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404章美男计啊

    路上堵得厉害,计程车慢慢悠悠的。

    宁浅语心急得不得了,到达花园酒店的时候,五点还差几分钟了。

    宁浅语昂头看一眼这栋全a市最好的酒店,然后拎着包踏进了大厅。

    站在大厅里,她瞪着这金碧辉煌的大厅好一会儿,才想起她根本就不知道慕圣辰是在哪个房间。

    她迟疑了一下,走到前台。

    “你好,小姐请问有什么能帮你的?”前台小姐在宁浅语的身上打量一圈,虽然有些不屑,却依旧礼貌的问。

    宁浅语浅笑着道:“你好,我是来找人的。”

    “请问你是找哪个房间?”

    哪个房间?她要是知道,还来问你吗?宁浅语迟疑了一下,才开口,“你好,我找圣祥集团慕总的房间。”

    前台小姐重复地问道:“请问你是要去哪个房间。”

    宁浅语也火了,“我要找慕圣辰。”

    前台小姐愣了一下,发现宁浅语不是好惹的后,礼貌地道:“不好意思小姐,我们这里的规定是不能透露出客人的资料的。”

    “我擦。”宁浅语第一次说脏话了,她郁闷地扒开包包,把手机掏出来,给叶昔打电话。

    叶昔正送唐正回市政府,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因为在开车,所以叶昔本来没打算接的。

    不过当手机一遍又一遍响起来的时候,他最终决定掏出来。

    他一边看着前方的路,一边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没想到竟然是宁浅语的电话。

    他腾出左手来接电话,右手掌控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面的路。

    “喂。”因为唐正坐后车厢里,叶昔没有唤‘少夫人’三个字。

    里面传来宁浅语的声音,“叶昔,你们的房间是哪个?”

    “什么房间?”叶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宁浅语回答,“花园酒店的房间。”

    叶昔干脆利索地掌控方向盘打个弯,同时嘴里也吐出了一个词,“666号。”

    宁浅语那边说了一个‘好’字,便挂断了电话。

    叶昔疑惑地看一眼手机,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样,脸色一下白了。

    “不会吧。”他惊呼出声,就连坐在后面的一直在假寐的唐正,睁开眼睛。

    “什么事?”唐正眯着精明的眼睛问。

    叶昔朝着后视镜里的唐正看一眼,然后道:“没事,没事,只不过刚才差点被一辆车给刮擦到了。”

    唐正‘嗯’了一声,继续闭上眼睛。

    叶昔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只老狐狸,还真的不好忽悠啊。

    希望辰少能在少夫人找到他之前,把唐薛雅给解决吧。

    叶昔心里祈祷着,同时把油门踩到底,车飞速地往市政府开去。

    宁浅语挂断叶昔的电话后,便朝着前台小姐道:“找666号房间的慕圣辰,现在你可以把房卡给我了吧?”

    “你……没得到客人的允许……”前台小姐的话还没说完,宁浅语便打断了她,“我去找我老公,还得得到你的允许?”

    绝壁带着杀气,开玩笑,她从医院跑到豪苑小区,又从豪苑小区跑到圣祥集团。

    现在又跑来这花园小区,宁浅语的耐心是真心的结束了。

    前台小姐被宁浅语给吼得一愣一愣的,应该说宁浅语跟慕圣辰久了,也感染了慕圣辰的那种霸气。

    再加上她老爹可不是一般的人,最大的黑帮前任老大,但宁浅语多少有继承到一点老爹的潜质。

    看前台小姐乖乖地把房卡给奉上,就知道了。

    宁浅语接过房卡,还麻溜地跟前台小姐道了个谢,才进入电梯的。

    666房间里,唐正离开后,唐薛雅试探性地靠近慕圣辰。

    慕圣辰只是偏头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其他的反应。

    要知道唐薛雅做梦都想跟慕圣辰靠近,慕圣辰现在这么平易近人(她自以为而已),她自然得到了鼓舞。

    虽然没贴近慕圣辰,却坐到了慕圣辰的旁边。

    “圣辰,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唐薛雅嗲着声音,很恶心,然而慕大总裁依旧是冷着脸,没有任何表情,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耐力异于常人啊。

    慕圣辰淡淡地‘嗯’一声,然后道:“唐市长很疼唐小姐啊。”

    “是,我爹地对我最好,只要我想要的,都会帮我弄到。”包括你。唐薛雅默默地在心里补上一句。

    “唐小姐好福气啊!让唐市长这么重视你。”慕圣辰感叹一声。

    “那当然,我必须得重视我。”唐薛雅得意地勾着下巴。

    “必须重视?”慕圣辰挑着眉头,专注的眼睛看向唐薛雅。

    唐薛雅什么时候受到过慕圣辰这么重视过?身体里的血液都沸腾了。

    难得跟他有共同的话题,一定不能错过。

    就说说爹地的一些事,反正只说一点点来忽悠他就行。

    如此想,唐薛雅开始神神秘秘地靠近慕圣辰的耳边说起来。

    “我爹地什么重要的东西都在我这里,所以他不得不重视我。”

    “重要的东西?”慕圣辰是兴趣更加浓了,“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那是我爹地在我母亲临死前,发的誓。所以他们当官的那些事,全部都在我手上,我也全部都知道,我把那些东西藏在我的保险柜里了,就连我爹地都不知道保险柜具体在哪,我只是把钥匙给了他……”唐薛雅越说越得意,最后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只是忽悠慕圣辰。

    她的保险柜里?慕圣辰的眼底凝了凝,“你竟然连你爹地都瞒着。”

    “因为我爹地自己也赞同啊,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东西在我的手上。”唐薛雅得意地勾着下巴。

    “是啊,谁都想不到,这个也将成为你、我之间的秘密。”慕圣辰这话可就说得够暧昧了。

    她和慕圣辰之间的秘密,这个意识让唐薛雅差点晕头转向了,“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保险柜的钥匙,其实一直在我自己的手上,我爹地自己都想不到,哈哈……”说着唐薛雅拉起慕圣辰的手,在她脖子上的那片金锁上摸了摸。

    慕圣辰幽深的眼眸落在手上的金锁上,在别人看来,他是在暧昧地盯着唐薛雅,唐薛雅自己也这么认为,而实际上,慕圣辰在想怎么弄到这金锁里的钥匙。

    至于唐薛雅正深陷慕圣辰的美男攻势中,所以谁也没注意到,房间的门发出一声很轻微的‘咔嚓’声。^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