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485章偷听到对话

    “就算出这么大的事,他宁愿亲自去冒险,也不愿意跟我们扯上关系。”闻夫人叹了一口气,转头,正好看到宁浅语满脸的泪水。

    她吓了一跳,立即手忙脚乱地拿纸巾给宁浅语擦眼泪,“浅语,你别哭啊。”

    宁浅语从闻夫人的手上把纸巾接过去,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然后问,“芸姨,我是想让我帮你劝辰是么?”

    被戳穿想法,闻夫人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那个浅语……”

    闻夫人刚准备开口,宁浅语便礼貌地说,“芸姨,你能听我说几句话吗?”

    “可以。”闻夫人点头。

    宁浅语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口,“辰六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和他的父亲离婚了,然后他父亲把另外一对母子接进了门。之后辰一直跟着母亲生活,一直到十一岁,母亲去世,他被慕老太太接了回去带在身边,他一直对母亲的去世耿耿于怀,怀揣着对父亲带着怨长大。”

    宁浅语知道她这是在剖开慕圣辰的秘密,但她不想让他的亲人误会他是冷血的人。

    “八年前他的弟弟害他出车祸,让他被踢出慕氏集团,女朋友离开,他失去所有的一切。之后他因为我再次进入慕氏,然后再次被陷害踢出来,而我误会他,离开他五年……”说到这里宁浅语再也说不下去了。

    而此时闻夫人也哭得好不伤心,她一直励志于让慕圣辰认祖归宗,从来都没关注过慕圣辰的过去,之前她之所以会关注宁浅语,也只是因为想利用宁浅语来让慕圣辰认祖归宗。

    而刚才听到宁浅语说的这些她从来都不知道的事,她真的好心疼、好后悔。

    宁浅语满脸泪水地拿出纸巾替闻夫人把泪水擦了擦,“芸姨,他不是不想认……你们,真的……他只是害怕,他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永远都打不倒,但他其实很脆弱。”

    “是我误会他了,是我们错怪他了。”闻夫人止住眼泪说。

    “我不想逼迫他,我希望你们给他时间,让他自己慢慢想通。”说完宁浅语站起来,朝着闻夫人躬身请求。

    闻夫人连忙起身把宁浅语给拉起来,“你这傻孩子,什么请求的,你做的没错,是芸姨没想清楚。”

    “谢谢芸姨。”

    此时闻夫人和宁浅语口中的慕圣辰正听炎睿说他们寻找到华家的人帮忙的经过。

    炎睿告诉慕圣辰,宁浅语得知他在罗家的手中很绝望,之后她为了找华家的人吃了不少的苦头。

    为了让华跃光同意把合作书递给闻氏上面的人,宁浅语喝下一杯烈酒,酒精过敏,抢救过来。

    为了让闻氏的副总同意联系华家,宁浅语祈求对方,被对方打骂。

    为了找到闻夫人,宁浅语在闻夫人的小区外,守了三天……

    慕圣辰早便猜测到事情没宁浅语说的那么简单,但从炎睿的嘴里听到这个经过,却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慕圣辰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他静静地坐在床头许久,才缓缓地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前,脸色恣意晦暗,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直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他脸色恢复正常,徐徐地转身。

    便看到宁浅语红着眼眶从外面进来。

    “怎么了?”慕圣辰快步走过去。

    “没事。”宁浅语摇头,轻轻地靠在慕圣辰的怀里,小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腰。

    慕圣辰轻轻地拥住她,眉眼间尽是心疼。

    “辰,等京都的事结束,我们便回a市好不好?”宁浅语闷闷的声音从慕圣辰的胸前传来。

    “好。”他对她的话不会有异议。

    宁浅语停顿了一会,又说,“等回去后,我们一起去接小宝贝,然后我们一家三口住在豪苑小区里。”

    听到这句话,慕圣辰拥住宁浅语的手,不自觉地收拢了些。

    有种说不出的激动,从左胸膛最柔软的地方冒出来,扩散到全身。

    他轻轻地‘嗯’一声,然后重复一遍宁浅语的话,“我们一家三口住在豪苑小区里。”

    宁浅语抬起头回视着他,弯着嘴角说,“我们搬酒店住吧。”说完又补充一句,“总麻烦人家也不太好。”

    “好,跟他们说一下罗家的事,然后我们就去酒店。”慕圣辰点头。

    现在宁浅语知道慕圣辰和闻夫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了,所以没打算跟着他一起去,“嗯,你去吧,我收拾一下东西,等你回来,我们就走。”

    慕圣辰以为宁浅语真的有东西要收拾,没多想,离开了房间。

    一路从楼上下来,发现闻夫人并不在客厅。

    他问了佣人,知道闻夫人在书房,便找了过去。

    刚走到书房门口,就听到传话声从没有关上的门的书房里传出来。

    原本他打算等会再过来的,结果从谈话声中,他听到了宁浅语的名字,所以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

    书房里,华震武、闻文博坐在那里,而闻夫人正在对闻云哲说教。

    “我让你来这里,是让你跟浅语道歉。”闻夫人的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威严。

    “我不管,我是不会跟那个女人道歉的。”闻云哲很是恼火,母亲特意打电话把他叫来,竟然是为了让他给那个女人道歉。这让他这个在甜罐子里长大的闻家、华家共同的天之骄子怎么接受?

    闻文博跟着附和道:“云哲,听你妈的话,去道歉。”

    “凭什么?我不要,舅舅,你帮我做主。”听到父亲都跟着这么说,闻云哲向华震武求救,而华震武脸色张张嘴,没说话。

    “闻云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时为难浅语的时候做了什么。”闻夫人的语气更加严厉了些。

    “我做什么了?我还不是为了闻家和华家?”闻云哲毫不客气的反驳。

    闻夫人生气地指着闻云哲道:“你为了为闻家和华家,你就随意地打、骂别人?”

    “是她不识趣,纠缠的。”闻云哲死不认错。

    闻夫人的声音抬高八度,质问道:“那在小区门口,你骂她,还逼得跪下求你呢?”

    对于闻夫人的这个质问,闻云哲有些心虚,“那是她自己要跪的,关我什么……”

    话还没说完,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

    大家回头,便看到书房门大开,而慕圣辰正寒着脸站在书房门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