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42章一盒避孕药

    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怀里睡得正香的人儿。

    他最爱的人儿啊!大概是太累的缘故,她紧闭着眼睛,睡得很熟。

    昨晚的那一幕一幕,还历历在目。

    他和她一起坠入到了天堂。

    她只是属于他的,属于他一个人的。

    然而现实也回到了他的脑海里,昨晚她醉了。

    一种冰冷从心底给泛出来。

    他想热切地抱住他,他想就这么抱着他,不管不问,一直到天荒地老。

    然而,他不能……

    他轻轻地把她从怀里放开,然后起身穿上衣服离开房间。

    如常地他去隔壁房间把小宝贝叫醒来,然后做早餐,喂小宝贝吃过早餐后,慕圣辰把宁浅语的早餐热锅了,然后送小宝贝去幼儿园。

    返回来的路上,他开车特意去一家药店。

    走进药店后,他在架子上找了好久,才找到一盒药。

    瞪着那药盒,他的身体微僵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就悄无声息的握成了拳头。

    好久之后,他才颤抖着指尖去拿那个药盒,拿了好几次才拿稳。

    他紧紧地把药盒攥在手心里,从兜里掏出钱包,抽出几张红色的钞票,递给售货员后,就匆匆地跑出药店,也不管售货员在后面大喊,不用这么多钱,他也没听到。

    他的步伐非常的慌乱,跑出药店的时候,没看路,一不小心就狼狈不堪的撞在了药店前面不远处的垃圾桶上。

    可是他就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直接拉开自己的车,坐了上去。他颤抖着手指,掏出车钥匙,插了好几次,才插进钥匙孔里。

    然后把油门踩到底,在外面绕了一圈又一圈,才拐向回家的路。

    慕圣辰把车停在豪苑小区,拉开车门下车,然后一瘸一拐地上楼。

    回来的时候,宁浅语还没有醒,慕圣辰进房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静静地坐在客厅。

    他缓缓地从西装兜里取出来一个盒子,正是他刚才进药店买的。

    盯着盒子看了一眼,最后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宁浅语是饿醒的,她愣愣地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才想起昨晚和慕圣辰发生的种种,脸上一片绯红。

    他已经起床了吗?宁浅语眨了眨眼睛,坐起身来。

    全身如散架了一般,酸软得厉害。她抿了抿嘴角,裹着被单,下了床,因为双腿酸软,她的步伐走得很慢。

    拉开柜子,从里面取了一件很久以前的旧衣服,便进了浴室。

    洗了一个热水澡后,宁浅语浑身上下舒服了许多,她吹干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后,便直接走出了房间。

    慕圣辰正垂着头坐在沙发上,听到她的脚步声,惊地抬起头来,望着她。

    “我……那个……”宁浅语捏着衣服下摆,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给你热一下早餐。”说着慕圣辰站起身,率先走进了厨房。

    宁浅语迟疑了几秒,跟了上去。

    餐桌前,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

    宁浅语低头吃着早餐,慕圣辰坐在对面欲言又止。

    他的拳头握紧又松开,反反复复好几次,最后终于开口,“浅语……”

    “嗯?”宁浅语抬起头,看向他。

    “昨晚是我的错,所以……”慕圣辰垂着脸,声音很慢很慢。

    宁浅语黛眉蹙了蹙,把手上的筷子放了下来,又轻轻地‘嗯’了一声。

    慕圣辰抿着下巴把兜里的药盒拿出来递给宁浅语。“这个……”

    药盒上‘紧急避孕药’几个字,瞬间落入宁浅语的眼底。

    他给她避孕药?是她看错了吗?

    宁浅语慌张地起身,脚踢着桌子脚,传来剧痛,但比不上心里的痛。

    他真的给了她紧急避孕药。

    在和她上床后,他给了她一盒紧急避孕药?

    慕圣辰抿着下巴,拳头拧得死紧。

    他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一点都不敢去看。

    “谢谢。”宁浅语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吐出这两个字来,然后从他的手上把盒子接过来,打开,把药取出来。

    慕圣辰死死地盯着她手上的动作。

    他想过去,把药从她的手里抢过来,他想抱住她说,你和古斯分开,带着小宝贝和我一起过好不好?

    我会对你们好,永远对你们好。

    然而,他不敢。他真的不敢。

    “喝水吗?”最后他问了这三个字。

    “不用。”宁浅语强忍着眼底的泪水,直接把药丸塞进嘴里。

    避孕药的苦涩从她的舌尖漫开,她想吐出来,她抬起手捂住嘴巴强忍着,一直到药丸进入喉咙深处,她才把手给松开。

    “那个我吃好了,明天开始我该上班了,我去收拾一下。”宁浅语的声音很轻很轻。

    甚至脸上还带着笑。

    然后转身,一步一步地走到房间,然后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东西给收起来。

    避孕药都给她了,她也就不好意思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人家不是表达得很清楚了吗?

    她又何必这么的不知趣呢?

    慕圣辰一直坐在餐桌前,瞪着餐桌上那个避孕药药盒,脑海里回放着她吞下药丸的那一幕,一遍又一遍。最后他伸手把药盒里那剩余的避孕药抠出来,全部塞嘴里,任由苦涩在嘴来漫开,他一点一点地咽下去……

    把所有的东西装好后,宁浅语强忍着泪水流下来的冲动,提着袋子和包包,她拉开房门走出去。

    当宁浅语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慕圣辰傻愣愣地抬起头看向她。

    宁浅语弯了弯嘴角,道:“打扰你这么久了,真不好意思。还有……”宁浅语停顿了一下,“谢谢……”

    然后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浅语!”慕圣辰出声唤住她。

    然而她没有回头,因为她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她以为他们的关系不止这些,原来只有这些。

    她奉上自己,得到的是一盒避孕药,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告诉她她败得有多惨?

    她错了,她不该贪婪。贪婪的最后的结果是满身的伤。

    她该走了,她不该留下。

    她该走,从此不想起,不忘记,不打扰!

    我是过去,我只是陌生人。

    看着门缓缓的关上,不知道为什么,慕圣辰感觉整个世界都关上了。^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