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00章被隔壁影响了

    因为炎睿喝趴,这场专门为灌醉叶昔的酒,便这么结束了。

    景瑞是被习蔚晴给拽走的,只怕回去还有一顿批。

    而炎睿被慕圣辰给扔进了客房,倒床上后,便睡得不省人事了。

    把炎睿托付给龙三照顾后,宁浅语便安排叶昔和古琴住次卧室。

    “古琴,今晚叶昔喝了不少,你也跟着留下来吧。”

    古琴想也没想便答应了,“好。”

    叶昔没多醉,却有醉意,他虽然能站起来,但脚步却不太稳,差点摔倒。

    “小心。”古琴快步过去扶住他。

    叶昔转头盯着她的脸,好一会儿,蓦地出声,低声唤了声,“古琴。”

    他喊的有些模糊,古琴也没听清他喊的是什么,只是道:“我们先进房间好不好?”

    “好。”叶昔点头,然后任由着古琴把他给带进房间。

    盯着古琴和叶昔消失在门后,宁浅语偏头问身边的男人,“叶昔到底醉了吗?”

    “就算醉了,他还有古琴,你别操心,你该操心操心我……”慕圣辰伸手把宁浅语给转过来,对着他。

    “你只喝了一杯,不会有事。”宁浅语含笑着回答。

    慕圣辰修长的双臂环过她的纤腰,圈成一个紧密的空间,然后凑在她耳边,暧昧地说,“不,我有事,而且有很大的事。”

    听到慕圣辰说有大事,宁浅语立即紧张地抬起手去触摸慕圣辰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是,我的大事是……吻你。”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已经低下头去。

    先是光洁的额头,然后是翘挺的鼻梁,最后落在她水润的唇畔上。

    薄薄的双唇,带着淡淡的酒气,终于轻轻印了上去。

    开始是浅尝,之后变成了深吻。

    从客厅缠棉厮磨着,一路到房间。

    外套、衬衣,鞋子……也一路从客厅蔓延散落到房间。

    申吟、低银也一路从客厅到房间。

    最后房门关上,把一室的春色给关在了门后。

    春色是关上了,并不代表就关上了声音。

    客房离得远,倒没什么。而次卧室紧挨着主卧室,可是受了很大的刺激。

    叶昔可能因为酒的后劲上来的原因,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

    古琴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米秒,最后费力地帮他把衣服给扒下来,然后洗手间给叶昔打了盆水出来,拧着毛巾给他擦拭。

    先是脸,然后是颈,擦到他那结实的胸膛的时候,她的脸微微泛起了红。

    擦完胸膛,她正准备起身,却没想叶昔突然伸手拽住她的手,往怀里一扯,她的身子毫无准备地扑倒在了叶昔的身上。

    脸恰好埋在他的肩窝处,他身上那种让人舒服的味道,夹杂着酒的香味,冲进她的鼻息中。

    他醒了?古琴惊地抬起头,印入她眼底的就是叶昔那张俊逸而微微带点红晕的睡脸。

    没醒!在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视线重新落在叶昔的脸上。

    睡着的他不似平时那样的面无表情,反而柔和得不行。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睡着的样子,她凝视着他的脸,眉眼一点一点的变得含情脉脉。

    她装冷漠、装距离、装无所谓,装得好辛苦,辛苦得她想逃离。

    看着看着,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探向他的脸。

    她的指尖刚落在他的脸上,隔壁传来申吟声,其中还夹杂着喘息声。

    古琴虽然唯一一次经验,都没有记忆,却很明白哪算什么声音,她的呼吸蓦地一顿,脸瞬间燃烧起来。

    然后手忙脚乱地从叶昔的身上爬起来,却不想,她越急,反而是越乱。

    伴随着那些脸红的声音越来越大,叶昔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似乎他身上的温度都跟着在升高,他明明醉得睡着了啊!是她的错觉吗?古琴脑子里闪完这两个念头,便撑着被子,一个翻身下床。

    结果她的身子刚离开床,腰上一道力道用力一拽,她便落入了叶昔的怀里。

    她扭头,就看到原本睡着的叶昔,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他一贯平静的眼底,此时翻滚着炙热,热得几乎把她给融化。

    她微微慌张地把眼神给转开,“那个你醒了?我去倒水……”

    话还没说完,叶昔的手突然间扣住她的后脑勺,她睁大眼睛,准备挣扎,叶昔的唇便直接压下来,悍然地堵住了她的唇。

    他的唇里还残留有茅台的味道,不是很浓,但古琴知道她醉了,而且醉得厉害。

    他的吻技不是很好,可以说是生涩不已。而她依旧觉得整个人像是点燃了一样,她发出细细的声音,几乎和隔壁的声音相附和。

    似乎是被声音给刺激了,他的身子猛地一哆嗦,然后呼吸变得更重,他手指粗-鲁而又破-切的撕开了她和他的衣衫,然后粗鲁地咬在她的皮肤上,刺痛让古琴的意识回到脑子里。

    她迷蒙地望着身上的男人,心底有微微的喜悦。

    他和她这样,是不是代表着他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的?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叶昔睁开眼睛看向她,她身上被他留下的痕迹,叶昔的眼睛又红又红了一分。

    见叶昔在看她,古琴微微有些不知所措。她是不是要主动点?脑子里突然间冒出这个想法来。

    然后她微微仰起上半身,原本放在他腰上的手,缓缓地松开,准备准备移到他脖子上。

    看着古琴松开放他腰上的手,看着她仰起头,一副要起身的样子,叶昔的眉心狠狠地皱了皱,最后一个翻身从她的身上下来,背对着她说,“对不起,我喝太多了,受了点影响。”

    古琴脸上的表情僵住了,睁开眼睛,看到叶昔坐在床边的背影,脑海里重复着他刚才的话。

    他说的受了影响,是受了隔壁的影响?

    她脸上的血色消失殆尽,她仰到一半的脑袋,重重的落回了枕头上。

    她以为他是有一点喜欢她,才会和她这样的,原来是因为隔壁。

    是啊,隔壁那里有他心爱的女人……古琴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的狼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