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33章见唐薛雅?

    车一路从公寓开出来,并没有往市区外而去,反而是一直往市中心而去,最后来到了一栋别墅前。

    “我们这是干嘛?”宁浅语忍不住开口问。

    慕圣辰淡淡地说,“带你去见一个人。”

    带她去见唐薛雅?为什么?

    宁浅语捏着指尖,缓缓地跟在慕圣辰的身后。

    慕圣辰一直带着她,敲开别墅的门。

    打开门的是个菲佣,似乎跟慕圣辰很熟。

    直接带着慕圣辰往里面而去。

    穿过别墅,后面竟然是个小花园,在花园的后面,有一栋两层高的楼,和别墅的风格差不多,不过没有别墅那么的华丽。

    菲佣走到花园出口的时候,停了下来,“慕先生,主人在里面等您。”

    慕圣辰‘嗯’了一声,带着宁浅语走了过去。

    进入那栋楼,穿过走廊,来到了一张门前。

    慕圣辰抬起手,在门上轻轻地敲了敲。

    门被打开,开门的人,根本就不是宁浅语所以为的唐薛雅,而是一个男人。年纪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脸上满是笑,看起来就像是中世纪的优雅绅士。

    当然如果你认为他是优雅的绅士,那你就错了。

    下一秒,只见他直接给慕圣辰来了个熊抱。

    “mr.慕,我想你了。”

    慕圣辰依旧是紧绷着脸,却没有推开他,任由着他抱了一下,然后才推开他。

    对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眼神落在慕圣辰身后的宁浅语身上,“哇……美女啊。”说着,就张开双臂准备给宁浅语一个熊抱,却被慕圣辰伸手挡开了。

    “mr.慕,你太小气了吧。”对方指着慕圣辰控诉。

    慕圣辰没理睬他,只是淡淡地道:“你身上病毒太多。”

    “你这是什么态度?”对方立即跳脚了。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招惹他生气了,轻轻地在他身后扯了扯他的袖子。

    却没想到,下一秒对方大声道:“mr.慕,按照辈份上来,你应该叫我叔叔的。”

    “没兴趣。”慕圣辰掀了掀眉头。

    “哇靠,景瑞那小子怎么会有你这种兄弟。”气呼呼地瞪着眼睛。

    “你检查还是不检查?我不想浪费时间。”慕圣辰淡淡地说。

    “有你这么求人的?”嘴里气呼呼地骂着,却打开大门,转身走了进去。

    宁浅语朝着慕圣辰小声问,“你惹他生气,不要紧吧?”

    慕圣辰挑了挑眉,没说话。

    倒是那边的声音传过来,“我说你们还要你侬我侬多久?我老人家头发都要等白了。”

    慕圣辰递给宁浅语一副,你看到了吧的表情,然后拉着宁浅语走进去。

    宁浅语一进去,才注意到,这里简直可以媲美一间小医院,不仅设备齐全,而且还全部都是顶级设备。

    “他是医生?”宁浅语错愕了。

    “我看你也不像医生。”李汉翻了翻白眼。

    “呃……”宁浅语简直哭笑不得。

    “m国具名的李汉诊所就是他开的。”慕圣辰淡淡地解释。

    “早就听过您的名字,久仰。”宁浅语愣了愣,她是真的没想到这个人就是全m排名第一的医院的那个院长。

    “别把我给叫老了,我这么优雅的人,用‘您’字可不好。”李汉摆了一个很自以为帅气的poss。

    “璞哈哈……”宁浅语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我先给你的手做检查,要不然某个人的眼神大概又要杀人了。”李汉嘀咕着,然后带着宁浅语去检查手。

    这就是李汉医生的怪癖,平时的时候就像个没心没肺,都快四十岁的人了,看起来就三十岁左右,还是个时尚不已的人。但只要他投入工作,那就是个怪物。

    李汉医生给宁浅语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后,便从监察室走出来。

    “右手在五年前骨折过?”

    慕圣辰点头,“是,怎么样?”

    “她之所以不能恢复,是因为这一次引起了五年前的旧伤。”李汉说。

    “那还能不能恢复?”慕圣辰紧张地问。

    李汉看着他,没说话。

    慕圣辰拧着眉头,很失落地喃呢着,“连你都没办法吗?”

    “别人的话是没办法了,但景瑞说那是你媳妇,所以……”李汉说得很慢。

    “是不是真的能治愈好?”慕圣辰激动地拽住李汉的衣领。

    李汉翻了翻白眼,还真的够在乎人家呢。

    “废话,连你的腿我的给治好了,别说她那手,跟你的腿比起来,好太多了。”李汉把衣领从慕圣辰的手上给抢回来。

    “好就好,那就好,谢谢。”慕圣辰高兴地跟李汉道谢。

    李汉身子往后一跳,“行了,我们谁跟谁?我先进手术室了。”

    “好。”李汉要进手术室,慕圣辰自然巴不得。

    李汉咋咋呼呼地吆喝着他的助手准备给宁浅语做手术。

    手术的时间进行了一个小时,李汉医生麻利地给宁浅语做好缝合,还留下了时间跟宁浅语聊天。

    “我说,那个男人你怎么调教的?冷冰冰的,竟然还能高兴成那样。”

    “什么?”虽然麻药还没过去,但宁浅语的意识很清醒。

    “刚才在外面,我故意说不能治你的手,他立马就不高兴了,听到说能治,他一下就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其实这也是李汉的夸张,慕圣辰根本就没有如他所说的这样。

    “是吗?”宁浅语表面上装着很平静,而实际上,心里在翻腾。他真的有那么担心她吗?

    “你都不知道五年前他自己的腿做手术,可谓是耗费了我的心思。请他做检查,也请了好几次。后来好不容易检查了,他却没兴趣做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成功就能走路,不成功就只能下半辈子躺床上。也没见到他有多大的反应,像那双腿是别人的一样。”李汉滔滔不绝地说着当年慕圣辰做手术前后的事。

    而宁浅语则陷入了回忆中,当年第一次他出国,原来是去m国做检查啊,第二次是去做手术,他却什么都没说过。她也从来都不知道。他一个人那么默默地承受着。

    “你右手五年前骨折的隐患已经解决了,之后会和完好的手一样,也就是说你双手都可以拿手术刀。”

    “谢谢。”宁浅语说。

    “有人已经替你说过了。”说完李汉起身离开,也不知道是不是忘记还有宁浅语在这来还是怎么的,他竟然在自言自语,“mr.慕那种男人竟然喜欢一个人,能喜欢到骨髓里,啧啧啧……先不告诉他手术成功了,吓他一会。”

    他喜欢谁到骨髓?宁浅语侧耳倾听,可惜李汉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也代表他离开了病房。^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