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43章她痛,他更痛

    宁浅语走出公寓,走出豪苑小区。

    然后如行尸走肉一样的,跑到外面的街上转了好几圈。然后才随手招了一辆计程车。

    司机问她去哪的时候,她只回答了一个随便。

    然后就让司机载着她漫无目的地在a市乱窜,最后她让司机把她送到万达广场。、

    付了车资,下车。并不是进万达广场血拼,而是朝着幽月湖走去。

    今天的天气不错,幽月湖附近的人很多,喷泉也开放着。

    宁浅语缓缓地走上那个高台,然后在台阶上坐下来。

    盯着不远处正随着一首张信哲的《信仰》喷洒着的喷泉,耳畔又响起了他说过的那些话。

    “浅语……”

    “昨晚是我的错,所以……”

    “这个给你……”

    他的话像咒语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的脑海里回荡,像刀子一样,一遍一遍戳着她的心。

    音响中,正唱到《信仰》的**部分。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爱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过去的种种如潮涌一般涌上宁浅语的心头。

    他们以一个协议而结婚,而后她爱上他。

    她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也是在这个幽月湖,也是在这个高台上,也是在看喷泉,她和他第一次放开聊着,在那一刻,她没有从他的身上看到冷漠,也是在那一刻,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他。

    他们因为协议而结婚,她爱他,婚后的生活,甚至让她以为他即使不爱她也喜欢她。然而真相的最后让她彻底地心伤了离开。

    一别五年,再次相见,他的身边另有她人。她有多少次想要放弃对他的执念,最终舍不得。

    她接二连三的遭遇绑架是他救了她,一次又一次护着她的也是他。

    让她贴心、心安的是他,让她痛苦、绝望的也是他……

    然而,她主动把自己交给他,最后得到的是他的一盒避孕药。

    歌曲接近尾声,最后一句。

    “我爱你,是忠于自己,忠于爱情的信仰。我爱你,是来自灵魂,来自生命的力量。在遥远的地方,你是否一样,听见我的呼喊。爱是一种信仰,把你,带回我的身旁……”

    歌曲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喷泉喷到最高点,水珠散落开来,宁浅语流着眼泪一点一点地迎着水珠走下高台。

    她走出万达广场很远,她才停下脚步。

    面朝车流、人流来往不惜的街道,背对热闹、喧哗的万达广场。

    一辆计程车驶过来,宁浅语立即招手,飞快地钻进车里。

    “小姐,你要去哪里?”计程车司机小心翼翼地问这个一上车就不住流泪的女孩子。

    她去哪?她该去哪?在古斯那里原本她只是借住,虽然古斯一再地表示那个别墅已经属于她,但她从来不认为那里是她的家。

    她原本以为再次回到豪苑小区,那里以后会成为她的家,然而那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罢了。

    豆大般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最后她报了别墅的地址。

    车停在别墅门口,宁浅语下车付钱,然后如幽灵一样飘进别墅,然后进入房间,便没再出来……

    从慕圣辰那里回来后的第二天,宁浅语便恢复了去医院上班。

    原本,她每天只有三台手术,现在被她给增加到了四台,双休的时候,她会带着小宝贝出门去各个地方玩,让小宝贝没有半点的时间来问她关于慕圣辰的事。

    可能小宝贝也察觉妈咪不太对劲,很乖。

    她让自己忙绿,没有时间去想慕圣辰。

    甚至只要是慕圣辰有可能去的地方,她都不再踏足。

    本来他们俩是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商人,根本是两个完全扯不上关系的人,宁浅语的特意避免,所以他们一直没见过。

    而慕圣辰在宁浅语离开后,每天都会去心语居,中午和晚餐,如果不是心语居没早餐的话,他大概连早餐,都会在心语居去吃。

    这里是古斯为宁浅语特意开的餐馆,她一定会来这里。

    而他只想着能远远的看她一眼就好。

    然而半个月过去,他一次次来,一次次失望。

    静静地靠在包厢中,望着外面的霓虹灯,在墙上的挂针显示时间是十二点的时候,他很准时地站起身来。

    张恒瞪着那打开的门,心里暗自排腹,还真的够准时啊!十二点整,就出来。

    叶昔那家伙说得没错啊,肯定慕总和宁小姐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慕总。”张恒恭敬地唤了一声。

    “嗯,一直没签单,你去拿过来。”慕圣辰走了几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再次退了回来。

    “不用签单。”张恒听到慕圣辰说签单的事,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然后立即转成另外一句话。“不是……下次吧。”

    “嗯?”慕圣辰只是觉得张恒的话有些奇怪,于是道:“去取来。

    张恒都差点要哭了,取什么取?没单啊!

    “那个慕总,不用了吧……”

    “快去,什么不用?”慕圣辰蹙眉,张恒隐瞒了什么?

    见到慕圣辰生气了,张恒哪还敢隐瞒,直接道:“您的单,全部划在宁小姐的名下。”

    划她的名下?她是什么意思?替他付钱?哈哈……

    慕圣辰的身子一震,看都没看一眼张恒,转身就走。

    但那踉跄的背影,连张恒看着都觉得痛。

    不太放心的张恒给叶昔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上来接慕圣辰。

    叶昔接到张恒的电话后,匆匆地拉开车门,往心语居的方向跑,结果还没跑到大门,就看到慕圣辰急匆匆地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坐了上去。

    他不太放心,匆匆忙忙返回停车场,开车追了上去。

    计程车在宁浅语别墅外几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慕圣辰下车,就一直站在那里望着别墅的方向。

    你知道吗?你的约,我总是全力以赴!

    你知道吗?我一直瞒着所有的人在喜欢你!

    你知道吗?你说的什么,我都听得进去!

    你知道吗?我嫉妒你身边的那个人!

    计程车司机追下车,“先生,你还没给钱呢。”

    叶昔连忙停下车,然后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好几张红色的钞票递给司机,然后默默地站在慕圣辰的身后陪着他。

    这一站就站到了天亮。

    天开始蒙蒙亮的时候,慕圣辰转身跟叶昔说了一句‘回公司’然后就上了车。^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