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24章他是古琴的丈夫

    “是,是。”白院长连说了两个‘是’字。

    “到时候,可能需要借用市三医院的手术室。”因为自己医院那边设备还不完整,宁浅语只能选择在市三医院给古琴做手术。

    “可以,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们医院的医生观摩?”

    qianyuning医生是脑科领域的第一人,能看到她亲自主刀,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

    要知道当初市人民医院举行的qianyuning医生的主刀观摩,他们市三医院就那么一个名额都被市一院给抢了。

    现在有这么个现成的机会,白院长自然想争取一下啊。

    宁浅语自然没什么意见,在人家这里借用手术室,人家要观摩也是应该的,“可以,手术时间我再另行通知。”

    “好,好。”白院长差点没放鞭炮庆祝,这是上天给市三医院掉馅饼啊。

    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走出手术室。

    刚推开手术室的门,慕圣辰便拽着叶昔迎了上来,“浅语,古琴怎么样了?”

    宁浅语迟疑了一下,才开口,“断掉的腿骨和肋骨已经接好,胸腔出血也处理好了,至于说她颅内出血的情况,我得做完具体的检查后,才行。”

    “颅内出血?”叶昔瞪大眼睛,身子踉跄着,几乎坐在地上。

    慕圣辰眼疾手快地扶住他,“叶昔,你振作点,你得相信古琴,也得相信浅语。”

    “是,我相信她……”叶昔重复几遍后,视线落在宁浅语的身上,“少夫人,古琴她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宁浅语点头承诺,“放心吧,她会没事。”

    得到宁浅语肯定的答案,叶昔恢复正常了,“那我去看她了。”

    “好,去吧,她在icu病房。”宁浅语点头。

    叶昔点头,大步流星地朝着icu病房的方向跑去。

    目送着叶昔消失,宁浅语才道:“我现在去通知小k他们过来这边接手工作,然后尽快做出具体手术方案,你先回去,把小宝贝带过来,然后把他们两个的换洗衣服取过来。”

    慕圣辰点头,“好,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你快去。”

    慕圣辰离开后,宁浅语先联系张恒,让他以最快的速度送小k他们来市三医院,之后她又分别给杜中渝和古斯打了个电话后,通知他们古琴出车祸的事。

    打完电话后,才去icu病房那边。

    她到icu病房的时候,叶昔正像根木桩一样地守在icu病房大门口。

    旁边站着个护士,正苦口婆心地劝说着,他反正就是一动不动。

    宁浅语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那护士是刚才在手术室里的护士之一,看到宁浅语过来,她立即迎了上来,“宁医生,白院长让我在这里等您。”

    宁浅语‘嗯’一声,把视线转到叶昔的身上,“叶昔,你跟我一起进去看看古琴吧。”

    “谢谢少夫人。”叶昔的脸上终于有表情了。

    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叶昔先去换了无菌服,然后才进入icu病房里。

    进去后,叶昔便站在进门的地方,他不敢靠近……

    宁浅语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开始记录古琴身体体征数据,为等会的检查做准备。

    半个小时后,宁浅语见叶昔还站在那里没动,不得不出声。

    “叶昔,你先出去吧。”

    叶昔固执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哎,怎么从来不知道叶昔竟然这么固执啊!不能硬来,那就来软的吧。宁浅语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然后道:“叶昔,你应该清楚古琴有多洁癖,如果她知道你沾一身血站在她的床边,她肯定不高兴。”

    叶昔呆呆地朝着病床上的古琴看一眼,最后点了点头,“我换完衣服,再来。”

    “好。”宁浅语点头,示意护士把叶昔给送出去。

    不久之后,张恒把小k他们送过来,宁浅语正式跟市三医院接手了古琴,然后开始安排给古琴做最严密的检查。

    当杜中渝和宁淑君过来的时候,宁浅语已经制定好了两套手术方案,第一套,马上给古琴做手术,只不过危险系数大一点,却能让古琴尽快地脱离现状。第二套方案,等古琴情况稳定后,再做手术,这套方案比较保守,危险系数也比较小些。

    经过讨论,大家一致决定用第二套方案。

    几个小时后,古斯从m国赶回来,先询问了一下古琴的情况,然后又问古琴是怎么出车祸的。

    “她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车祸?”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没说话,因为大家都不知道。

    “对不起,是我。”叶昔开口了。

    “你该死。”古斯大叫一声,随即出手,狠狠地朝着叶昔揍过去。

    叶昔默默地承受着他的拳头,被揍得跌坐在地上。

    宁淑君和宁浅语过来拉开古斯,“古斯,你别打了。”

    古斯担心伤者宁淑君和宁浅语,收回了手。

    “你没事吧?”慕圣辰走过去把叶昔从地上扶起来,叶昔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古斯碍于宁淑君和宁浅语没再对叶昔出手,却是愤怒地朝着叶昔嘶吼,“你说,你是怎么让她出的车祸?”

    叶昔始终没说古琴是怎么出车祸的,只是一个劲地说‘对不起’。

    古斯更愤怒了,“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能让她好好的吗?”

    面对古斯的这一连串的质问,叶昔垂着脸,没替自己做半分的辩解。

    因为在古琴躺在血泊中的那一刹那,他便把一切的错都归结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直没说话的杜中渝开口了,“好了,斯儿。”

    古斯朝着杜中渝看一眼,然后瞥开眼神,没再说话。

    杜中渝叹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叶昔道:“你离开吧。”

    叶昔一听杜中渝让他离开,他直接跪在杜中渝面前,“不,我不离开,请您让我在这里,求您……”

    “你……”杜中渝瞪着跪在地上的叶昔,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宁浅语看不下去了,劝说道:“爸,你让叶昔留下来吧。”

    古斯立即拒绝,“不行,是他害古琴出的车祸,绝对不能让他留下来。”

    “古斯、爸,你们让叶昔留下来吧,他现在是古琴的丈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