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23章只是梦话?

    没多久医生和护士过来,给宁浅语做了详细的检查。

    最后医生笑眯眯地对慕圣辰说,“慕先生,宁小姐的恢复不错,之后可能会出现一段时间手腕发麻或者无明显触觉,这都是正常的,只要好好休息,便很快就会恢复。”

    “好的,谢谢医生。”这么多天来,悬挂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之后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慕圣辰全部用笔记录下来,认真得像个认真做笔记的三好学生。

    宁浅语盯着他的动作,眼睛一眨都不眨,就连医生和护士是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

    似乎是注意到了宁浅语的视线,慕圣辰走过来问,“想吃什么?我去买早餐。”

    “不饿。”宁浅语摇头,眼神移到小宝贝的身上,“小宝贝今天不上课吗?”

    “上,等会叶昔就会来接她去幼儿园。”慕圣辰回答。

    “哦。”宁浅语点了点头,“我睡多久了?”

    “三天。”

    “三天,你一直守在这里吗?”心疼密密麻麻充刺满宁浅语的信我,连同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而在慕圣辰看来,宁浅语是说为什么三天来只有他守在这里,而没有另外一个人。他的心里微微泛点苦,缓缓地道:“放心过几天就会有人来代替我。”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愣了愣,他什么意思?是不打算陪她了么?情绪瞬间低落了下去。

    发现宁浅语脸色不对,慕圣辰立即问,“怎么了?”

    “没什么,好像有点累了。”宁浅语吁了口气,脸朝枕头深深埋了进去。

    “那你就再睡一会儿吧!”慕圣辰替她将被单盖上,轻拍著的背。

    宁浅语因为赌气,便装睡着。

    没多久,叶昔就来医院接小宝贝。慕圣辰朝着背对着外边睡着的宁浅语看一眼,然后牵着小宝贝来到了病房外。

    “小宝贝没吃早餐,你记得带她先去吃早餐。然后今天早点去幼儿园接她,送过来。”

    “是。”叶昔点头,正准备抱着小宝贝离开。

    却被慕圣辰给叫住了,“对了,你记得去通知一下张恒,就说浅语醒了,让他通知古斯抽空回来陪陪她。”

    “啊?”听到慕圣辰的话,叶昔忍不住惊呼出声。

    他不明白辰少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少夫人住院,辰少不是应该趁此照顾她,挽回她的心吗?为什么还要让古大少回来?

    “啊什么啊?记得让张恒转告,还有中午的时候,让心语居的厨子熬好药粥和汤送过来,这是药方和菜单。”慕圣辰递给叶昔两张纸条,顺便警告地看他一眼,让他别耍花招。

    叶昔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道:“那属下先送小宝贝去幼儿园了。”

    慕圣辰‘嗯’了一声,才和小宝贝说再见。

    目送叶昔抱着小宝贝离开后,慕圣辰一直站在外门好久好久,久到病床上的宁浅语都快不耐烦了。

    他在干什么?不是已经把小宝贝送走了吗?

    过了好一阵子,门外才响起脚步声,宁浅语急忙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慕圣辰推门进入病房,动作很轻的关了门,转身冲着床边走来。

    他的脚步放得很缓,很轻,生怕会吵醒宁浅语。

    当他一直走到宁浅语的病床边,才停下来,然后一直站在那里没动。

    不知道过去多久,久得宁浅语都紧张不已。

    她突然感觉到一道黑影罩在了自己的脸上。

    他在弯身……他弯身做什么?宁浅语的心跳猛地加速。

    慕圣辰的指尖在轻柔的摩挲着她的发丝,一种说不出来的情动,在她的心底流窜着,然后闭着眼的她,感觉到他的指尖落在了她的脸上……

    然后他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然后唇缓缓地落在她的额头上。

    他这是偷偷地亲她吗?

    慕圣辰只是轻轻地一吻,然后就起身,开始收拾病房。

    宁浅语心里却在翻滚这各种各样的情绪。他为什么要亲她?要不要试探一下?突然间她的心底萌生出这么一个想法来。

    慕圣辰把小宝贝摆放在沙发上的玩具一个个收起来,然后把换下来的脏衣服用收纳袋收好,准备等叶昔下午过来的时候,让他带走。

    突然宁浅语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我好怕再也看不到你……”

    慕圣辰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了下来,后背也同时一僵。

    他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她说,我好怕再也看不到你。

    慕圣辰叠衣服的指尖颤抖的格外厉害,几乎连衣服都拿不稳。心脏顷刻间加速跳动,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最深处被深埋的情感,开始不受控制的翻涌而起。

    他蓦地转身,准备一把抱住她,深情款款地告诉她,我也好怕再也看不到你。

    当他转身看到背对着他睡着的宁浅语,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地僵在了那里。

    她睡着了!她是在梦!

    就算这句话她是要说,那也不是对他说的。

    这个事实如一桶凉水,把慕圣辰刚才炙热的情感给浇熄。

    他缓缓地回过神,盯着她的背影,用平生最温和地语气回了一句,“乖……已经过去了,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

    久等不到慕圣辰的回应,宁浅语紧张不已。

    怎么没反应?他难道没听到?

    要不要重复一遍?好像不太好吧。

    强忍住心底的煎熬,宁浅语拽紧被褥,等待着。

    过去好一会,慕圣辰温和的声音才在她身后响起,“乖……已经过去了,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

    虽然不是宁浅语想要的话,却足够安慰她的心。

    她本来刚从昏迷中醒来,很虚弱,情绪又这么那么翻来覆去地激动了一番。累坏了的她困意来袭,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见到宁浅语对他的回答没回应,慕圣辰走近病床,就听到宁浅语均匀的呼吸声。

    慕圣辰虽然早已经猜测到她刚才是在说梦话,在证实后,却依旧忍不住浓浓的失落在心底漫开,眼底也萦绕着无尽的哀伤……^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