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44章醉酒吐真言

    从那天后,慕圣辰再也没进过心语居,也再没去过宁浅语的住处。

    也是从那天开始,他投入了工作之中。

    这次没朝任何人撒火,只是一个人自己折磨着自己。

    累得睡着了,算休息。如果不累,哪怕一分一秒,他都不会休息。

    叶昔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想去找宁浅语,但自从上次守在宁浅语的别墅外大半夜后,慕圣辰就特意的警告过他,谁都不许找,否则从此就别再跟着他。

    这个时候,公司里来了个救兵。

    那个人就是景瑞。

    叶昔到楼下去接景瑞的时候,差点没痛哭,“景少啊,救命啊。”

    “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啊,辰少现在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不眠不休了……”叶昔滔滔不绝得给景瑞介绍慕圣辰近来的情况。

    景瑞听完叶昔的介绍后,眉头全部都皱在了一起。

    “他们是吵架了吗?怎么这么严重?”

    叶昔苦笑着说:“不知道,您也知道辰少的脾气,有什么事就一个人憋心里。他不会跟任何人说,也没人敢问。”

    好兄弟的脾气景瑞自然清楚,他沉默了几秒,又问,“浅语那边怎么样?”

    “辰少警告过不许过去找少夫人,据说那边也不是太好。”叶昔很无奈地回答。

    “我去看看他。”说着景瑞快步朝着慕圣辰的办公室而去。

    叶昔目送景瑞进去后,叹了一口气,希望景少能把辰少给劝住吧。

    景瑞踏进慕圣辰的办公室,就看到办公桌前,那几乎被文件给淹没的人。

    脸色煞白、满脸的胡茬,双眼里也布满了血丝。

    这哪还是他那个永远都意气风发的兄弟啊?不能再让他这么拼命工作下去了,要不然真的会出事。

    几乎想都没想,景瑞快步走到办公桌前,然后一把把慕圣辰手上的文件给抽出来。

    “叶昔,你……”慕圣辰以为是叶昔,正准备骂人,抬起头,却发现是景瑞。他迟疑好几秒才问,“景瑞,你怎么过来了?”

    景瑞盯着慕圣辰看了几秒,原本想咆哮的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只是耸着肩头道:“来找你喝酒啊,为了庆祝我单身正式结束。”

    “婚期定了?”慕圣辰挑了挑眉问。

    “这是给你的请帖。”景瑞取出来一张红色烫金请帖,直接放慕圣辰的办公桌上。

    慕圣辰刚伸手准备把请柬拿起来,就被景瑞给叫住了,“现在就别看了,等有空再看,我们先去喝酒,今天不醉不归!”

    “你怎么急成那样……”慕圣辰嘀咕着跟了上去。

    几天后,慕圣辰看完那份请柬后,终于知道景瑞为什么那么着急拖着他去喝酒了,因为请柬上写的是让他带着宁浅语一起去参加他的婚礼,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半个小时后,景瑞和慕圣辰出现在了帝豪会所的包厢里。

    慕圣辰坐下后,便一直没吭声。

    景瑞眨巴着眼睛,脸上始终带着笑。他随手拿起酒水单递给慕圣辰,“随便来点吧!”

    慕圣辰想都没想就抬起手接过酒水单。

    景瑞愣了愣,然后示意服务员点酒。

    “啤酒两扎,香槟两瓶,红酒两瓶,茅台两瓶,白兰地两瓶……”

    景瑞目瞪口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从慕圣辰的手上把酒水单给抢了过去,同时朝着服务员挥手,“就这些,你快点上。”

    服务员点头,迅速地转出包厢。

    景瑞才瞄着慕圣辰,试探地问,“心情不好呢?”

    “叶昔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慕圣辰连头都没抬一下。

    景瑞干笑一声,然后伸手搭在慕圣辰的肩上,“别这样,无论什么事没有解决不了的。”

    慕圣辰垂着脸,心里默默苦涩着。如果可以解决,他坐以待毙吗?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端着酒进来。

    还没来得及问‘开哪瓶’,慕圣辰就直接说全开。

    服务员开完酒退出去后,慕圣辰随手拎一瓶递给景瑞,然后自己拎一瓶,朝着景瑞举了举,然后昂起头,一口闷下去。

    一杯酒下去,再千杯不醉的人,头脑中的血液也会开始兴奋起来。

    更别说慕圣辰这整瓶整瓶地倒下去,两瓶下去后基本上已经差不多了。

    “圣辰,我们叫个车回去。”景瑞本来还想着好好陪慕圣辰喝酒,让他心情好些,结果他直接两瓶把自己给干醉了。叹了一口气,他站起来,伸手刚想把慕圣辰扶起来。

    却听到慕圣辰正低头喃喃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浅语……”

    景瑞愣了愣,然后伸手把慕圣辰扶起来,“圣辰,你要道歉,就自己去找浅语啊。”

    慕圣辰东倒西歪地站着,看了景瑞一眼,然后哀怨地道:“不行,我不能让她难过,不能……呵呵,我买避孕药……给她了,她当着我的面吃下去的……”

    虽然慕圣辰说得断断续续的,景瑞却听清楚了,惊得连扶住慕圣辰的手都松开了。

    慕圣辰重新倒在沙发上,却似乎根本没感觉到一样,继续自言自语,“我知道避孕药好苦,因为我把剩下的那些全部吃了……所以浅语,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你不要……为难好不好?”

    景瑞回神,最后默默地掏出手机,坐在慕圣辰的旁边,“为什么浅语会为难?”

    “她是喝醉才和我一起的,她根本不知道那是我,她不知道……”

    “……她的情况,我不想她后悔,不想她为难……而且她有小宝贝了,我也有小宝贝就够了。”

    她什么情况?景瑞一脸的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问慕圣辰。

    慕圣辰又开始低喃,“你知道我多想问你,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带着小宝贝和我一起生活,永远……一辈子……”

    他的声音悲哀,带着无尽的痛苦。

    景瑞坐在旁边默默地听着,没有再开口。

    “一辈子……”慕圣辰不停地重复着最后的三个字,然后声音越来越低,然后开始剧烈的干呕起来。

    景瑞立即把手机收起来,起身扶着他进洗手间。

    待慕圣辰吐完后,景瑞才又把他给从洗手间里扶出来,放回沙发上。

    因为景瑞也陪着慕圣辰喝了不少,最后他只好给叶昔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帝豪会所接他们。^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