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06章别扭的父女俩

    宁淑君招呼宁浅语和慕圣辰,“都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坐。”

    宁浅语瞄着坐在那边看报纸的杜中渝,咬着下嘴唇,愣是没移步。

    慕圣辰偏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把怀里的小宝贝用左手托住,而右手握住宁浅语的。

    宁浅语抬起头看向他,他扬了扬嘴角。

    宁浅语知道慕圣辰是什么意思,只是有点拉不下面子跟杜中渝认错。

    慕圣辰当然清楚宁浅语的想法,他拉着宁浅语来到杜中渝面前,尊敬地喊了声,“叔叔。”

    “嗯。”杜中渝抬起头来,看向他们。

    宁浅语嘟嘴,别扭着喊了一声,“爸。”

    杜中渝不冷不热地回道:“还知道回来啊?”

    宁浅语本来就是鼓起勇气开口的,杜中渝这么一回答,她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您要是不想看到我,我现在就带着小宝贝离开。”说完宁浅语转身就要走,却被慕圣辰给拉住了她。

    “叔叔,您别生气,浅语,她就说气话。”慕圣辰代替宁浅语给杜中渝道歉。

    杜中渝朝着慕圣辰看了一眼,哼一声,没说话,只是转头朝着宁淑君道:“晚餐做好了吗?这么晚了,是打算饿死人吗?”

    宁淑君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我女儿差点都被你给气走了,你特么还装什么?

    所以宁淑君直接戳穿了杜中渝的话,“早就做好了,不是你说要等浅语和圣辰吗?”

    被宁淑君给戳穿了,杜中渝尴尬不已,轻咳着示意宁淑君给他留几分面子。

    可惜在宁淑君的眼里,女儿和女婿比杜中渝的面子重要。

    “不知道是谁,每天让龙五给龙三打电话,问浅语和圣辰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是谁,今天一早就急着给龙三打电话,问什么时候的飞机……”

    “不知道是谁在龙三独自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差点没暴走。”

    ……

    杜中渝到底是龙门的前任帮主,虽然被宁淑君戳穿了秘密,却也只是刚开始有些窘,后面便神色如常了。

    “吃饭吧。”说完率先走往餐厅走去。

    宁浅语虽然一直没开口,但嘴角的弧度是越来越高。

    叶昔从慕圣辰这边离开后,便直接开车回了公寓。

    古琴不会收拾家,以前都是叶昔收拾的。

    这一次他二十多天没回来,不知道她有没有请人过来收拾。

    应该请了,这么长时间不搞卫生,有洁癖的古琴肯定受不了。

    他个人是不怎么喜欢家里来外人的,但……

    结果刚打开门,就听到屋子里有声音。

    他的眉心立即皱了起来。

    古琴去了单位,家里应该没有人,怎么会有声音?

    叶昔轻轻地关上门,然后轻手轻脚地穿过玄关,刚踏进客厅,便看到电视柜前有道人影,正跪趴在地上,在擦地扳。

    他的脚步僵住了,视线也停住了。

    其实古琴根本就没有去单位报道,她只不过听到叶昔说要去慕圣辰和宁浅语的住处,便下意识地找了个借口不去。

    从机场出来后,她便让司机直接把她送回了公寓。

    她把行李放好后,先去了一趟超市。

    对了,她这十多天,已经学会去超市买东西了。

    买了她所需要的东西回来后,她便开始搞卫生。

    自从叶昔没回来住后,古琴便开始学着自己搞卫生。

    刚开始不太会,但慢慢地也熟悉了。

    像她现在便做得很麻利。

    “两天没回来,脏得不行……”

    擦了一半,她把上半身撑起来,坐自己的腿上,休息了一会儿后,站起身,准备去洗手间洗抹布。

    结果转身,正好对上叶昔的眼睛。

    他不是去浅语姐姐那里了吗?怎么回来了?

    错愕了几秒后,古琴开口,“你回来了?”

    叶昔‘嗯’一声,视线却依旧盯在古琴的身上。

    他怎么会觉得二十多天,古琴会请人搞卫生?

    因为她是古大少的妹妹,从小含着金勺长大,她的生活不用自己操心,永远都有人安排?

    而实际上,她自己做了,用她那双只拿解剖刀的手,擦地、洗抹布。

    刺痛、不舍冲刺在他的心间。他这二十多天有那么忙吗?家里离公司才十多分钟的距离,他都不回来。他其实下意识里,有利用工作逃避古琴的意思,因为那天她问的那个问题。

    古琴觉得叶昔有些奇怪,但她没多想,捏着抹布,往洗手间走去。

    然而叶昔却快了她一步拽住了她的手臂,“我来。”

    “你别弄脏衣服,已经打扫得差不多了。”古琴不肯把抹布给叶昔。

    叶昔没说话,拽着她,直接往洗手间走。

    到洗手间后,他依仗着他的力量,把抹布从她手上夺过去,扔在一边,然后打开水龙头,挤了些洗手液,把她的手,放手心中,小心地揉着,就像洗珍宝一样,那么的小心翼翼。

    揉完后,把泡泡冲干净,他取来一条干毛巾,把她的手擦干,然后把她送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然后他开始麻利地古琴接下来的工作给干完,从客厅到玄关,然后餐厅、厨房、浴室,一个地方都没漏。

    忙完后,叶昔又返回了浴室,里面传来水声,应该是在放水准备洗澡。

    几分钟后,叶昔从浴室里出来,“水已经放好了,你去拿衣服。”

    “啊?”古琴没反应过来。不,应该说她傻了,从叶昔开始给她搓手,她就已经傻了。

    “拿衣服,洗个澡。”叶昔说。

    她洗澡?没错,她刚才忙了那么久,衣服脏了,身上也黏黏糊糊的,是需要洗澡。

    只是他刚才说什么?好像说水放好了?

    古琴的脸一红,‘嗯’一声后,迅速起身,进了房间。

    叶昔目送她进房间后,摸出手机,打电话订了一份六点送到的外卖。

    古琴洗完澡后,叶昔也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古琴靠坐在沙发上,脑海里,闪动着叶昔给她洗手的情景。

    她的手被他的大掌包着,轻轻地被揉搓着……

    正想着,门铃响了起来。

    自己的回味被打断,古琴不悦地皱了皱眉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