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493章闻云哲上门道歉

    闻云哲一进门就闻到了菜香味,在看到宁浅语穿着围裙,一下就愣住了,就连宁浅语跟他说话,他都没反应说来。

    “反正近,我顺便带他来了。”炎睿摸着鼻子,挺尴尬地回答。

    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道:“炎睿,你招呼闻副总先坐,我把菜盛盘子里。”

    “少夫人,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招呼就是。”炎睿说着拍了拍闻云哲的肩头,后者惊地转头看向他。

    反应怎么这么大?炎睿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指了指沙发,“坐吧。”

    闻云哲顿了几秒,迈步走上前,坐下来。

    他们坐下的同时,龙三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过来,放他们面前,他给他们做一个‘请喝’的手势,便默默地站在一边。

    炎睿倒是大方,捧着热茶喝着,还不急不缓地跟龙三聊着天。

    闻云哲静静地听着他们聊天,视线却瞟到了厨房的方向。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佣人之外的女人穿围裙的样子,在他的印象中,女人就该像他母亲那样,坐客厅里等着佣人做好饭就行。而他认为身为圣祥集团总裁的女人,应该也如此。

    却没想到宁浅语洗手做羹汤,他真的觉得慕圣辰很幸福。

    几分钟后,宁浅语从厨房里出来,“龙三,你帮我去看着我那汤。”

    “是。”龙三点头,进了厨房。

    炎睿把茶杯放下后,也跟着起身进了厨房。

    宁浅语在闻云哲的对面坐下来,然后主动开口,“闻副总,是……有事找我?”

    闻云哲‘嗯’一声,然后又沉默了下来。

    宁浅语倒不着急,她静静地坐着等着闻云哲开口。

    闻云哲端起自己面前的的那杯水,轻抿一口,放下杯子后,才冲着宁浅语说,“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嗯?”宁浅语一脸的疑惑地看向他。

    闻云哲又重复一遍他的话,“为之前我的无礼,跟你道歉。”

    “哦,都已经过去了,我都忘记了。”宁浅语的脸上带着浅笑,眼底很温善。

    你忘记了,但我没忘记。闻云哲很想咆哮。

    第一眼发现她盯着他的脸傻看的时候,他是厌恶的。

    之后他一直以为他对她是极其的厌恶。

    现在想想,并不是,他只是厌恶她被自己的脸给迷惑住的那种感觉。

    他当时拒绝帮他们的忙,离开的时候。

    她拽住他的手,他用力地给甩开了。按照他的性格,他定然看都不会看她一眼,然而他却确定了她没受伤,才离开的。

    她拦母亲车的那一秒,他愤怒成那样,原本他以为他是愤怒她纠缠不清,现在才知道,并不是,他是气,好气她不顾自身安危拦车。

    他才那么心急火燎地跑过去把她给拽开,把她给拽离。不允许她见母亲,是因为他太清楚母亲的脾气,母亲不会喜欢有人拦她的车,他怕她惹母亲生气。

    之后他发现她是慕圣辰的爱人的时候,他越看她越不顺眼,最后还直接离开母亲的家,其实他是在嫉妒,嫉妒慕圣辰竟然能得到她的爱。

    之后,母亲让他去给她道歉,他死硬嘴不道歉是因为,他不想面对啊她。

    当今天,他听说他们就要离开了,所以他来道歉,因为他担心他再也没有机会再看到她。

    “之前我做的那些事,对你造成的伤害,我抱歉。”闻云哲起身,站在宁浅语面前,慎重地跟她道歉。

    宁浅语颇为激动地站起身来,“你不用这样,真的没事,一家子不用这么计较……”

    闻云哲蹙了蹙眉头,一家子不用计较?一家子?

    炎睿说,他和慕圣辰长得像,他父母、舅舅对慕圣辰的态度……

    隐隐约约的,他理出了一些头绪,但是他需要去证实。

    想着,闻云哲腾地站起身来,“我先走了。”

    “我这午餐都做得差不多了,吃过饭再走吧?”宁浅语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我还有事。”闻云哲急着去证实他的猜测,所以直接拒绝了宁浅语。

    听到闻云哲说有事,宁浅语便不多留,“那,我让炎睿送你。”

    “不用,我自己走就行。”闻云哲转身跟宁浅语说了一声‘再见。’

    宁浅语把他送到玄关处,刚打开门,厨房里传来炎睿的惊呼声。

    “龙三,汤快熬干了。”

    “你叫我干嘛?自己想办法。”

    “我怎么知道咋办?”

    听到两个厨房白痴的对话,宁浅语脸色僵了僵,朝着闻云哲抱歉一笑,便转身往厨房跑。

    当宁浅语他们再出来的时候,大门已经关上,而闻云哲已经不在了。

    “闻副总哪去了?”炎睿疑惑地问。

    宁浅语愣了一秒后,回答,“他说他有事,走了。”

    “哦。”炎睿虽然觉得闻云哲的行为怪怪的,却没多想。

    “你们洗手准备吃饭吧,我送饭去公司。”宁浅语边往厨房走,边说。

    “一起去公司吃好了,比较热闹……”

    十分钟后,他们提着四个人的午餐去了公司。

    在慕圣辰办公室隔壁特意开辟的小餐厅里,围桌而坐。

    吃饭的时候,慕圣辰突然开口问炎睿,公司的后续处理得怎么样了。

    “啊,辰少,我刚才带闻副总去见少夫人,根本把那事给忘了。”炎睿哀嚎。

    “是吗?”慕圣辰语调平淡,然而那眼神却是凌厉如飞刀,刺向炎睿。

    炎睿苦着脸,心里在哀嚎,他怎么忘记了辰少对人家别扭着呢,竟然还不打自招,简直蠢啊。

    然而慕圣辰并没有理睬他心里的哀嚎,冷冷地丢下一句‘下午不搞定,永远别回a市’后,便一脸温柔地问宁浅语,“他有没有给你委屈受?”

    说完不等宁浅语回答,又道:“看来给他的教训还不够。”

    “他没给我委屈受,他来给我道歉的。”宁浅语生怕慕圣辰误会,急急地回答。

    道歉?这倒让慕圣辰有些意外了。他抬起手,摸了摸宁浅语的脸,然后说,“管他是不是道歉,以后别理他。”

    “怎么可以不理人?”宁浅语突然间想起慕圣辰之前说的话,“你刚才说给他教训,你给了什么教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