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29章要检查屁股?

    这天下午,叶昔送小宝贝过来公寓的时候,看到系着围裙的慕大总裁差点没认出来。

    “辰少?”

    “慕叔叔,小宝贝给你帮忙。”看到慕圣辰在厨房,小宝贝立即自告奋勇要帮忙。

    而慕圣辰拿能让她进厨房?立马拦住她,“小宝贝乖,去房间找妈咪,厨房脏。”

    “哦。”本来还想看看慕叔叔做菜的,却没能如愿,小宝贝好不失望。

    “去叫妈咪出来吃饭。”慕圣辰催促道。

    “好嘛。”小宝贝不甘不愿地进了主卧室。

    叶昔现在确定加肯定,厨房里的那个围着围裙的男人是他家辰少了。

    他好不容易消化掉这个事实,然后问,“辰少,这些文件放哪?”

    “你放我办公桌上。”慕圣辰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

    叶昔把文件送进书房,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牵着小宝贝从房间里出来的宁浅语。

    “少夫人。”

    “叶总这段时间每天让你接送小宝贝,麻烦了。”宁浅语的脸上带着客气的笑。

    “这……应该的。”叶昔回答。

    在宁浅语和叶昔聊天的档,慕圣辰已经把菜端上了餐桌。

    宁浅语开口招呼叶昔留下来吃晚餐,“叶总,留下来吃个饭吧。”

    叶昔朝着餐厅的慕圣辰看一眼,没听到慕圣辰拒绝,便点头‘嗯’了一声。

    说他不好奇辰少做的菜是什么味道,那是假的。

    餐桌上,几样家常小菜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第一眼感觉不错。

    而下嘴后,叶昔的嘴角抽了抽。

    亏他还带着满心的期待,结果跟少夫人的手艺比简直差别大发了,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熟了’。

    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辰少不干脆叫心语居一日送三餐过来,不仅方便,味道也好得多吧?

    在慕圣辰这边住了一个星期,宁浅语的手恢复得差不多了,然而麻痛感和使不上力依旧存在。

    去医院复查后,医生的意思是这个修养是个长期的事。

    然而对宁浅语来说,却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她从医院回来后,就有些闷闷不乐。

    长期修养的意思是,一直都会如此。她倒不是担心拿手术刀的问题,因为她早就是左手拿手术刀。她担心的是她需要长期修养,但不可能长期待在慕圣辰这里修养吧?

    手受伤着,还说得过去。但进入修养期了,还住人家这里,还让人家整天守在家里,连班都上不了,那就有点不好了。

    宁浅语半咪着眼睛盯着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男人,眼睛一点一点地泛红。

    自从上次她没进书房后,他便把工作地点从书房转移到了客厅的沙发。

    只因为担心她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会无聊。

    她知道她该离开了,然而她舍不得,舍不得这个公寓,舍不得他……

    眼泪一点一点地从眼睛里流出来,无声无息的。

    “怎么哭了?”慕圣辰抬起头,正好看到宁浅语的眼泪,他立即放下手上的文件,起身走过来。

    宁浅语只哭不说话,慕圣辰只好抱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

    她突然哭什么?担心手恢复不了?慕圣辰的眼神闪了闪,耀眼如星辰。

    这天晚上一觉睡醒已经是凌晨一点,宁浅语觉得口渴,便起身去厨房喝水。

    路过书房,注意到书房里面还亮着灯。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宁浅语皱了皱眉头,转身朝书房走去。

    刚抬起手准备敲门,里面传来慕圣辰低淡而流利的英文。

    “原来是跟国外的客户打电话啊。”宁浅语嘀咕着,准备先去厨房喝水,等会再来敲门。突然从慕圣辰的谈话中听到‘手受伤’几个字,她原本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

    返回到书房门前,侧耳倾听起来。

    里面传来慕圣辰清冷的声音,“伤到了静脉血管,没伤到大动脉……手术后两个星期了,伤势恢复还好,就还麻痛、使不上力……你三天后回来?好。”

    他到底是在跟谁打电话?谁三天后回来?宁浅语满脸的疑惑,想继续听听,然而慕圣辰已经结束了电话。

    她愣了愣,然后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很快里面就传来脚步声,没多久书房门被打开,慕圣辰站在了门后面。

    宁浅语扯了扯嘴角,微微有些心虚地道:“呃……那个我起来喝水,见你书房里这么晚还亮着灯,才来看看。”

    “我快弄完了,水喝过了吗?”慕圣辰挑眉问。

    宁浅语扯着衣角回答,“没,还没。”

    “我给你去倒。”慕圣辰迈开脚步,朝着厨房走去。

    “我自己可以……”宁浅语急急地追上去。

    结果追到厨房的时候,地面上有水,她穿着拖鞋,脚下一滑,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声,身子便朝着身后倒去。

    慕圣辰回过身,想拉住她,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地看着她坐在地上。

    虽然现在是冬天,穿得比较的多,但宁浅语的屁股依旧摔得生疼,痛呼声从她的嘴里溢出来。

    慕圣辰快步过去,一把把她从地上抱起来,送沙发上放下。

    结果又传来宁浅语一身痛呼。

    “哪疼?”慕圣辰紧张地问。

    宁浅语不好意思告诉慕圣辰说她摔疼了屁股,她移了移身子,侧靠在沙发上,拧着眉头说,“没事。”

    慕圣辰自然不会认为宁浅语真的没事,刚才他还听到她的痛呼声呢。

    朝着她全身打量一番,眼神最后落在她的屁股上。

    刚才把她放沙发上的时候,她痛呼。

    应该是摔到屁股了,要不然她也不会不说出来了。

    “是摔这里吗?”慕圣辰伸手指了指宁浅语的屁股。

    “呃……”宁浅语涨红着脸,没回话。

    慕圣辰知道自己猜对了,他抿了抿嘴角道:“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

    “啊?”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这么痛,肯定摔得很重。”慕圣辰重复一遍。

    “不用啦。”给他看屁股?宁浅语只要想想都窘得不行。

    绝对不要,她情愿痛,也不要给他看。

    然而她能拗得过慕圣辰?^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