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25章桥归桥路归路

    宁浅语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在场的人,除了慕圣辰和叶昔,所有人都被雷得外焦里嫩。

    古斯第一个爆发出来,“他和古琴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大家想起在宁淑君和杜中渝结婚的那天,古琴拉着叶昔站在舞台上说的话‘我们也要结婚’,难道就是那天?

    接下来叶昔的话证实了大家的想法,“宁姨结婚的那天。”

    不等大家开口,他又说,“等她醒过来,我会自行离开。”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大家还能说什么?即使最大意见的古斯也忍了下来。

    就这样叶昔留下来了。

    第二天,古琴的情况稳定,适合做手术。

    下午一点,开始给古琴做手术前的检查。

    下午二点,古琴被推进手术室。

    宁浅语进手术室前,特意出来了一趟手术室外。

    “你们放心,古琴不会有事的。”

    “嗯。”大家都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他们最信任的是宁浅语,也相信宁浅语能让古琴的手术成功。

    宁浅语点了点头,转身准备进手术室。

    叶昔的声音传来,“少夫人,拜托你了。”

    他的眼底布满血丝,虽然相信宁浅语,却依旧掩饰不住焦躁的心。

    “放心。”

    宁浅语进去后,手术室门上‘手术中’三个字亮了凄厉。

    大家在静谧严肃的气氛之中,他们开始了漫长而煎熬的等待。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

    宁淑君的视线盯着手术室大门的方向,“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出来?”

    “再等等吧。”杜中渝的声音也有些不淡定。

    慕圣辰开口了,“阿姨、叔叔,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边有我们守着就行。”

    宁淑君和杜中渝年纪大了,总守在这里也不是什么事。

    古斯也跟着慕圣恒辰附和,“义父、宁姨,你们回去吧,等出来后,我们会通知你们的。”

    “这……”宁淑君和杜中渝想留下来。

    古斯劝说道:“义父,你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宁姨的身体。”

    杜中渝朝着宁淑君看一眼,默默地没说话。

    几分钟后,慕圣辰突然开口,“叔叔,你和阿姨帮我去幼儿园接一下小宝贝吧。”

    小宝贝的确是个好借口,杜中渝和宁淑君不答应都不行了。

    “那我们去接小宝贝,等古琴出来,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会的。”慕圣辰和古斯对视一眼,点头。

    杜中渝和宁淑君离开后,手术室外的长廊便只剩下慕圣辰、古斯、叶昔三人。

    三个人没有任何交谈,默默地守着。

    又过去三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宁浅语第一时间便出来通知他们好消息,“古琴的手术很成功,现在已经送进icu了,接下来二十四小时是危险期,等危险期一过,就只需要等她醒来。”

    慕圣辰他们算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虽然宁浅语说还有危险期,但手术已经成功了啊。

    危险期肯定也能度过的。

    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危险期,大家开始轮流着守候,叶昔则一直守在病房没有离开。

    二十四小时危险期度过后,古琴一连昏睡了四天,到第五天的时候,她才醒过来。

    而在古琴醒过来的那天,连着在她的病床边守了一个星期的叶昔,也离开了。

    当时所有人都看着叶昔一步一步地离开的,那悲伤的背影,让大家久久都没收回眼神。

    这一个星期来,叶昔一步不离地守在古琴的床边,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就连最冷漠的古大少都有看到了叶昔对古琴的感情。

    古琴醒过来后,开始迅速地进入恢复期间。

    她没有问过叶昔,大家也没有在她的面前提过叶昔。

    原本该常出现的叶昔,也再也没有和出现过。

    听慕圣辰说,叶昔现在住进了公司的宿舍,算是把公司给当成家了。

    谁都知道叶昔是因为古琴的事,才这样的。

    但他们之间的问题,谁也插不了手。

    半个月后,她被杜中渝和宁淑君给接了回去。

    他们开始正式的桥归桥、路归路……

    圣祥集团的危机解除,资金再次注入,恢复巅峰,简直闪瞎无数人的眼,特别是那些之前赶着圣祥集团资金清零的时候,解除合同的那些人,遭遇到了一记火辣辣的巴掌。

    这些都不算什么,要清楚慕圣辰是个很记仇的人。

    落井下石的人,会有什么后果呢?谁都能预料得到。

    医院那边只有半个月要开业了,宁浅语这个院长也开始忙碌起来了。

    这天小k匆匆地跑来找她,“宁医生,人民医院那个姓杜的病人想找您。”

    宁浅语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小k嘴里说的那个姓杜的病人是杜明臣。

    自从她替他做了完那个手术离开人民医院后,便一直没再见面,得差不多两个月了吧?

    “杜教授恢复如何?”宁浅语问。

    “宁医生,他的恢复很好,上个月便出了院,那个时候他想联系您,但联系不上。”小k回答。

    上个月,宁浅语在京都,手机落在a市,几乎是断了所有的联系,杜明臣要是能联系得上她那才叫奇了怪了。

    宁浅语笑了笑问,“他找我有事吗?”

    “想当面感谢您。”

    “你转告他,不用了。”宁浅语没在意地挥了挥手。

    小k觉得有些不妥地道:“可是他说特意来a市找您的,这样好吗?”

    宁浅语沉默了几秒后,才道:“你让他直接来医院找我吧。”

    一个小时后,杜明臣果然来医院找宁浅语了。

    “宁医生好。”杜明臣满脸的笑,一点都看不出他之前被医生判过死刑。

    宁浅语含笑点头,“杜教授好。”

    “之前出院联系不上宁医生,之后又被家里人给送到了m国修养,所以到现在才来拜访宁医生。”说完杜明臣朝着宁浅语欠了欠身。

    宁浅语立即伸手扶着他,“杜教授,你不用如此,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

    杜明臣点了点头,也没再继续跟宁浅语客套。

    接下宁浅语询问了一些身体的近况,并且交代了他一些注意事项。

    “宁医生,这次我来找您,其实还另外有一件重要的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