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487章景瑞上门

    “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弄死你。”罗政脸上的温文尔雅的面具也不再戴上了。

    慕圣辰冷眼看着他,“可惜,你没弄死我。”

    “你这么一步步的逼迫到底什么目的?”罗政试探地问。

    别怪他如此小心,主要是慕圣辰是被龙门的人给带走的,他是不太清楚龙门和华家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慕圣辰能安全从龙门手上脱身,他觉得还是小心点好。

    而慕圣辰抓住的就是罗政的这点心思,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刚出来又跟罗政作对。

    慕圣辰垂着眼皮,手指在膝盖上一下一下地敲着,好一会儿才回答,“想见见你弟弟罗文。”

    慕圣辰的答案让罗政的瞳孔缩了缩,他家老三罗文在三十多年前发生那件事后,为防止华家的人找到,老爷子便把他给送走了。现在慕圣辰要见他弟弟干嘛?难道是华家?

    “华家让你这么做的?”

    慕圣辰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华家跟罗部长的弟弟有旧怨?”他低低地笑了一声,“你放心我找你弟弟跟华家无关。”

    罗政阴晴不定地看着慕圣辰,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我可以让你见我家老三,但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慕圣辰往椅背上一靠,“自然可以。”

    之后罗政和慕圣辰约定了时间和地点后,便离开了。

    罗政离开后,炎睿才开口问,“辰少,罗政真的会就这么妥协?”

    “他要是这么容易妥协,那他就不是狡诈的罗政了。”慕圣辰冷冷的说。

    炎睿有些不解地问,“那这个约定算数吗?”

    “罗政不会浪费这个约定,相反地还会好好地利用。”慕圣辰的唇角勾起冷意,“之前让你查的罗文,查到了吗?”

    “查不到,这人三十多年前就消失……”炎睿的话还没说完,慕圣辰便递给他一份文件。

    炎睿疑惑地把文件打开,发现竟然是他想尽办法都找不到的罗文的资料。

    “辰少,您……这是从哪搞来的?”炎睿激动了。

    “这个啊,浅语让龙三弄来的。”慕圣辰淡淡地回答。

    “啊……”炎睿错愕了,他费财、费力都搞不到,龙三搞到了?

    “啊什么啊?人家能给你搞到资料,没给你把人给搞来。”慕圣辰直接拿起办公桌上一份文件,朝着炎睿给扔过去。

    “我马上去,不仅把人搞定也把人家公司搞定……”炎睿欣喜地捧着文件离开了。

    刚走出慕圣辰的办公室门口,就遇到宁浅语带着龙三过来。

    “少夫人。”炎睿恭敬地唤了宁浅语一声,然后就拽着龙三出办公室去东问、西问去了。

    宁浅语瞄着办公室外的方向,“炎睿拉着龙三去干嘛?”

    “你不用理他,他就抽风。”慕圣辰的头从文件中抬起来。

    宁浅语‘哦’一声,果然不再问炎睿的事,而是进了茶水间。

    当他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杯牛奶。

    放在慕圣辰的办公桌上后,宁浅语才坐沙发上,翻杂志。

    一个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一个坐沙发上翻杂志,气氛温馨得不行。

    一直到电话铃声打破。

    电话是景瑞打来的,“圣辰?”

    慕圣辰‘嗯’了一声,又问,“身体恢复了吗?”

    听到慕圣辰说‘身体恢复了吗’,原本看杂志的宁浅语把头转过来看向他。

    “我在诺亚环宇,你不用过来……行,你反正熟悉,直接上来。”说完慕圣辰挂断了电话,然后转头朝着宁浅语道:“是景瑞,他要过来。”

    宁浅语一点也没有因为景家当时拒绝救慕圣辰而对景瑞有意见,反而担心地问,“他身体还没恢复吧?跑出来干什么?”

    “他硬要来。”慕圣辰摊手,满脸的无奈。

    宁浅语刚才也听到慕圣辰说让景瑞不要过来,知道肯定是景瑞坚持,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问,“蔚晴不会跟着来吧?”

    “蔚晴怀孕了,他应该不会带来吧。”

    不是应该不会,而是根本就带来了。

    半个小时后,景瑞带着习蔚晴来到慕圣辰办公室的时候,宁浅语炸毛了。

    “你不知道蔚晴现在的身子不同吗?你还带着她到处跑?真的不知道你怎么照顾人的……”宁浅语边数落着景瑞,边洗水果、倒牛奶。

    瞄着宁浅语忙忙碌碌的背影,景瑞一脸的心有余悸,小声地朝着慕圣辰道:“圣辰,浅语不会是生气我气吧?”

    “是生你气啊。”慕圣辰点头。

    景瑞的脸立即皱了起来,“都是景家那些顽固不化的家伙……”

    话还没说完,慕圣辰手上的笔便敲在了他额头上,“瞎说什么?”

    景瑞捧着额头,大呼,“痛痛痛……”

    “知道痛就好。”慕圣辰翻了翻白眼,“她是生气现在这种时候,你竟然把蔚晴给带出来。”

    “我带了保镖出来啦。”景瑞可真的悲愤。

    悲愤完后,他才想起他找慕圣辰的正事。

    “听说你还是要动罗家?”

    原来景瑞从景部长那得罪慕圣辰要对罗家出手,便急急忙忙地从医院跑出来找慕圣辰。

    “不是听说,是正在。”慕圣辰纠正他的说法。

    景瑞有些不高兴地道:“我虽然姓景,但你也不用把我给撇开吧?我可是你兄弟。”

    “你现在能动手?”瞥一眼景瑞那还绑着绷带的爪子,慕圣辰一脸的鄙视。

    景瑞被怼得无话可说。

    慕圣辰又说,“这是我跟罗家的新仇旧恨。”

    景瑞太清楚慕圣辰决定的事,没有回转的余地,转而提议道:“那浅语呢?你不想她去闻夫人那里,就让她先和我们去景家吧?”

    “不用,罗政没胆子碰她。”慕圣辰弯着冷冽的嘴角说。

    “罗政那个人阴险狡诈,没他不敢做的事啊。”景瑞还想劝说慕圣辰,结果慕圣辰朝着宁浅语身后不远处的龙三指了指,“有他便够了。”

    “是你给浅语请的保镖?”景瑞瞄着龙三问。

    “他可不是谁能请得起的。”龙门前任门主的保镖,没谁能请得起吧?

    第一次听到慕圣辰说这种话,景瑞可真的好奇了,“他谁啊?很厉害?”

    “多厉害不清楚,反正罗政没胆子得罪就是。”

    慕圣辰和景瑞是聊得痛快,宁浅语和习蔚晴也聊得开心。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