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01章他的交代那么无情

    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上半身贴着上半身,下半身贴着下半身,慕圣辰的腰间,正好抵在她的小腹,那处硬硬的触觉,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发觉出来。

    虽然隔着两层衣服,但宁浅语依旧感觉到了热度……错愕了几秒,宁浅语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我换衣服去了。”宁浅语耳根陡地一烫,脸颊染得绯红,她心慌地从慕圣辰怀里挣脱开来,匆匆地跑向了浴室。

    墨色的瞳孔倒映出女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如同一只小兽,慕圣辰回过神,重重的一拳击在墙上。

    慕圣辰,你这个蠢货,怎么能让她给发现?你想她逃得远远的吗?

    在慕圣辰懊恼的时候,浴室里的宁浅语正惊愕地瞪着镜子里的自己。

    敞开的睡衣下,白皙的酥胸上,一个很明显的新鲜而醒目的牙印……

    昨晚洗澡都没有,这个……

    她红着脸,打开袋子,从里面把衣服给拿出来,全部都是新的,从里到外。

    穿戴整齐后,宁浅语低着头走出洗手间。

    宁浅语走出来的时候,慕圣辰已经没站在落地窗前了,而是坐在沙发上讲电话。

    他的坐姿很优雅,一手举着电话,一手的指尖在沙发扶手上有节奏地叩着。

    宁浅语没有走过去,而是静静地站在浴室门口,目光静静地盯着他。

    慕圣辰打完电话,抬起头朝着宁浅语看过来。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起伏,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宁浅语捏了捏指尖,然后扯开嘴角说,“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是不早了,都已经是下午了。慕圣辰失神地朝着窗外望过去。

    好一会,他才回答,“好。”

    然后起身,补充一句,“我送你。”

    “?”听到慕圣辰说送她,宁浅语有点没反应过来。他不是没开车吗?

    当慕圣辰从茶几上拿起一串钥匙的时候,宁浅语才暗骂自己白痴。叶昔把衣服送过来的同时,肯定把车钥匙留给慕圣辰了。

    她垂着脸,跟在他的身后走出房间。

    从酒店出来后,他们直接去停车场,坐上了叶昔留下来的车。

    一路上沉默无语,一直到慕圣辰把宁浅语送到别墅前。

    宁浅语准备下车的时候,慕圣辰突然叫住她,“浅语。”

    宁浅语的心猛然狂跳,她转过头,看向他,“什么事?”他是要跟她说什么?交代他跟她之间……

    慕圣辰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才道:“你的衣服已经去送洗了,到时候我会让叶昔给你送过来。”

    宁浅语没想到慕圣辰喊住她,是跟她说衣服的事。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凝住,同时心情也低落到了谷底,

    僵了好几秒,她才勉强地扯开嘴角道:“好的。”

    慕圣辰垂下眼帘,点了点头。

    宁浅语偏开头,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那我先进去了。”

    “好。”一个好字传进宁浅语的耳里,眼泪刷地滑下来。

    她迅速地拉开车门,下车,然后快步地朝着别墅走去。

    慕圣辰抿着冷硬的下巴,从她的身上收回眼神,踩下油门,车子迅速地窜了出去……

    走到大门口的宁浅语听到车发动的声音,下意识地顿了顿脚步,回头,只能远远地看到慕圣辰的车忽亮忽暗的车灯……

    宁浅语再也忍不住,蹲下身子,在别墅大门口处,大哭起来。

    守在别墅门口的保镖被她给吓着了,急急忙忙跑进别墅禀报。

    古斯走出来,就看到宁浅语蹲在那里哭得肝肠寸断。

    刚才他在别墅里看到慕圣辰的车送她回来,所以没出来。却没想到,慕圣辰的车刚一走,她就哭得这么伤心。

    古斯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把她给扶起来。

    “呜呜……”宁浅语扒在古斯的怀里大哭起来。

    古斯拧了拧眉,伸手抱住她,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她自始至终哭的那个人只有一个慕圣辰,然而他只能默默地安慰着她。

    哭了好一会,宁浅语才注意到她是趴在古斯的怀里哭,她略微有些尴尬地松开古斯,然后垂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那里。

    古斯双手插进裤兜里,然后转身朝车库走去,“我去接小宝贝了。”

    宁浅语抬起头看一眼古斯的背影,然后一脸尴尬地跟了上去,“那个……还是我去吧。”

    古斯的脚步停下来,偏头朝她看过来,淡淡地道:“你进去休息吧。”

    说完大步走进车库,拉开一辆兰博基尼坐了上去,发动车子,离开。

    目送古斯离开后,宁浅语才懊恼地垂着脸,她怎么在古斯面前哭了?还哭得那么难看,她这个当姐姐的形象可真的毁了。

    宁浅语却不知道,在她五年前和慕圣辰分开的时候,多少哭着睡着的夜晚,都是古斯守在她的房门外度过的。

    所以她的所谓一世英名,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毁了。

    两天后,a市渤海湾,慕老太太的葬礼。

    因为低调的缘故,所以出席葬礼的人并不多。

    除了慕家的人,就只有慕家几个亲近的人。

    虽然上一次慕圣辰的态度让宁浅语伤透了心,然而慕老太太的葬礼她依旧出席了。

    一身黑色肃穆的小套装,一张苍白的脸,眼睛泛着红晕。

    只不过这一次她没站在慕圣辰身边,而是独自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最后头。

    而慕圣辰和慕家的人一起,站在最前面。

    经过一系列的仪式后,棺木开始缓缓地放进墓穴内。

    黄土开始一点点地盖上棺木……

    周围的人开始缓缓地离开,只剩下慕圣辰站在灰色、冷凉的石碑前,望着石碑上,慕老太太慈祥的照片,一直没有动。

    宁浅语咬了咬下嘴唇,踌躇了好几分钟,才移步走过去。

    她把手上的菊花放在墓碑前,然后静静地看着了慕老太太的照片良久,才转身,转身的时候看到慕圣辰面无表情的脸,似乎是害怕自己会忍不住质问慕圣辰那天在酒店怎么会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个咬痕一样,宁浅语转身,快步离开,留给慕圣辰一个决绝的背影。

    她果然逃得远远的……慕圣辰掀起眼眉看着宁浅语急匆匆的背影,眼底布满悲伤和失落……^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