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46章华老爷子逼真相

    华老爷子恢复得很快,第二天便意识清晰了,第三天开始清醒的时间比较长了,第四天他能坐起来了,第五天他都可以试着下床了,而第六天也就是宁浅语离开京都的时间了。

    一大早做好安排后,宁浅语便来道了华老爷子的病房,跟老爷子告别。

    老爷子一听宁浅语要离开,激动了,“宁医生,你就要走吗?”

    宁浅语解释道:“老爷子,您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只需要好好的修养。一个月后,我会再来京都给您做一个复查的。”

    “这么急?不多留几天?”华老爷子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宁浅语。

    宁浅语点头,“是,我a市有事需要我回去处理。”

    华老爷子颔首,“你既然有事,便不留你了,有机会带着小宝贝来京都玩。”

    宁浅语承诺道:“好,我一定带她来。”

    华老爷子轻点头,然后吩咐闻夫人和华震武,“你们去送送宁医生。”

    “好的,父亲。”

    华震武和闻夫人一同起身,把宁浅语送出病房,一直送到电梯门口。

    宁浅语停下脚步,然后回身,“芸姨、华部长,你们送到这里就成了。”

    “浅语,我们送你下楼吧。”闻夫人有些不舍地道。

    宁浅语摇头拒绝,“不用了,你们快回老爷子的病房吧。他是身体恢复得很好,但也要好好地注意,切记别让他受到刺激。”

    闻夫人和华震武也挺担心老爷子的身体,便道:“那你一路顺风,到a市后,给我们打电话。”

    “嗯,再见。”正好电梯门打开,宁浅语挥了挥手,走进了电梯。

    一直到电梯合上后,闻夫人和华震武才一起返回病房。

    进去的时候,华老爷子正坐在床头。

    华震武和闻夫人急急忙忙地走过去,“爸,您怎么不等我们便坐起来了?”

    “我又不是废物,连坐都坐不起了。”华老爷子没好气地回答。

    “是,是,您身体很好。”闻夫人和华震武相视一笑,老爷子这身体好了,精气神儿回来了。

    华老爷子朝着他们看一眼,然后指着他病床边,“你们坐着,我有话要问你们。”

    华震武和闻夫人同时一愣,然后对视一眼,老爷子这是闹哪样?

    老爷子哼一声道:“看什么看?都给我坐着。”

    华震武和闻夫人哪还敢再继续交换意见?立即搬来椅子在华老爷子面前坐下来。

    那乖巧的样子,就像是乖乖听老师讲课的小学生。

    “我问你们,你们找过馨儿了吗?”华老爷子落在华震武和闻夫人的身上。

    听到老爷子这句话,闻夫人和华震武同时一惊。老爷子近三十多年没有提过小妹的名字,上一次提是为了交代后事,而今天怎么会突然间提起来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达成协议,坚决不能把小妹的事告诉老爷子。

    华震武一本正经地回答,“爸,您不是说不允许我们找小妹吗?所以我们没找过她。如果您想知道,我们过段时间再去找。”

    “是啊,我们没有找过小妹,不知道她的情况。”闻夫人笑着附和。

    华老爷子没有搭理他们的话,只是问,“她现在怎么样?”

    “爸,我们不知道啊。”闻夫人和华震武坚持不知道。

    却没想华老爷子直接拿起枕头朝着他们扔过去,“混账东西,竟然想瞒着我。”

    “爸,没有啊。”闻夫人和华震武咬紧牙关,死不承认。

    “你们是要我自己去查吗?啊……”华老爷子因为太过激动,呼吸都有些不畅。

    闻夫人和华震武急急忙忙地起身,“爸,您怎么样了?”

    华老爷子顺个气来,没好气地道:“我还没死,告诉我实话,馨儿她是不是……”

    其实华震武和闻夫人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华老爷子质问他们,小妹的消息。

    却没想到这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让他们措手不及。

    华震武叹了一口气,“芸雅,你把小妹的日记给爸吧。”

    闻夫人点头,从包里取出来一个粉色的笔记本,递给华老爷子,“爸,这是小妹的日记本,您自己看吧。”

    华老爷子从闻夫人的手上把笔记本接了过去,他颤抖着手,把笔记本翻开。

    他第一眼就认出来,那娟秀的字体,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的写的,虽然近三十年都没有看见过了。

    日记本里记录着,她的爱情,她的孩子,她的回忆……

    华老爷子没翻到最后,手上的日记就掉在了被子上。

    “她是什么时候去的?”他的声音平静,平静得很恐怖。

    闻夫人和华震武对视一眼,“十九年前。”

    他的女儿,在十九年前死了,而他还一直以为她活着。

    “你们什么时候找她的?”

    “八年前,我们找到了小妹的儿子。”

    他们找过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他们的小妹早已经死了,唯一留下来的孩子,拒绝认他们,因为他们去得太迟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许久许久的沉默,老爷子才开口,“他来了。”

    “爸,您怎么知道?”闻夫人和华震武震惊不已。

    老爷子摸着手上的日记本低声说,“第一次,我把他错认成了云哲,他看到我就跑了。第二次,我醒来的那晚,我看到他了,他还跟我说了话,说完就走了。他很恨我吧……”

    闻夫人赶紧解释,“爸,圣辰他是不认我们,但从浅语那里知道您做手术的事,他偷偷地来了京都,偷偷地进病房来看您,他怎么会恨您?”

    老爷子没回答闻夫人的话,只是半咪着眼睛问,“浅语是他的……”

    “浅语是他的妻子,小宝贝是他的孩子。”

    华老爷子没有再开口,他拿着笔记本,小心地翻着,一遍一遍地翻着。

    闻夫人和华震武默默地陪着。

    很久很久后,华老爷子才说,“我想去a市见他。”

    闻夫人和华震武焦急地道:“爸,还是等您修养好了,再去吧。”

    “好,等我好了就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