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467章慕圣辰的处境

    “炎总在京都饭店,如果你要找他,跟我一起去。”

    因为景天宇这句话,宁浅语便跟着他来了京都饭店。

    进京都饭店的大堂后,宁浅语就四处张望着,寻找炎睿的身影。

    景天宇似乎像知道她是在找什么一样,为她解答了,“炎副总正和人在十八楼的包厢里吃饭。”

    宁浅语‘哦’一声,带着两个保镖和景天宇进了电梯。

    电梯上楼的期间,景天宇的视线转到宁浅语身后的两个保镖的身上。

    他第一眼便看出这两保镖跟他所接触到的那些军人转业的保镖不同,他们似乎不像保镖,而像……杀手,他想到了这个词。

    而且还觉得很贴切……

    电梯停在了十八楼,发出铛的一声响。

    景天宇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反应过来。

    宁浅语见他没动,出声提醒道:“到了。”

    景天宇愣了一下,想起刚才自己的想法。

    杀手当保镖?怎么可能?景天宇失笑地摇了摇头,走出了电梯。

    宁浅语不知道景天宇的想法,她跟在他的身后走出电梯,跟后跟着他一路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最后停在一个包厢前。

    景天宇回头朝着宁浅语叮嘱道:“你先在这里等会。”

    “好。”宁浅语没异议。

    景天宇敲了敲门,在听到里面说‘进’的时候,推门走了进去。

    宁浅语盯着包厢的门看了一会,然后静静地看着走廊墙上的灯等待着。

    没一会儿,包厢门打开了,景天宇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给你开个包厢,你先吃点东西吧,炎副总正跟人谈很重要的事,可能还得一会。”

    宁浅语朝着景天宇莞尔一笑,“没事,我在这里等就行。”

    宁浅语的话刚说完,包厢的门突然打开,然后就听到炎睿的声音响起,“景特助,文件呢?”

    听到炎睿的声音,宁浅语转头,正好对上包厢门口的炎睿的视线。

    “炎睿。”宁浅语朝着炎睿扯了扯嘴角。

    炎睿一脸的错愕,“少……”

    他刚喊出这个字突然想起什么,回头朝着包厢喊道:“华经理,我去趟洗手间,等会便回来啊。”

    “炎总随意。”里面传来一道略微年轻的声音。

    炎睿从包厢里走了出来,顺势带上门。

    然后压低声音问景天宇,“景特助,你怎么不告诉我,少夫人来了?”

    别人不知道‘少夫人’三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景天宇作为景瑞特意留给炎睿的特助当然明白啊,那是慕总的妻子,也就是说……

    景天宇的视线移到宁浅语的身上,吞了吞口水,她便是慕总的妻子。

    炎睿根本不知道景天宇的想法,他朝着宁浅语走近几步,“少夫人,你怎么来了?叶昔不是说你还a市吗?”

    “叶昔根本不知道我来京都的事,我独自过来的。”宁浅语说完这话,低声问,“辰他到底怎么样了?”

    炎睿朝着周围扫一眼,然后朝着旁边的景天宇吩咐道:“天宇,你先去包厢招待一下华先生。”

    “是。”景天宇点头,然后附在炎睿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才转身进了炎睿之前出来的那个包厢。

    景天宇离开后,炎睿才对宁浅语道:“少夫人,我们去别的地方谈吧。”

    “好。”宁浅语点头。

    得到宁浅语的同意后,炎睿带着宁浅语来到了一间包厢。

    进包厢后,炎睿便一直沉思着,用什么办法把宁浅语给哄回a市去。

    然而还没等他想出办法,宁浅语便提前开了口,“你用不着编什么谎话来敷衍我,因为我已经听够了叶昔的谎话。我只想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辰少,现在在罗家的手上。”炎睿回答。

    宁浅语捏了捏手指,强装镇静地问,“罗家想怎么样?”

    “罗家……不想怎么样。”炎睿抿了抿下巴回答。

    宁浅语盯着炎睿,一顿一句地问,“用、整、个、圣、祥、集、团、能、换、回、他、吗?”

    “不能,罗家还要……”发觉说漏了嘴,炎睿心虚地闭上了嘴巴。

    宁浅语立即抓住了炎睿话里的重点,“罗家还要什么?”

    炎睿知道隐瞒不住了,只得回答,“罗家不仅要整个圣祥集团,还要整个景少的家族退出京都。”

    “景瑞……他的家族会……”宁浅语想问,景家什么态度,但她问不出口。

    炎睿沉默了几秒,才回答,”少夫人,景少现在处在昏迷之中,还没醒过来,景家表示不会顺从罗家。”

    “景家不会顺从……”宁浅语绝望地不停地重复这句话。

    炎睿蠕了蠕嘴唇,解释道:“此事本来是圣祥集团连累景家。罗家那份资料是景少偷给辰少的,被公布出来后,罗家便对景家进行打压,并把景少给抓了,辰少来京都是为了把景少给换出来。辰少做好了所有的安排……“

    听到炎睿的话,宁浅语失去理智地吼道:“我呢?他安排好我没有?我才是罪魁祸首,一切因为我而起,如果我当时顺从了罗家那人,就没有这些事……他怎么不把我给交出去?”

    吼完最后一句话,宁浅语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见宁浅语哭,炎睿慌了,“少夫人,你别哭,我们正在想办法呢。”

    “我没哭啊。”宁浅语的脸上扯出来一丝笑,而实际上,她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见到这样的宁浅语,炎睿更慌了,“少夫人,我们已经想到可以救辰少的办法了,真的。”

    宁浅语缓缓地抬起头,看向炎睿,“什么办法?”

    见到宁浅语正常了,炎睿才小心翼翼地解释,“罗家的对手,华家。”

    “华家?”宁浅语不太了解京都的局势。

    “罗家和华家在三十多年前结仇,只要华家出手,我们再联合景家,罗家必定得从十大家除名……”

    “那便找华家出手,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行。”宁浅语看到了一丝希望。

    “刚才和我在一个包厢里的那个人就是华家和闻家的公司里一个经理,他也是华家的旁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