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29章华老提前留遗言

    宁浅语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吩咐小k,“小k,你把病人的病服穿好。”

    “是,宁医生。”小k点头。

    宁浅语这才走向焦急的华震武和问夫人,“暂时没事了。”

    “浅语,谢谢你了。”华震武和闻夫人一脸的感激。

    “这是我应该做的。”宁浅语摇头,然后朝着他们道:“你们也不用太着急,等我看完检查资料,再看。只不过,可能需要军区医院做一下配合,我可能需要使用一些东西。”

    “这个自然。”华震武点头,然后转身朝着那边那几个还被宁浅语给震得发呆的专家道:“李教授,

    “是,部长。”李教授立即走了过来。

    华震武还算客气地道:“这位是新请来的qianyuning医生,麻烦你跟她配合一下,我会跟院长说一声的。”

    华震武是特意说出‘qianyuning’这几个字的,要知道当初麦克医生的名字在军区总院传出来的时候,在军区总院可引起了不小的冲动。

    虽然华震武不懂医术界的这些东西,但他却懂得人的心理。

    他太了解这些专家的心思,他就算让院长命令他们吃她听从宁浅语的,对于宁浅语这个小小的医生,他们可以随意地对宁浅语阴奉阳违,所以,他直接说出宁浅语的名字。一个麦克医生都那么大的影响,他相信qianyuning这几个字的影响更大。

    果然,李教授在听到华震武说宁浅语是qianyuning医生的时候,整个人的变了。

    他先是一惊,然后视线在宁浅语的身上凝视了几秒,然后恭敬地朝着宁浅语道:“是我眼挫了,竟然没认出qianyuning医生,当初qianyuning医生在a市进行学术交流的时候,我还代表我们军区总院去听过课。”

    其实也不能怪人家认不出宁浅语,当时参加交流会的人那么多,大家都只是远远地看过qianyuning医生。而且大家都以为在交流会结束后,qianyuning医生便回m国了,谁也没想到宁浅语会出现在这里啊。

    宁浅语愣了一下,然后摇头,“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可能需要医院一些配合。”

    “自当听从您的吩咐。”别说配合,当你学生都行啊。

    老师才二十多岁,带一群五六十岁的学生?太怪异了吧?

    “谢谢。”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华震武和闻夫人道:“你们先出去吧,等他醒来,我再通知你们。”

    “可是……”

    “放心,有我在,你们去休息一会吧。”都一脸的疲惫,只怕在这里盯不短的时间了,宁浅语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华震武和闻夫人对视一眼,同意了,“那麻烦你了。”

    “嗯。”宁浅语点头,视线落在华老的身上。

    华震武和闻夫人离开后,李教授也带着他的人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宁浅语和小k,盯着仪器看了一会后,宁浅语默默地走到了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已经暗下去的暮色发起呆来。

    虽然她只是看了麦克医生给华老做的检查资料和诊断书,还没亲自检查,但她已经知道华老的情况很不好,她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慕圣辰。

    如果告诉他,他反应肯定很大,如果不告诉他,有可能就永远成为遗憾了。

    真伤脑筋啊!

    不知道过去多久,那边传来小k的声音。

    “宁医生,病人醒了。”

    听到小k说病人醒了,宁浅语立即收拾好心情,起身过去。

    过去后,她先拿起旁边的医用手电筒,查看华老的瞳孔,仔细看了看后,又问华老,“有什么不舒服吗?头晕?或者胸闷?”

    华老朝着她看了许久,才吐出一个字,“没。”

    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小k道:“小k,你通知家属进来吧。”

    “是。”小k点头离开。

    小k离开后,华老带着一点笑看着宁浅语,“杜……”

    宁浅语猜到了华老想问什么,点了点头道:“华老,是杜教授介绍我来的,我现在是您的医生。”

    “小……宝……”华老费力地吐出两个单音子。

    宁浅语却听出来了他说的是‘小宝贝’,老人家还记得小宝贝呢。宁浅语的眼底微微泛红,“小宝贝没来,在a市。”

    华老点点头,脸上的那种笑不变。

    这个时候,闻夫人和华震武已经进来。

    “爸……”两个人并排站在华老的病床边。

    宁浅语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病床边的动静。

    华老颔首,张嘴想说什么,似乎说不出话来。

    华震武和闻夫人激动地开口,“爸,你想说什么?”

    华老似乎有些激动,他的手在颤抖,身子也开始挣扎。

    宁浅语立即走过来查看,没发现异常后,她拍了拍华老的手背,“华老,您别急,慢点说,慢点。”

    华老的情绪安静下来,然后缓缓地吐出两个字,“馨……儿……”

    “爸,小妹现在不在京都。”华震武和闻夫人哪有胆子在这个时候把华芸馨已经死了很多年的消息告诉华老?于是很有默契地选择了隐瞒。

    宁浅语这才反应过来,华老嘴里的‘馨儿’是慕圣辰的母亲华芸馨。

    他是想临死前,见见辰的母亲?可是她已经……

    “不。”华老拼命地摇头。

    华震武和闻夫人低头,“爸,您的意思是……”

    “等……我死……后……你们去找她……”华老睁大眼睛回答。

    这根本就是他在留遗言啊,闻夫人直接哭了,而华震武这个华家顶天立地的人,也红了眼眶。

    宁浅语的眼底酸涩的厉害,不是想见,是让他们在他死后去找回来。

    他想见小女儿,却不敢见,只想着死后,能让她回来。

    但他却不知道,他的小女儿,其实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华老似乎很生气华震武和闻夫人没回应他,瞪大眼睛道:“记住……没有?”

    “是……”闻夫人和华震武点头。

    宁浅语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病房里她再也呆不下去,便悄悄地离开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