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249章慕大总裁乖乖脱下裤子

    门外响起敲门声,“辰少,医生找来了。”

    慕圣辰连头都没抬一下,只轻轻地回了一声,“进来。”

    门被推开,叶昔带着一个女医生从外面进来。

    慕圣辰抿紧下巴,示意医生给宁浅语进行检查。

    医生虽然想说把宁浅语放下来检查比较好,但看到慕圣辰难看的脸色,很识相的没敢说。

    医生给宁浅语检查一遍后,确定宁浅语身上没伤痕,只是吃了迷药才导致沉睡后,医生立即给她开了药。

    “把药喝下去,她很快就会醒的。”

    慕圣辰终于有反应地‘嗯’了一声。

    慕圣辰把医生留下的药丸放进嘴里咬碎,渡进宁浅语的嘴里,再给宁浅语喂下一些水后,才轻轻地把她放在办公室的休息床上。

    没多久送走医生的叶昔推着慕圣辰的轮椅返了回来。

    慕圣辰靠坐在床边,淡淡地问,“处理好了吗?”

    “已经让人送走。”叶昔回答。

    “明天我要看到潘氏在a市除名。”慕圣辰缓缓地站起身来。

    “是,属下会处理。”叶昔立即过去扶他。

    慕圣辰满头大汗地扶着叶昔,挪到轮椅前坐下。

    叶昔猜测慕圣辰爬这么多层楼梯,只怕腿出了点问题,小声地劝道:“辰少,您的腿检查一下比较好。”

    慕圣辰失神地朝着床上的宁浅语看了几秒,点头,“嗯,你通知李汉医生安排人过来。”

    “是。”叶昔原本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劝说,没想到慕圣辰会回答得这么痛快,要知道每年游说慕圣辰复查都是叶昔的一大难题。

    朝着床上的宁浅语看一眼,叶昔知道慕圣辰之所以这么痛快的同意是因为少夫人。

    叶昔在心里叹口气,少夫人,您回头看看辰少的好吧。

    “嗯?”宁浅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几秒,然后坐起身来,就看到坐在床边的慕圣辰。

    不似以往的优雅,略显得狼狈。目光依旧是清冷却隐藏着什么她看不懂的担心。菱角分明的脸,在灯光下很柔和,几乎让宁浅语以为是她的幻觉。

    她眨了眨眼睛,突然记起她好像接到慕圣辰的电话,说他会来接她的。

    “那个你来了,小宝贝呢?”

    “已经睡了。”

    “哦。”宁浅语从床上下来,才注意到身上披着慕圣辰的衣服,她把衣服脱下来,递给慕圣辰,“谢谢。”

    “不客气。”慕圣辰淡淡地回答。

    宁浅语把白大褂脱下来挂在衣架上,拿起包包,“我们走吧……”话还没说完,突然注意到地板上有些血迹,她怔住了。

    地扳上怎么会有血迹?

    察觉到宁浅语的视线,慕圣辰的眼神凝了凝,“现在走吗?”

    “嗯?走。”宁浅语回过神,朝着慕圣辰看一眼,然后拿起包包,推着慕圣辰走出办公室。

    走廊上的灯光很暗、很冷清,宁浅语推着慕圣辰走着,只有高跟鞋的声音在回荡。

    进入电梯,宁浅语站在慕圣辰的身后,盯着慕圣辰的后背,恍惚中她似乎回到了五年前,不自觉地把手搭在了慕圣辰的肩头上。

    慕圣辰的身子一怔,宁浅语回过神,反射性地想要收回手,却被慕圣辰给反手握住了。

    宁浅语缩了缩手,最后没能抽出来,任由着慕圣辰握着。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这个空间里,只有他们俩,没有别人,不用想其他的事,也不用在意。

    电梯发出铛的一声,两个人回过神,对视一眼,没说话。最后宁浅语把手从慕圣辰的手心抽出来,推着他走出电梯。

    来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叶昔的车已经等在外面了。

    因为太尴尬的原因,宁浅语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后座上的慕圣辰一路上都紧绷着下巴,很不高兴。

    推着慕圣辰进入办公室,宁浅语没在沙发上找到小宝贝,眉心蹙了一下,问出声,“小宝贝在哪?”

    “休息室。”慕圣辰把外套放沙发上,操控轮椅往休息室而去。

    这个时候,宁浅语才注意到他的衬衣后背上潮湿一片。

    他怎么了?宁浅语的眼神凝了凝,最后落在他的腿上,难道说腿又痛了?

    休息室的有五十平的样子,有张床,还有一个衣柜。

    衣架上挂着几件慕圣辰的外套,床头柜还有他的一些用的东西。

    看到这些,宁浅语的视线凝住了……

    他常住这里?

    宁浅语突然想起豪苑小区公寓那个干净的冰箱,难道说他一直都住在公司?

    小宝贝在床上睡得正香,宁浅语把小宝贝踢开的被子盖好,然后转身问,“你腿是不是又痛了?”

    “没。”慕圣辰操控着轮椅出休息室,“等叶昔过来,他就会送你和小宝贝回去。”

    宁浅语不回应他的话,挡在他面前,“我看看。”

    慕圣辰盯着宁浅语的脸看了好一会,移开眼睛回答,“不用。”

    “你自己来,还是我动手?”宁浅语大有一副,你自己不动手,她就来硬的表情。

    慕圣辰怔了怔,不知道宁浅语什么意思。

    “热敷一下,能缓解痛。”宁浅语解释。

    “你……我自己来。”慕圣辰拧了拧眉头,最后乖乖地脱了西装裤,躺到沙发上。

    宁浅语跑进洗手间,然后端出一盆热水出来,然后拧着毛巾,揭开盖在慕圣辰下身的毛巾被。

    带着疤痕的大腿,然后就是白色的内库,包裹着双腿间硕大的饱满……

    宁浅语慌忙地收回目光。宁浅语,你是在帮人热敷,你竟然在偷看……

    深吸一口气,宁浅语颤抖着指尖,把手上的毛巾置于慕圣辰的大腿上。

    虽然她一再的小心,却依旧有些不小心地碰到慕圣辰的大腿根处,羞得她耳根子都红得不行了。

    慕圣辰尽量让自己呼吸正常一点,尽量让自己忽视掉女人的动作。

    然而宁浅语的碰触让他如何忽视得了?他腾地坐起身来,从宁浅语的手上接过毛巾,“我自己来。”

    后者微红着脸,跑进了休息室。

    当慕圣辰收拾好,进休息室的时候,宁浅语靠在床头睡着了。

    他把宁浅语放倒在枕头上,替她盖好被子,才慢慢地走出休息室。^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