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06章旖旎的美好中断

    慕圣辰凝视着宁浅语,脸朝着她越来越靠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紧接着薄唇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一瞬间电流袭过两个人,宁浅语只感觉到纠缠的温热、柔软的濡湿,几乎让她站不住脚,她的身子一软,差点瘫软在地,慕圣辰迅速地挽住她的腰,支撑住她。同时他霸道地吻得更深,撬开她的唇,追逐着她的舌,吮吸着、攻占着,不留一丝缝隙。

    他体内潜藏着的占有欲,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吻,铺天盖地而来,他霸道地想将她脑子里别的男人的影子去除,只留他一个人强势占有。

    当与慕圣辰舌尖相触的时候,宁浅语的大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只想紧紧地抱着他,回应着他,她的回应,简直就是对他最好的鼓舞。

    他更加深入的吻着她的唇,死死地用舌尖辗转交缠。

    办公室内的气氛越来越旖旎,两个人的喘息越变越重,体温越来越高。

    只是单纯的吻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他们迫切的想要从对方的身体里索求更多。

    两人急切地为对方解除身上的衣服,随着衣服一件一件剥落。肌肤相触,让两个人的身子同时一个颤栗,那种久违的颤栗。

    下一秒,慕圣辰像只失控的野兽,重重地啃咬着她的肌肤。

    肌肤上微微的刺痛,带给宁浅语的是更加强烈的刺激。

    她搂紧他的脖子,身子更贴向他,嘴里小声地轻吟着。

    就在这个时候,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一下就让两个人清醒过来。

    慕圣辰很想不理会手机铃声,继续下去,然而他怕了,他怕强行下去,宁浅语事后会恨他。

    他强迫自己抽回理智,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慢慢地抬起头,看向她。

    她的脸上一片绯红,闭着眼睛,白皙的肌肤上全部是他刚才留下来的痕迹。

    他的眼底**翻滚得更加凶猛,体内的念想越来越强硬,他闭上眼睛,抿了抿下巴,紧紧地收拢抱在她腰上的手,良久后才轻轻地松开,拿起宁浅语的衣服,一件一件地为她穿上。

    在慕圣辰停下动作的时候,宁浅语就睁开了眼睛,她茫然地任由他抱紧。

    一直到慕圣辰轻柔而小心地给她穿衣服,她的意识才一点一点地回到脑子里。

    想起刚才她和他差点……想起刚才那让人脸红的一幕幕,羞怯布满她整张脸,她慌张地从慕圣辰的身上起身,然后从他的手上接过衣服,背对着他,红着脸穿上。

    看着宁浅语的动作,慕圣辰的身子僵了僵,然后快速地拎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

    办公室里还残存着暧昧的气息,似乎耳边还隐隐有她和慕圣辰喘息、厮磨的声音,他们在一起纠缠的画面也一遍一遍地回放……

    “那个……我去一趟洗手间。”为了不让自己再想下去,宁浅语找了一个借口,急急地进了洗手间。

    黑色的瞳孔里倒印出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慕圣辰的眼眸暗了暗,他紧紧地捏紧拳头,血迹一点一点地从纱布中浸出来……

    宁浅语的包包里,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慕圣辰转头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看一眼,最后走到沙发前,把宁浅语的手机从包里取出来。

    当看到上面显示的‘古斯’两个字的时候,他瞬间失神了,一直到纱布上的血滴在手机上,他才回过神,迅速地回到办公桌前,抽出一张纸巾,把手机上的血迹给擦去,然后把右手插进裤兜里,左手拿着手机朝洗手间走去。

    宁浅语进入洗手间后,打开水龙头,用冷水给自己洗把脸,然后怔怔地望着镜子里一脸绯红的自己,发愣!

    一直到外面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才让她回过神来。

    紧接着慕圣辰的声音响起,“浅语,你电话。”

    “哦,来了。”宁浅语胡乱地把脸上的水珠给擦去,然后拉开洗手间门。

    就看到慕圣辰右手插在裤兜里,左手上拿着她的手机。

    “谢谢……”宁浅语从他的手上把手机接过来道谢。

    “不客气。”慕圣辰清冷地说完这三个字,然后转身,走回他的办公桌前,右手依旧插在裤兜里,左手有些不太利落地翻着文件。

    宁浅语盯着他,心不在焉地接通电话,“古斯,有事吗?已经忙完了……嗯,好,我等会过去。”挂断电话后,宁浅语走到了慕圣辰面前隔着办公桌盯着他。

    慕圣辰抬起头,喉咙上下滚动了几下,才开口,“怎么了?”

    “我要去接小宝贝了。”宁浅语说。

    慕圣辰淡淡地‘嗯’一声,几秒后,又补充道:“我让人送你。”

    “谢谢。”宁浅语轻轻地回答。

    慕圣辰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吩咐叶昔安排人送宁浅语。

    目送宁浅语跟着叶昔进入电梯,慕圣辰才返回办公桌前坐下,然后把一直塞在裤兜里的右手抽了出来。

    右手上的纱布已经全部染红了,他失神地盯着……

    一直到叶昔送宁浅语下楼后,返回来向慕圣辰禀报,“辰少,少夫人已经上车……”当看到慕圣辰的右手上血染纱布后,叶昔惊呼出声,“辰少,您的手!”

    慕圣辰回神朝着他看了一眼,然后淡淡地道:“去把医药箱取来。”

    “是。”叶昔找来医药箱。

    在给慕圣辰包扎伤口的时候,慕圣辰幽幽地说了一句,“要包得一模一样。”

    “?”叶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包扎得跟原来一模一样。”慕圣辰重复一遍。

    而叶昔如遭雷劈,这怎么可能包扎得和少夫人的一模一样?

    第二天上班前,宁浅语过来替慕圣辰上药。

    给慕圣辰左手换药的时候,她没发现什么异常,但解开慕圣辰右手上的纱布后,她就发现不对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跟她包扎得一模一样,但她有自己独特的手法。

    谁给他重新包扎的?宁浅语拧了拧眉头。

    她涂抹药膏的时候,随意地问,“纱布重包过?”

    听到宁浅语的问话,慕圣辰在心里把叶昔给骂了一遍,然后道:“昨晚叶昔不小心把纱布弄湿了,才让他重新包过的。”

    宁浅语‘哦’一声,然后麻利地把纱布固定好,站起身来。

    “我先上班去了,你记得别把伤口给扯裂了,我明天再过来。”

    “好。”慕圣辰点头。

    宁浅语从慕圣辰的办公室出来,正好遇到叶昔。宁浅语出声叫住他,“叶总,你这两天办事别毛躁。要知道伤口如果沾了水,发炎了就难愈合……”

    叶昔被宁浅语训得一脸的莫名其妙。

    在宁浅语进入电梯后,他还挠着后脑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少夫人了。^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