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26章偷听到谈话

    慕圣辰给小宝贝洗漱出来后,发现宁浅语靠坐着睡着,半个身子露在被子外。

    慕圣辰立即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先间床头摇下去,然后将病房的大灯关上,开了昏黄的睡眠灯,又将被子给她仔细的盖好。

    小宝贝走到床边,看到睡着的宁浅语,惊呼道:“慕叔叔,妈咪怎么又睡着了。”

    “那是因为妈咪还在生病,我们不打扰妈咪好不好?”慕圣辰蹲下身子,把小宝贝抱起来。

    “好。”小宝贝乖巧地靠在慕圣辰怀里点头。

    慕圣辰把小宝贝抱到沙发上,然后陪着她说故事。

    病房里很安静,除了慕圣辰低沉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大概这几天守着宁浅语太累,慕圣辰竟然抱着小宝贝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慕圣辰睁开有些惺忪的眼睛,朝着怀里睡着的小宝贝看了一眼,然后抱着她起身,送到小床上。

    待他走出病房,打开会客室的门时,眼睛里的惺忪已经消失,换成了往日的清冷。

    慕圣辰离开后不久,宁浅语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病房里很安静,除了床边昏黄的睡眠灯静静地亮着外,再无其他的光源。

    她的双眼环视一周,并没有找到慕圣辰。

    她下意识心慌地坐起身来,扫视着周围,确定没看到慕圣辰。

    宁浅语想也没想,就揭开被子,下床。因为太慌张,她竟然连鞋子都顾不得穿。

    小床上只有小宝贝。

    沙发上,没人!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朝着病房外的会客室找过去。

    刚来开门,就隐约听到声音从会客室传来。

    “她装疯卖傻了很久,最后装不下去,只好全部招了。”

    尽管这个人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宁浅语还是认出来是叶昔的声音。

    只是这个‘她’是谁?

    “招了些什么?”回叶昔的这个声音宁浅语再熟悉不过,是慕圣辰的。

    “她一直嫉妒少夫人,觉得同为神经外科脑科医生,她比少夫人更有才华。少夫人之所以有现在的成就,靠的是……”叶昔的声音很小很小,最后几乎不可闻。

    会客室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宁浅语脸上的血色也瞬间退了下去。叶昔嘴里的‘她’是安妮。

    “继续。”慕圣辰的这两字几乎凝结成了冰。

    “上次潘秋明偷偷溜进少夫人办公室里的事是她干的,据她说,她在一次宴会中认识的潘秋明,得知潘秋明对少夫人有想法,便在那晚做了那个局。本来是打算事后宣扬出去,败坏少夫人的名声,却被您给赶过去,把潘秋明给废了。”

    宁浅语原本因为发现是安妮而失神,但在叶昔说‘把潘秋明废了’的时候,她的眼睛睁得老大。

    潘秋明什么时候进过她的办公室?慕圣辰不是为了唐薛雅才废了潘秋明的吗?当时还把潘氏给毁了……

    “还有呢?”这次慕圣辰的语气不轻不重。

    “少夫人那晚下班的时候被猫给吓到的事,是她和别人合伙做的。”

    “谁?”慕圣辰的声音俨然一冷。

    “她说回国后不久,就有人找上了她,跟她合作。少夫人怕猫,就是那个人告诉她的。那个人一直催促着她害少夫人,因为她有把柄在那个人手上,所以只能听对方的。只可惜,对方只是一个黑身份证办的卡跟她联系,她虽然留下了电话录音,但明显是假声,没意义。”

    “查不到,就继续查,一定要把那个人给抓出来。”慕圣辰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戾气,让病房里的宁浅语都打了个寒颤。

    “是。”停顿了几秒,叶昔接着说,“那……他们已经治好,该怎么处理?”

    叶昔话音落的瞬间,似乎会客室里的空气都冷凝了。

    “他们不是喜欢拍么?现成的女主角,我想棚户区应该有很多现成的男主角,让他们好好的拍。”慕圣辰顿了顿,又道:“之后全部废了,我不想看到害浅语的人是完整的。”

    听到慕圣辰这句话的宁浅语,身子狠狠地颤抖了一下,不小心碰到门,发出一点响声。虽然小,确足够让慕圣辰发现。

    慕圣辰回头朝着这边看了一眼,朝着叶昔说了一句,“很晚了,你早点回去。”便快步走过来。

    一推开门,就看到宁浅语白着脸站在门后。

    慕圣辰的眼神在她的脸上扫一圈,最后落在她赤着的脚上。

    “怎么没有穿鞋就下来来?”

    说完这句话,他便俯身把她给抱起来。

    宁浅语没拒绝,双手环住他的脖子,

    任由他把她抱到床上,然后替她盖好被子,双手伸到被子里,替她暖脚。

    宁浅语看着他,有些话在她的胸膛里翻腾着。

    她想问他,废潘秋明是为了她还是为了唐薛雅。

    她想问他,为什么会对安妮和光头他们那么狠。

    她想问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然而这些话全部都哽在喉咙说不出来。

    最后,她腾地起身,在慕圣辰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抱住他。

    然后像发泄一样,在他的怀里拼命的哭。

    慕圣辰小心翼翼地查看了她的右手,发现没问题后,才轻轻地环住她,哄着,“乖,不哭了……”

    然而宁浅语根本就不听,她只想霸占在这个男人的怀里痛快的哭。

    最后慕圣辰只好抬起手,轻拍着她的后背,哄着她。

    很久之后,宁浅语眼泪也止住了,只剩下时不时的抽一下鼻子,“我是不是很坏?明知道你要干什么,我都不打算阻止。”

    “不坏,是他们活该。”慕圣辰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

    宁浅语把脸埋在慕圣辰的怀里,闷闷地问,“真的么?”

    “真的。”慕圣辰点头保证。

    “要不别那么狠?就稍稍惩罚一下就好?”

    “好。”慕圣辰回答得很干脆。

    但事实上,真的会这样吗?大概只有慕圣辰自己知道,这个好字的界限是什么。

    他好像没交代叶昔到底要安妮跟多少人拍吧。所以这个稍微惩罚是真的可以上下浮动很大的。^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