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494章慕圣辰,你怎么那么小心眼?

    慕圣辰自然不会告诉宁浅语他对闻氏集团所做的动作,只是模棱两可地回答,“没什么。”

    “是吗?”宁浅语很怀疑慕圣辰的话,但也明白慕圣辰说没什么,便肯定什么都不会说。所以她的眼神朝着那边还在自我哀嚎的炎睿,“炎睿,教训闻副总了啊?”

    炎睿根本就没听到宁浅语和慕圣辰之间的谈话,听到宁浅语的问话,他几乎想都没想就回答,“是啊。”

    “咳咳……”慕圣辰轻咳一声,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辰少,您感冒了吗?”炎睿很好心地问了一句。

    坐对面的龙三偏头看他一眼,他真心的觉得这丫的,就是不带脑子的主,没看到那两位的脸色吗?

    “他没感冒。”宁浅语朝着慕圣辰看一眼,然后眼神移到炎睿的身上,继续问,“怎么教训的?”

    “买了闻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票。”炎睿想也没想便回答。

    宁浅语不动声色地朝着慕圣辰的方向瞄一眼,淡淡的说,“哦,百分之五十一,那是人家公司第一大股东了啊。”

    “可以说整个闻氏都在我们手上了。”炎睿依旧在放炸雷。

    宁浅语脸上带着笑,“是吗?”

    “那是,今天闻副总来公司,就是把闻氏乖乖奉上……”炎睿的话还没说完,龙三便打断了他。

    “炎睿,你过来。”龙三冲着炎睿招了招手。

    “龙三你干嘛?”炎睿一脸莫名其妙地起身,然后就被龙三拉着往外走。

    出去的时候,龙三还把大门给关上。

    龙三翻了翻白眼,这丫的没长眼睛吗?没看到大小姐一副风雨欲来之势吗?现在还有胆子留在这里?你找死呢?“有事跟你说。”

    “有事就在这里谈就好啊,你拉我去哪……”

    声音越来越远去,然后彻底消失。

    紧接着宁浅语火爆的声音传过来,“为什么对闻氏集团动手?”

    “诺亚环宇对京都本地企业都进行了打压。”慕圣辰的面上是风轻云淡的淡漠。

    宁浅语没回答慕圣辰的话,只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慕圣辰,许久之后,他才问,“是不是炎睿告诉过你,我当时去求了闻副总?”

    慕圣辰抿着下巴,没回答,但垂放在身侧的手,却无声无息地用力握紧了起来。

    宁浅语太了解慕圣辰了,从他这一丁点的表现,她就知道她说对了。

    “我是去求了他,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当时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也没做错,本来就是我上门求人……”

    慕圣辰抿了抿嘴角,直视着他的眼睛静默了一会,唇瓣微动,“浅语……”停顿了一下,慕圣辰才继续说,“我的确问过炎睿当时的经过。”

    宁浅语扯了扯嘴角,满不在意地道:“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也没怎么样,你不用对人家闻副总那样啊。”

    慕圣辰瞥开眼睛,咬着下巴,没说话。

    “辰,你怎么这么小心眼?”说完,宁浅语小声地劝道:“人家就是个宠坏的孩子,你把公司还给他。”

    她说他小心眼?她让他把公司还给人家?慕圣辰真的觉得他郁闷,不,是很郁闷。

    “我小心眼?是,我是小心眼。你为了我去求人,为了我去跪人……”慕圣辰原本是打算咆哮的,最后闷闷地说完,坐在那里不再说话。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才发那么大的火呢?

    只是那件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现在还不适合问,现在先安抚他炸起来的毛吧。

    “其实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都不记得了。”宁浅语起身走到慕圣辰面前。

    慕圣辰没说话,起身,然后走了出去。

    宁浅语几乎想也没想便追了上去,“辰,你生气了?”

    慕圣辰没说话,也没停步。一直到办公室门口,宁浅语一把拽住他衣袖,“你别生气啊,我很高兴你为了出气啊,可是他是芸姨的儿子啊,他是你的亲人啊……”

    慕圣辰的身子一僵,她知道?那么明显的事啊,而且他们也会告诉她不是么?

    他缓缓地转过身,看着宁浅语像小女孩一样拽着他的衣袖,低着头,可怜兮兮地继续说,“当时我绝望了,华家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找他们很辛苦,但很庆幸找到了他们,更庆幸他们是你的亲人……”

    “你傻啊。”慕圣辰低沉着声音开口。

    听到他的回应,宁浅语一点一点地把头给抬起来。

    慕圣辰抬起手在宁浅语头顶上揉了揉,说,“我总是在想,如果我提前跟他们打了招呼,那么你就不用去求人了。”

    宁浅语愣了一下,然后笑了,“那样的话,你就不是慕圣辰了。”

    差点为了闻云哲的事吵架,宁浅语也没再跟慕圣辰说要把闻氏集团给放过的事,不过下午她依旧去炎睿那边询问了一下具体情况。

    “少夫人,你是问闻氏集团?”

    “是啊,闻氏集团现在是属于诺亚环宇了吗?”宁浅语重复一遍自己的问题。

    “不是啊,闻副总那份转让的文件辰少没签啊。”炎睿摇头。

    “没签?”宁浅语错愕了,不是说教训吗?

    “闻氏集团的那些股票辰少根本就没打算动,至于说他到底想干嘛,我也不太清楚……”炎睿边忙工作边回答。

    “啊……”宁浅语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哦。”

    炎睿也不太明白宁浅语是什么意思,也没空去想闻氏集团的事,明天就要离开京都,他事情多得很呢。

    话说闻云哲从宁浅语那边出来后,就急急跑下楼,他把坐在车里等着他的华跃光和律师叫出来,然后直接踩油门,往母亲的别墅而去。

    伴随着紧急的刹车声,他把车子歪歪斜斜地停在了母亲的别墅大门口。

    推开门下车,完全不理会给他打招呼的佣人,直接把钥匙扔给对方后,便头也不回地往别墅里冲。

    接过钥匙的佣人望着闻云哲的背影,暗叹道:“少爷上午刚炸毛完,现在又炸,这是赶上了一日三餐的节奏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