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00章偷偷摸摸后冲冷水澡

    听到慕圣辰‘嗯’后,宁浅语红着脸迅速地奔到床前,揭开被子,靠里边睡着,盖上被子,她的脸依旧是火辣辣的直烧。

    他的脚步很缓,踩着厚重的地毯,没有半点的声响,但宁浅语依旧感觉到他的靠近。当他停在床边的时候,她几乎感觉的全身的血液都在急速地流动,指尖也紧紧地捏紧被褥。

    然后她便感觉到被褥被揭开,慕圣辰上床躺在她身后。

    似乎是真的太累,慕圣辰躺下后,就没再动。

    室内比较暗,外面隐隐传来一点的声音。

    宁浅语明明很累,她却把眼睛睁得老大。可能是因为被窝里太冰冷,可能是因为身后这个男人,他……

    不久后,隐隐的哼声从身后传来,“奶奶……”压得很低,带着浓浓的悲伤。

    他除了在慕老太太被推走的时候,失去冷静,一直都表现得很平静,但这一次,宁浅语感觉到了他的痛苦。

    宁浅语下意识地转身,看到慕圣辰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着,微微有点闷闷的哭声从被子里传出来。

    宁浅语伸手,安抚地轻拍着慕圣辰的后背。

    慕圣辰哼声不断,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宁浅语忍不住从他的身后环住他的腰,静静地陪着他伤心。

    她的拥抱,让他僵硬了一下,然后他转身,像个孩子一样靠近她的怀里。

    宁浅语把他抱得更紧一些,并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

    渐渐的慕圣辰安静了下来,很快他就呼吸平稳悠长地睡着了。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怀里的慕圣辰,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迟疑了几秒,最后也跟着闭上眼睛。

    疲惫的困意来得很快,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慕圣辰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他茫然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宁浅语的睡脸。他愣了几秒,才注意到自己竟然睡在宁浅语的怀里。

    软玉温香,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好像他梦到奶奶了,然后很伤心,是她一直安慰着他……

    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把慕圣辰给拉回神来。

    他伸手从床头柜上把手机拿起来,然后接通。

    电话是叶昔打来的,他已经把衣服送来了,正在门外。

    慕圣辰小心翼翼地从宁浅语的怀里抽出身子,替她掩好被子,然后起身打开门。

    叶昔提着几个袋子站在门外,看到开门的慕圣辰只围着一条浴巾,他的眼神微微闪了闪。

    “辰少,这是您要的衣服和车钥匙。”

    慕圣辰面无表情地从他的手上接袋子和钥匙,转身就要关门。

    却被叶昔给叫住了,“辰少……”

    慕圣辰没回身,只是冷冷地吐出一个字,“说。”

    叶昔看着慕圣辰的背影,吞了吞口水,才开口,“慕家打算把老太太葬在渤海湾墓园,原本的隆重告别会被慕总裁给取消了,下葬日期是后天……”

    说完这句话后,叶昔垂头等待着慕圣辰的震怒。

    然而并没有,慕圣辰缓步走进房间,把手里的袋子放沙发上,然后一转身,又进了浴室。

    就在叶昔猜测着辰少这是干嘛的时候,慕圣辰提着两个袋子从浴室走出来,直接走到房门口,递给叶昔,“衣服拿去送洗,然后回公司等我。”

    “是。”

    叶昔离开后,慕圣辰关上房门,走到床边。

    可能是冷的缘故,床上的宁浅语的身子缩成一团,睡得极沉。

    沉默地站了几秒,慕圣辰揭开被子,上床,心疼地把她给抱进怀里。

    可能是因为他的身上很温暖,所以宁浅语自动地往慕圣辰的怀里钻。

    望着宁浅语的睡脸,深情满溢慕圣辰的眼底,怀里是最爱的女人,怀里是最想的人,如此贴身在一起。最后忍不住,唇瓣轻轻地吻在她唇角,指尖轻轻地抚摸上她细致的娇躯。

    天知道,他多渴望在她的身上留下属于他的痕迹,然而他不能,明知道她已经有别人,明知道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然而他忍不住执着爱着她,甚至趁着她睡着的时候,这么偷偷摸摸地……

    嘴唇轻轻地印在她的身上,因为担心会留下痕迹,所以很轻很轻。

    身下的人身子一颤,嘴里发出一身轻吟。

    慕圣辰以为宁浅语醒过来了,他一惊在宁浅语的酥胸上留下一个咬痕。

    佳人卷缩着身子,轻轻地呻吟一声,然后往他的怀里更靠近一分,却没醒过来。

    慕圣辰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强压下体内燃烧的渴望,轻轻地把她身上的睡袍给拉好。

    然后一个翻身下床,然后进了浴室冲冷水澡。

    从浴室出来后,他换好衣服,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她。

    直到她快醒过来的时候,他才走到落地窗前,默默地看着外面。

    宁浅语睁开眼睛,没有看到慕圣辰,她以为慕圣辰又跑了,所以腾地坐了起来。

    扫视着房间,发现慕圣辰穿戴整齐地正站在落地窗前的时候,她那不安的心,才安了下来。

    “醒了?”慕圣辰转头看过来。

    “嗯。”宁浅语揭开被子,下床。

    就在宁浅语下床的瞬间,慕圣辰的眼眸突然变得幽深。

    似乎是发现了不对劲,宁浅语低头,发现身上的睡衣,因为没拉好的缘故,胸前全部敞开着。

    她立即拢住胸前,脸瞬间爆红。

    慕圣辰垂下眼睛,走到沙发前,把装着宁浅语衣服的袋子拿起来递给她,“叶昔已经把衣服送过来了。”

    宁浅语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垂着脸,伸手接衣服。

    接衣服的时候,她的指尖碰到慕圣辰的手,她反射地一缩,衣服袋子落在了地上。

    她立即蹲下身子去捡,因为本来睡袍就比较短,她这么一蹲,简直是要慕圣辰的命。

    刚才冲冷水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又开始沸腾。

    慕圣辰迅速地转身,走到落地窗前。

    他怎么了?宁浅语微微皱了皱眉头,跟了过去。

    “你怎么了?”

    “没事。”慕圣辰心虚地垂头,躲开宁浅语的视线。

    “不会是发烧吧……”宁浅语嘀咕着,更靠近慕圣辰,然后踮起脚尖,伸手在慕圣辰的额头上贴了贴。

    没有预期的热度,宁浅语拧了拧眉头,身子一个没掌控好,朝着慕圣辰扑过去。后者想也没想,就伸手抱住她。^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