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233章用宁浅语钓慕圣辰

    第二天就是慕老太太的生日,慕圣辰一大早就吩咐叶昔去张万福珠宝店把特意给慕老太太从嘉德莉珠宝行买的祖母绿胸针给取了过来。

    这天原本满满的行程,慕圣辰却无心处理。

    他一直坐在办公室里,从太阳升起坐到太阳落山。

    随着暮色的接近,他开始越来越不安。他既期望宁浅语参加慕老太太的生日晚宴,又不希望她去,他担心她去会吃亏。

    在指针指向六点办的时候,慕圣辰再也坐不住了。他吩咐叶昔送他去慕家大院。

    而此时宁浅语已经由保姆车送到了寒园首府慕家大院。

    把请柬递给门口的待侍后,宁浅语顺利地进入了慕家。

    慕家大院的大厅之中,慕老太太正坐在最前方笑脸迎人地接受客人的问候。

    宁浅语迟疑了一下,朝着老太太走过去。

    在宁浅语走过去的时候,老太太也看到了她。立即惊喜地站起来,“浅语,你来了!”

    慕老太太的这句话,引起慕家的其他人朝着宁浅语看过来。

    这是在宁浅语意料之中的,但那些眼神依旧是让她有些不自在。

    她双手把礼物送到慕老太太面前,“老太太,祝您身体健康!长寿!”

    慕老太太把礼物接过来,然后欣喜地牵着宁浅语的手,亲密地说着话,比对慕灵珊还亲。

    原本宁浅语打算在慕老太太的晚宴上礼貌地露个面就成,却没想慕老太太一直牵着她的手,不松。

    所有过来参加晚宴的人都在猜测着宁浅语的身份。

    而慕家其他的人,都奇奇怪怪地看着宁浅语,据他们所知,慕圣辰和宁浅语在五年前分开了,没有人知道原因,但是很确定慕圣辰和宁浅语分开了。

    而现在宁浅语出现在慕老太太的寿宴上,是怎么回事?

    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慕圣辰由叶昔推着从外面进来。

    慕圣辰作为圣祥集团的总裁,多少人都期待了他的出现的!

    慕圣辰在确定坐在慕老太太身边的宁浅语没事后,他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奶奶,生日快乐!”

    “让你来,还真的不容易啊。”慕老太太意有所指。

    的确不容易,不仅慕圣辰不容易,还有宁浅语也不容易。

    慕老太太寿宴,从五年前开始,慕圣辰只是礼到,人不到。

    而今年慕老太太原本也清楚慕圣辰不会来,之所以同意慕正弘大肆做寿,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没多久好活了。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她想在生前,能看到慕圣辰回一次慕家。

    她知道慕圣辰脾气倔,正好宁浅语的出现,让她又燃起了希望。

    她特意去请宁浅语,因为她清楚宁浅语是个心软的人,拒绝不了她这个老婆子。

    把宁浅语请到后,她又特意地去圣祥集团把这件事告诉慕圣辰。

    她没说一定要慕圣辰来参加她的寿宴,却是用宁浅语来吸引慕圣辰。

    而没有意外,宁浅语和慕圣辰都来了。

    慕圣辰没回话,而是让叶昔把他给推在了一边。

    而周围的人,看到慕圣辰坐下来,立即开始围过来,跟慕圣辰寒暄,希望能获得圣祥集团总裁的青睐,能多看一眼。

    坐在慕老太太身边的宁浅语漆黑的眼珠子,动也不动的直勾勾的望着被众人给包围着的慕圣辰,嘴角扬了扬起。

    她一直都知道他所出现的地方,就会成为万众瞩目,因为他有这个魅力,因为他是慕圣辰。

    五年前的他,低调,她很少见到这样的慕圣辰,而她回过才这么短的时间,就目睹过了两次。

    宁浅语的眼底微微有些酸涩,她不敢眨眼睛,她担心一眨眼睛,就会忍不住流下眼泪来。

    她转头,用自己认为最平静的语气对慕老太太道:“老太太,我去一趟洗手间。”

    “嗯,快去吧。”慕老太太拍着宁浅语的手背回答。

    “嗯。”宁浅语点头,迅速地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却没有进洗手间,而是熟门熟路地沿着洗手间的后门,出了屋子。

    出去后,她静静地站在院子里,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他已不是五年前的慕圣辰,而她也不是五年前的宁浅语,他们两原本就是两条平行线,因为一个慕锦博相交,最后又恢复平行。

    慕圣辰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宁浅语的身上,看到她起身离开,他本想跟着出去,然而,他被人给包围住,脱不了身。

    他朝着叶昔使个眼神,叶昔立即开口,“众位,我们辰少今天不谈公事,如果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把名片递给我,我到时候通知大家跟辰少谈。”

    大家听到叶昔这么说,立即散开,一个个拿着名片,交给叶昔。

    而慕圣辰这才趁着这个机会,离开大厅。

    他从后门出去,便注意到宁浅语站在大树下,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他微微迟疑了一下,操控着轮椅来到了花圃前。

    听到声响,宁浅语立即慌慌张张地擦干眼泪,回身。

    当看到慕圣辰,她微微有些诧异。

    他不是应该被人包围住了吗?怎么出来了?

    “还记得这个地方吗?”慕圣辰突然间问。

    宁浅语一脸的莫名其妙,他是在跟她说话吗?她朝着周围看过去,这里只有她,没有其他的人。

    慕圣辰根本就没有看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当年车祸后,刚做完手术,我不能接受变成残废的事实。被奶奶强硬接回慕家大院后,我每天都无所事事地坐在这里,早上看花上的露水,傍晚看落下的夕阳。

    那天,也是在这里,慕总裁把慕氏集团的撤职书和股权收回书给了我。

    也许太激动的原因,在慕总裁离开后,我从轮椅上摔倒在了地上。

    周围没有一个人,我就躺在地上,跟个废物一样,爬都爬不起。

    然后有个人走过来,她把我扶了起来。

    她那么娇小,吃力地扶着我坐在轮椅上,累得满头大汗,我永远都记得她的眼神,没有同情、没有可怜、没有嘲笑,只有清澈……

    宁浅语的心被慕圣辰说的这个故事给深深地触动。但更多的是嫉妒,嫉妒有那么一个女人,被慕圣辰给惦记了这么多年。

    而她永远都不可能在他的心里有这么一个地位。^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