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17章美人在怀,自制力不好

    叶昔一路送他们从心语居出来,到达停车场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慕圣辰开口了。

    “叶昔,你不用送我们了,留下来,等他们吃完午餐后,再走。”

    “是。”叶昔点头。

    慕圣辰没再说什么,牵着宁浅语上了另外一辆保镖的车。

    从心语居到帝豪会所的这一路上,宁浅语都紧握着慕圣辰的手。

    车开到半路,慕圣辰突然开口,“我没事。”

    语气平静,脸色温和,还带着一丝笑。

    宁浅语抬起头,羞涩地看慕圣辰一眼,然后把头靠在他肩头,“我知道,但我就想牵着。”

    “好,牵着,一辈子都不放开。”慕圣辰温柔地把宁浅语给拥进怀里。

    俗话说,两个人甜甜蜜蜜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看他们俩还没甜蜜多久,车便稳稳地停进了帝豪会所的停车场。

    但保镖比较聪明,并没有打扰宁浅语和慕圣辰,自行下车,守在了车外。

    一直到靠在慕圣辰怀里的宁浅语发觉车已经停下后,才把视线转向车窗外,“到了么?”

    慕圣辰‘嗯’一声,然后说,“到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守在外面的保镖恭敬地拉开车门。

    慕圣辰牵着宁浅语下车,走进帝豪会所。

    华跃光按照闻云哲的命令,在帝豪会所的一楼等慕圣辰和宁浅语。

    因为并没有见过慕圣辰,只是在媒体上见过那么一两次,所以华跃光睁大眼睛盯着会所的大门,生怕自己会错过。

    他大概等了半个小时,远远地看到宁浅语和另外一人手牵着手从大门口走进来。

    第一眼,那个人跟印象中的形象重合。

    第二眼,那个人跟他们副总有几分像。

    他突然间想起那天炎睿在诺亚环宇的电梯里说的那番话,难道说这个圣祥集团的慕总,真的跟副总有血缘关系?

    当然这些事,不是他能操心的。

    正了正身上的衣服,华跃光含笑迎了上去。

    “慕总、夫人,你们好。”

    慕圣辰挑了挑眉头,没多大的反应。宁浅语则礼貌的回了一句‘华经理’。

    华跃光客气地道:“我们副总让我在这里等你们。”

    “谢谢。”宁浅语代替慕圣辰道谢。

    传闻中圣祥集团的慕总冷漠,看来传言并不虚啊。华跃光暗暗地感叹一声,然后在前面给慕圣辰和宁浅语带路,“慕总、夫人,请跟我来。”

    华跃光带着慕圣辰和宁浅语搭乘电梯,进入到帝豪会所顶楼的高级会客厅。

    闻云哲的视线在进门的慕圣辰和宁浅语两人人的身上扫一眼,最后落在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上。

    怔了那么几秒,他才礼貌地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

    “谢谢闻副总。”宁浅语道谢后,牵着慕圣辰在闻云哲的对面坐下来。

    会客厅里很安静,华跃光把服务员送进来的两杯咖啡放慕圣辰和宁浅语面前后,便默默地退了出去。

    大概过了几分钟,闻云哲率先开口,“虽然我知道我还没那么大的魅力让慕总生气,但依旧要为我之前说过的那些话,跟慕总道歉。”

    说完他站起来,慎重地朝着慕圣辰道:“我很抱歉,为我的态度,为我说的那些话。”

    一直什么反应的慕圣辰这次开口了,“如果说你找我们是为了这件事,那便不用了。”

    说完慕圣辰便要牵着宁浅语离开,闻云哲提前叫住了他,“不是,我还有别的事。”

    似乎是担心慕圣辰会急着走,他急急忙忙地把之前放在茶几上的几个文件袋拿起来,递给慕圣辰,“这是妈和舅舅让我带来的还给你的。”

    慕圣辰看都不看一眼闻云哲手上的文件,拉着宁浅语就往外走。

    闻云哲知道慕圣辰是一点都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他说什么都没用,最后他依旧忍不住最后努力,“外公病了,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慕圣辰牵着宁浅语往外走的脚步不停,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闻云哲的话。

    闻云哲目送着他们离开,然后把手上的文件袋重重的扔在茶几上,发出闷闷的响声。

    “副总,您怎么了?”华跃光紧张地从外面冲进来。

    闻云哲摇了摇头,“没什么,把东西收拾一下,去接麦克医生。”

    慕圣辰一言不发地拉着宁浅语从帝豪会所出来,宁浅语盯着他的侧脸看了许久,才开口,“辰,我们去郊区的那个院子吧。”

    慕圣辰偏头看了她一眼,最后点头。

    然后两个人去了慕圣辰母亲的那个旧院子。

    他们一起给院子里的花浇水,然后一起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辰,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带我来这里?”宁浅语所说的那个时候,是五年前,去b市参加圣祥集团周年的前一天。

    “我带着你来见见妈。”当时慕圣辰是带着宁浅语正式来见母亲的,只不过身为当事人的宁浅语当时是一脸的懵逼,根本就没有丑媳妇见公婆的那种紧张。

    想起那天,她第一次过来,竟然在这里和他……宁浅语的脸红得不要不要的。

    “讨厌,你当时也不跟我说说。”

    慕圣辰捧着宁浅语的脸,轻轻地在她的脸上印下一个吻,同时轻笑着,“你那样不是很自然吗?”

    那种事自然?宁浅语尴尬地推开慕圣辰,转身往屋子里走。

    慕圣辰伸手拉住宁浅语,亲吻着她的脸颊,说道:“当时是我不好,美人在怀,我自制力不好,没忍住……”

    眼见慕圣辰越说越离谱,宁浅语惊地伸手捂住他的嘴巴。

    “你别说了。”还好这里没有其他的人,要不然宁浅语都想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

    慕圣辰眼底滑过一丝笑,然后伸出舌头,在宁浅语的手心舔一下。

    手心里传来酥麻,宁浅语好一会儿才反应是什么,她惊地把手给缩回去。

    慕圣辰凑近宁浅语的耳边,暧昧地道:“浅语,我想跟五年前那天一样……”

    五年前的那天……旖旎瑰丽的场景,如同缓慢播放的慢镜头一样,在宁浅语的脑海里,一帧一帧的掠过。

    “啊……不行。”宁浅语推开慕圣辰,以最快地速度,逃进屋子里。

    看着宁浅语那逃跑的背影,慕圣辰自然明白她是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

    冲进屋子里的宁浅语听到慕圣辰的笑声,立即明白慕圣辰是故意逗她的。

    现在他心里的不愉快该没有了吧!宁浅语的下巴扬了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