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43章宁浅语和闻云哲合谋

    宁浅语进华老爷子的病房里的时候,小k他们都在等她。

    宁浅语亲自给华老爷子做完检查,确定没事后,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她交代了小k他们一些注意事项和治疗安排后,才走出病房。

    等在病房外的闻夫人他们看到她出来,都围了过来。

    “浅语,老爷子如何?”

    “没什么问题,可以进入康复治疗了。”

    听到宁浅语的话,华家的人那悬在半空中的心,彻底地放了下来。

    “浅语,谢谢你啊!”闻夫人握着宁浅语的手,声音都哽咽了。

    “芸姨,别跟我说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宁浅语泛红着眼眶回答。

    闻夫人点头,“我知道,但依旧要感谢你。要不是你,老爷子可就没有了。”

    “是啊!宁医生,我们华家都感谢你……”其他的人附和着。

    宁浅语摇了摇头,“没事,芸姨,你们进去看看老爷子吧,今天就您和华部长进去吧,毕竟老爷子刚醒,也不适合太吵。”

    “好。”闻夫人也惦记着老父亲,松开宁浅语的手后,匆匆地和华震武进了华老爷子的病房。

    宁浅语扫一眼,围在病房外的华家其他的家属,然后走到一边,把慕圣辰的号拨了过去。

    慕圣辰应该是在等电话,刚响一声,便接听了。

    不等她说话,他便焦急地问,“怎么样了?”

    “醒了,各项检查结果都不错。”宁浅语的唇角往上扬了起来。

    大概是太激动的缘故,慕圣辰失态地连连‘哦’了好几声。

    宁浅语轻轻地安慰他,“你放心,不会再有事了。”

    “嗯,我知道了。”慕圣辰的声音很缓很缓,隐隐的还可以听到他声音里的颤抖。

    听着慕圣辰异常的声音,宁浅语的心底无比的酸涩,也无比的庆幸,庆幸她刚好认识杜明臣,刚好杜明臣请她帮忙来看华老爷子,更庆幸华老爷子的手术成功了。

    宁浅语的眼泪一下从眼角滑了下来,她无声地哭了。

    好一会儿后,慕圣辰又开口了,“我今晚回a市。”

    虽然有猜测到慕圣辰会回a市,但宁浅语没想到慕圣辰会这么急,她焦急地道:“你……什……时……候走?”

    因为太过激动,她忘了自己在哭,声音里夹带着唔咽声。

    慕圣辰那边立即问,“你哭了?”

    “没。”宁浅语抬起手把脸上的眼泪给胡乱地擦干净。

    慕圣辰虽然知道宁浅语是在说谎,却没有拆穿她,只是回答,“晚上十一点的飞机。”

    宁浅语‘哦’了一声,沉默近半分钟后,她才说,“今晚应该是芸姨守夜,我找个机会支开她。”

    慕圣辰那边回答了一个‘好’字。

    “那我晚上给你打电话。”宁浅语说完这句话,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收进兜里后,她垂着脸,盯着地面看了好一会儿,才平静地抬起头。

    刚转身,就对上了闻云哲的眼神。

    “有事?”宁浅语冲着闻云哲浅浅地勾着唇角,平淡如水地问。

    闻云哲没有回答宁浅语的话,直接问,“他要回a市了?”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宁浅语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

    闻云哲朝着宁浅语的后背问,“慕圣辰他今晚回a市吗?”

    宁浅语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身朝着闻云哲看过来。

    “外公手术的那天,他抱着小宝贝守在了手术室外。他和小宝贝说话,我正好听到了,才认出他的。”闻云哲停顿了一下,然后问,“外公骂我的那晚,其实是他进了病房是吧?”

    宁浅语沉默了几秒后回答,“是他,没错。”

    “我还真的是替他背了这个黑锅啊!”闻云哲的脸上带着苦笑。

    宁浅语尴尬地道:“那晚的事,不好意思啊。”

    闻云哲挥了挥手,很随意地道:“谁让我正好有事要处理呢?”

    (白痴闻副总,你怎么会正好有事要处理呢?哪来的那么巧的事呢?)

    宁浅语抿了抿嘴角,“不管怎么说,抱歉。”

    “真的不用。”闻云哲摇了摇头,然后又问,“今晚你想安排他过来?”

    既然闻云哲都知道了,宁浅语也不隐瞒了,很大方地承认,“是。”

    “嗯,今晚是我妈留病房里,我到时候叫她走。”闻云哲沉思了几秒后,才回答。

    宁浅语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谢,“谢谢。”

    “不用客气,我有事,先走了。”闻云哲说完,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目送着闻云哲离开后,宁浅语轻轻地叹口气,才返回病房。

    当天晚上,闻夫人的确是被闻云哲给叫走了,却换来了华震武,让宁浅语欲哭无泪。

    她怎么把华部长这尊大神给支开啊?

    最后她只好把电话打到了闻云哲那边。

    “什么?我舅舅过去了?”听到宁浅语说华震武代替他老妈在医院,闻云哲的声音抬高了八度。

    宁浅语的声音里满是气馁,“是啊,看来辰是来不了了。”

    闻云哲急急忙忙地道:“别急,我来想办法。”

    “嗯?”宁浅语有些意外。

    闻云哲那边沉默了几分钟后,才回答,“我马上去医院把舅舅给骗走,然后你把外面那两警卫给支走,然后他就可以进去了。”

    “好的。”宁浅语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用闻云哲这办法试试了。

    “嗯,你等着,我大概一个小时就能过来。”闻云哲说完这句话后,便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宁浅语把手机放兜里后,若无其事地返回了病房里。

    宁浅语进去的时候,坐病床边的华震武反射性地抬起头,当看到是她,立即道:“浅语,这个时候,你怎么过来了?”

    “华部长,今晚我守病房里。”宁浅语走到另外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华震武想也不想便道:“不行,你快点回宿舍休息。”

    语气里带着严肃和强硬。

    宁浅语摇头道:“华部长,这几天我那几个学生天天轮流着守病房里,他们也快撑不住了,今晚还是我守着吧。”

    华部长也知道宁浅语说得没错,但宁浅语也连着守了几天了。

    “浅语,你回宿舍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

    “今晚必须守着,华部长您别担心,我没事。”宁浅语的语气很坚持。

    华震武叹了一口气,最终点了点头,“好吧,撑不住,就到沙发上躺会。”

    “我会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