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242章偷偷摸摸来看他,结果被发现了

    “小宝贝。”宁浅语朝着小宝贝一瞪,后者缩着眼睛,乖乖地从慕圣辰的床上爬下来。

    慕圣辰朝着站在病房门口的宁浅语瞄一眼,然后小声地哄小宝贝,“小宝贝,先跟妈咪回去吧,等叔叔好了,去接你来玩好不好?”

    “嗯。”小宝贝这才含泪跟着慕圣辰说再见。

    目送着小宝贝不甘不愿地跟着宁浅语离开后,慕圣辰的眼神瞬间黯淡无光。

    他无神地看着病房门口良久后,才开口,“叶昔,你说我是不是很招人厌?”

    叶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早知道他就不给少夫人打电话了。

    “不是。”

    慕圣辰自嘲一笑,然后静静地躺在了病床上。

    “叶昔,你回去吧,明天上午来接我。”

    回到别墅后,宁浅语都一直寒着脸。小宝贝不敢再惹妈咪生气,乖乖地吃饭、洗澡,然后上床睡觉。

    宁浅语瞄着小宝贝小心翼翼的样子,缓缓地开口,“小宝贝,你为什么喜欢慕叔叔?”

    “因为慕叔叔对小宝贝好。”小宝贝垂着小脸回答。

    “其他人对小宝贝不好吗?义父、干妈、外婆和外公他们。”宁浅语有些奇怪地问。

    小宝贝想了想才说,“义父他们都对小宝贝好,但慕叔叔不同。”

    ‘慕叔叔不同’,因为他是你爹地吗?宁浅语的喉咙一酸,“小宝贝,快点睡觉,等慕叔叔好了,你再去和他玩好不好?”

    “嗯,妈咪晚安。”小孩子就是那么纯真,虽然宁浅语吼她了,但只要宁浅语哄哄,她立即就好了。

    “晚安。”宁浅语摸着小宝贝的头发,视线落到了窗外。

    她不希望慕圣辰介入她的生活,因为她担心他会动摇她好不容易平静的心,会让她再次抱那种不可能的希望。

    然而她如何能阻拦慕圣辰和小宝贝之间的联系?她如何能阻拦自己那颗心?

    她知道,小宝贝跟慕圣辰在病房里说的那番话,已经彻底地把她的坚持给击垮了……

    第二天宁浅语很早就醒来了,她给小宝贝做了她喜欢吃的早餐后,还特意地熬了粥。

    吃过早餐后,她把粥装进保温桶里后,才和小宝贝上了保姆车。

    她先把小宝贝送到幼儿园,然后带着保温桶去了医院。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慕圣辰的病房。

    趁着时间还早,医院的人很少,宁浅语偷偷地溜进了慕圣辰的病房里。

    慕圣辰还在睡,宁浅语把保温桶放茶几上,然后偷偷摸摸地来到病床前,伸手探向他的额头,发现他已经没再发烧后心里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她收回手,正准备偷溜回办公室,却被慕圣辰反手给拽住。

    她一回头,就对上了慕圣辰微微有些惺忪的眼睛。

    “我来上班,顺便……来看看。”偷窥被抓了个正着,宁浅语尴尬不已。

    慕圣辰拽着她的手,深邃的眼睛看着她,似乎没有松手的打算。

    两个人就这么一个站着,一个躺着,沉默着,没有半点声响。

    良久后,宁浅语才问,“烧已经退了,那个你感觉好了些吗?”

    慕圣辰盯着她的眉眼,轻抿了一下嘴角,‘嗯’了一声。

    宁浅语轻轻地拉开他的手,轻言细语地说:“我去帮你打水洗漱。”

    “我自己起来就行。”慕圣辰立即坐起身来,揭开被子,就要下床。

    “我帮你。”宁浅语急急忙忙地要扶他,结果脚踢在床脚,身子往慕圣辰扑过去,后者想也没想伸手接住她,双双摔倒在病床上。

    “那个,对不起……”宁浅语抬起头跟慕圣辰道歉,慕圣辰的头转过来,她的嘴唇正好和慕圣辰的嘴唇擦过。

    电流从两个人的身上蹿过,令两个人同时一颤。

    下一秒,慕圣辰就轻轻地吻在了她的嘴角。当他含住她的红唇的时候,她开始放开自己回应他。

    她的回应,让慕圣辰内敛无波的眼中瞬间燃起一把火。

    他的收手箍筋她的腰,然后深深地吻着她。

    他们这一吻来得太迟了。

    他们太思念对方了,甚至恨不得把对方给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的眼中的**,浓烈而炙热,压抑。

    唇往下,延伸到她光滑而细致的颈上,她贴得他更紧,轻吟着……

    突然病房门被推开,然后传来一声,“对不起……”后,病房门被重新地关上。同时也惊醒了慕圣辰和宁浅语两个人。

    宁浅语一脸绯红地从慕圣辰的身上爬起来,当眼神正好瞄到慕圣辰那高高隆起的下身,脸上烧得更加的厉害。

    “我带了粥放在茶几上,我去上班了。”然后提起沙发上的包包迅速地跑出了病房。

    在病房外看到站在外面的叶昔,宁浅语涨红着脸,急急忙忙地跑了……

    目送宁浅语离开,慕圣辰朝着茶几上放在保温桶看一眼,嘴角扬了扬。

    收回眼神朝着自己的下身看一眼,咪了眯眼神,然后起身,往洗手间里而去。

    这次他在洗手间了去了很长的时间,才出来。

    当然叶昔也在病房外罚站了那么久,谁让他坏了慕圣辰的好事呢!

    他大掌的温度,几乎还留在她的腰上,她的唇上还留着他给予的红肿及温度,她竟然失控了……

    “宁医生,你的嘴唇怎么了?”刚进办公室的安妮看到宁浅语唇上的红肿立即问。

    “那个……被虫子给咬了一口。”宁浅语慌慌张张回答。

    “哦?那虫子真凶,不仅要了宁医生的嘴唇,连脖子上都咬了几口……”安妮嘀嘀咕咕地从柜子里取了份病例出来。

    脖子?宁浅语的脸一阵错愕,然后迅速地站起身来从衣架上把围巾给取下来挽在脖子上。

    她怎么忘记了,脖子被他咬过,留有痕迹……

    “宁医生,这是八点手术的那个病人的病例。”安妮奇怪地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把手上病例递给宁浅语。

    宁浅语接过病例说,“嗯,我看一下,你去做手术前的准备。”

    “是。”安妮点头离开。

    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聚精会神地看手上的资料。^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