开始翻箱倒柜地找绳子。

    慕圣辰回来,就看到宁浅语在找东西。

    慕圣辰把手上的公文包放下后,凑过来问,“浅语,你在干嘛?”

    “我找根绳子。”宁浅语回答。

    慕圣辰有些莫名其妙,“找绳子干嘛?”

    “我找根绳子把戒子穿起来。”宁浅语说完还嘀嘀咕咕地道:“上次给小宝贝买芭比娃娃,店员给了几根绳子放哪了……”

    “戒子?”慕圣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宁浅语所说的戒子是她手上那个,他抿了抿嘴角,然后道:“不喜欢不戴便是。”

    声音里还有一点点的生气。

    宁浅语正好找到一根绳子,她举起来,正好听到慕圣辰那略带生气的话,怔了一下,然后急急忙忙地解释:“我把戒子穿着挂脖子上,戴手上不方便拿手术刀,今天手还割破……”

    “割哪了?严重不严重?”听到宁浅语说手割破了,慕圣辰立即忘记了他之前还在生气,紧张地握住宁浅语的手查看,当注意到宁浅语手上那并排的三个ok绷的时候,他眼睛都红了。

    “我去把戒子扔了。”说着慕圣辰把宁浅语左手无名指上的戒子取下来,就往外走。

    却被宁浅语给拽住了手臂,“不许扔。”说话的同时,宁浅语还掰着慕圣辰捏着戒子的手。

    因为怕弄疼宁浅语,慕圣辰乖乖地打开手。

    宁浅语把戒子用绳子穿起来,然后举到慕圣辰面前,“来,帮我戴脖子上。”

    慕圣辰顿了片刻,伸手接过宁浅语手上的绳子,然后来到宁浅语的身后,把她的头发撩起来,然后细心地把绳子系上。

    系好后,他伸手从身后拥住她,然后把嘴凑到她的后颈,啄吻了好几下,才贴在她的耳边,“很欢喜你能戴着它……”

    “没说不喜欢,是你总自以为是。”宁浅语没好气地回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