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464章古琴追问

    古琴从宁浅语的小区出来后,便茫然地盯着前面的路,漫无目的地往前开着车。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开了多久,她不知道她到底要开到什么地方。

    最后车没油了,她才停下来。

    推开车门下车,才发现这边竟然是码头。

    深夜中的码头很安静,江边潮水轻涌,带着深冬寒风的刺骨。

    古琴漫无目的的走着,最后在江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她默默地瞪着黑黝黝的湖面,渐渐地陷入沉思。

    看到他对浅语姐姐那么温柔,他们说话那么开心,她不舒服,因为她羡慕,她嫉妒,她心痛。

    他在她心里不再只是那个意外跟她上床的男人,更不再只是要对她负责的男人。

    她爱上了这个男人!

    然而她也更明白一件事,他不爱她,他爱的是浅语姐姐,对她他只有责任。

    她什么时候爱上他的?

    在她被父亲打的时候,他递给她手帕的时候吗?

    应该更早,在他们上床后的第二天早上,他说会对她负责的时候?

    也许应该是在别墅前,他从车上下来,告诉她,浅语姐姐不在别墅里的时候。

    后来听保镖说,浅语姐姐那天一直在别墅里,应该说她带着慕圣辰住在别墅里。

    他为什么要骗她呢,如果没骗她,那么……

    一个猜测在古琴的脑子里形成,脑子里一个画面闪过。

    “你要回去?”

    “我要回我哥的别墅。”

    “不行。”

    “为什么?”

    “没什么,你听错了。”

    之后呢!

    古琴抱住头,拼命地回忆。

    之后她好像跟着他上了车,他没送她回别墅,载着她在路上漫无目的地开,一直到她最后吐了自己和他一身,他才带着她去了酒店……

    然后他叫来服务员给她洗澡,把她送上床,他才进了浴室。

    之后他在浴室里听到她从床上掉下来的声音,匆忙地跑出来,把她给抱回床上。

    她却把他给压了。

    是的,她记起来了,她不要脸的,把他给压了。

    从头到尾,都是她在主动。

    他真的是想阻止我去妨碍浅语姐姐和慕圣辰吗?

    古琴腾地站起来,她想要去问叶昔这个问题。

    她要他亲口说出来。

    因为脚蹲麻的缘故,她差点掉江里。

    她稳了稳身子,跑回路上,拉开车门,才记起车没油了,她立即从兜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张恒,你来码头接我一下……”

    一小时后,张恒打着哈欠把车给开到了码头。

    “大小姐,大小姐怎么这么早来码头了?”

    古琴没好气地朝他瞪一眼,回答,“怎么,你有意见?”

    张恒摸着鼻子道:“不敢,您高兴就好。”

    古琴冷哼一声,朝着张恒伸出手,“拿来。”

    张恒傻了几秒,才明白古琴说的拿来是拿什么,他乖乖地把钥匙交给古琴。

    古琴接过钥匙,便上车,转动着方向盘,开离码头。

    张恒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给大小姐给扔下了。

    当注意到码头边古琴那辆奔驰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还好,大小姐留了一辆车在这里。

    更让他高兴的是,车钥匙还插方向盘上。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古琴明明有车,还要他送辆车来干什么。

    但高兴过头的张恒,根本就没去多想原因。

    他只想着开车回去睡回笼觉。

    开玩笑,他才刚忙完,还没来得及睡,就接到大小姐的电话,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送车。

    然而两分钟后,他便高兴不起来了。

    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古琴会让他来送车了,因为古琴的车里没油了。

    大小姐,您骗死人不偿命啊!

    此时他家大小姐,正赶着回去呢。

    因为她明白叶昔六点就会出门,所以她必须赶在叶昔出门前回去问清楚。

    她把油门踩最底,车速开到最快。

    这大清早的,上路的车很少,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她只用了一个小时。

    一道紧急的刹车后她把车停在车库前,见叶昔的车还在车库里,她松了一口气,然后她推开车门,下车,往楼上跑去。

    因为古琴没回来,叶昔一整晚都没睡着,身体动来动去,不断地换着姿势,一直到清晨五点钟他才在极度的疲惫中入睡。

    结果他刚睡了没多久,就被手机铃声吵醒。

    叶昔因为没睡够的缘故,脑袋疼得厉害,接电话的时候,人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电话是宁浅语那边的保镖打来的,对方只说了两句,他便彻底清醒了过来,“你说什么?少夫人不见了。”

    “我们出去吃完早餐后返回来,发现少夫人和小宝贝不见了。”保镖重复一遍。

    “该死的,检查过房子里没有?是被人带走的,还是怎么样?”叶昔边说着边揭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保镖回答,“应该是收拾了行李离开的。”

    收拾行李离开的?叶昔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宁浅语怀疑慕圣辰出了事,去京都找慕圣辰了。

    所以他立即吩咐道:“你们兵分三路,一路去机场查少夫人有没有去京都,另外一路去别墅问问,然后留一行人去物业那边调监控。”

    吩咐完后,叶昔撂下手机,匆匆套上衣服,往外走。

    来到玄关处换鞋的时候,大门被从外面打开。

    他转头,便见到一夜未归的古琴快速多从外面冲进来。

    叶昔愣了一下,然后换好鞋,拿起鞋柜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走。

    古琴急忙出声叫住他,“等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我现在急着出去,有什么话,等我回来问。”叶昔直接绕过古琴的身边,推开门往外走。

    见叶昔要走,古琴急了,喊了一声,“叶昔。”

    这是除了结婚的那天外,古琴第一次喊他的名字,脚步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

    见叶昔的脚步停了,古琴立即道:“我想问你,我想……”古琴停了下来,想斟酌一下接下来的话怎么说。

    叶昔急着去找宁浅语,见古琴不说话,冷淡地道:“你如果没想好要说什么,那便等我回来再说。”

    说完,他不等古琴回应,便大步流星地跨出大门,然后走到电梯前,按下下行键。

    古琴想也不想便追出去,朝着正等电梯的叶昔的后背问,“那天……我们上床的那天傍晚,你在别墅前告诉我说浅语姐姐不在别墅里,是骗我的,因为你想阻止我进去打扰浅语姐姐和慕圣辰,是不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