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66章聪明的小宝贝

    第二天慕圣辰便带着宁浅语和小宝贝从别墅里搬进了京都一家六星级酒店。

    宁浅语虽然觉得慕圣辰的行为有些奇怪,却也没多问。

    原计划是在景瑞的婚礼之后的两天好好在京都玩的,结果慕圣辰忙得不可开交,没空出去玩。

    因为现在是非常期间,虽然景瑞说过罗家暂时不会动手,但慕圣辰依旧不太放心宁浅语带着小宝贝出门,所以宁浅语只能带着小宝贝在酒店房间里。

    因为担心宁浅语带着小宝贝无聊,慕圣辰特意请人

    下午的时候,宁浅语接到了古琴的电话。

    “古琴,你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

    “浅语姐姐,我大学时候的一个教授得了脑癌,我想让你帮忙看看他的病例。”古琴焦急地说。

    宁浅语微微拧了拧眉头回答,“看病例?可以。只是我现在在京都,你等我回a市后,你再把病例送我那吧。”

    古琴那边却惊喜地道:“浅语姐姐你在京都吗?我那个教授正好在京都军区医院住院呢。”

    听到古琴这么说,宁浅语沉默了几秒回答,“那我直接去医院看一下他吧。”

    古琴高兴地说,“那谢谢浅语姐姐了,我给杜教授打个电话,问好他的具体病房位置后,再传简讯给你。”

    宁浅语说了个‘好’字后挂断电话。

    没多久,古琴就把她教授的电话和病房号传给了宁浅语。

    “杜明臣教授,京都军区脑科住院部十八号病房。”

    宁浅语盯着手机上的简讯看一眼,然后起身朝着书房走去。

    才刚走到书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慕圣辰低淡的声音。

    她迟疑了一下,推开门,朝书房里看过去。

    慕圣辰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电话,大概真的有什么重要急事要处理,他看到宁浅语进来,朝着她招了招手,嘴里说着股市、崩盘等词。

    宁浅语没有打扰慕圣辰,安静地在沙发上坐下来,眼睛却是一眨也不眨地落在慕圣辰的身上。

    他真的很忙碌,一个举着电话,还一手点着鼠标。

    几分钟后,慕圣辰结束了通话。

    他放下手机,揉了揉眉心,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宁浅语旁边坐下来,“是不是很无聊?我带你和小宝贝出去玩吧。”

    宁浅语摇头,“不是,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

    “我陪你去。”慕圣辰想也没想就起身,走到衣架前,把外套取下来。

    宁浅语立即出声阻止,“没事,你继续忙就好。”沉默了几秒,宁浅语又补充道:“我只是去看看古琴教授的病例,很快就回来。”

    听到宁浅语说‘古琴教授’慕圣辰穿衣服的动作僵了僵。

    他轻声‘哦’了一声,然后把衣服放回衣架上,“小宝贝留酒店吗?”

    宁浅语回答,“你那么忙,我还是带着她一起去吧。”

    去见古琴,她当然得带着小宝贝去啊。慕圣辰的眼底暗了暗,“好,路上小心点。”

    说完,他转身走向办公桌。

    宁浅语一点都不知道慕圣辰的心思,出门的时候补充一句,“我晚点回来。”

    宁浅语带着小宝贝从酒店出来后,就招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去了京都军区医院。

    在外面买了点水果后,便按照古琴给她传过来的简讯上的病房号,宁浅语找到了那个杜教授的病房,然而杜教授并不在病房里。

    “你好,请问一下杜明臣教授是住十八号病房吗?”宁浅语找到护士站问。

    护士小姐在电脑上查了一下,回答,“杜明臣教授是住十八号病房。”

    “那请问一下杜教授去哪了?病房里没人。”宁浅语疑惑地问。

    护士小姐笑着告诉宁浅语,这个时间杜教授正和华老在花园里对弈。

    宁浅语问了杜教授大概的位置后,便带着小宝贝找过去。

    京都军区医院的花园很漂亮,这种风和日丽的日子,人非常的多。

    宁浅语按照护士告诉的位置,直接朝着杜教授对弈的那个凉亭走去。

    远远地就看到那边围着一群在那边叫唤,“老爷子这一步棋下得好,妙啊!”

    宁浅语一听,知道没找错地方,立即牵着小宝贝走过去。

    走进人群,就看到有个白发老者和一个中年人正在对弈。旁边有不少的围观病人,还有几个穿军装的警卫员。

    宁浅语也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是杜明臣,人家在下棋,并不适宜打扰,便带着小宝贝站在旁边等着。

    小宝贝很有兴趣地盯着棋盘上的棋子,大眼见转溜个不停。

    中年人麻利地把‘马’放下后,对面的白发老者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正在苦思下一步该怎么走。

    小宝贝看一眼中年人又看一眼白发老者,最后眼睛落在棋盘上,好一会儿后,她小声地嘀咕道:“用车和炮啦……”

    她的话才说完,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她,包括那正在对弈的中年人和白发老者。

    宁浅语见小宝贝打扰人家下棋了,立即道歉,“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

    “不是……这小姑娘好不聪明啊。”白发老者朝着小宝贝伸出个大拇指,表扬她一番。

    宁浅语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白发老者大笑着,捏起炮放下去。

    白发老者一落子,对面的中年人的脸立即摇头,“完了,一子错先机啊。”

    “挺卒子!”

    “吃相,赢了!”白发老者起身,走到宁浅语面前,慈爱地摸了摸小宝贝的脸,“真是个聪明的小姑娘,我老头子这盘棋能赢小杜,全因为你。”

    “您老说笑了。”宁浅语的脸上带着浅笑,并不敢让小宝贝邀功。应该说她连小宝贝会下象棋这件事都不知道。

    “可不是说笑,这小姑娘以后可了不得。”中年人也跟着起身夸奖小宝贝。

    “那是我慕叔叔和义父教得好。”小宝贝好不得意地道。

    白发老者和中年人相视一笑,“被打击了,人家有两个师父。”

    宁浅语睨了小宝贝一眼,然后礼貌地问,“你们好,我想请问一下谁是杜明臣。”^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