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222章她没事,他离开!

    “东西已经去准备了,你先放开她。”慕圣辰举起双手,朝着郭鸿林冲去十几步,很快就冲到了郭鸿林面前。

    见到慕圣辰过来,郭鸿林立即举起手上的枪居高临下的地指着宁浅语,“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开枪。”

    慕圣辰立即停下脚步,惊骇得连尾指都不敢动。

    看到堂堂华夏第一集团的总裁这么听话,郭鸿林笑得前俯后昂,“慕总,她不会是你女人吧?”

    慕圣辰抿着下巴没回话,但从他那流着冷汗的额角,郭鸿林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得意地扬着嘴角,“没想到堂堂圣祥集团的总裁,还是个痴情种呢!”

    “郭局也够痴情不是么?”慕圣辰意有所指地回答。

    听到慕圣辰的话,郭鸿林的眼神微微失神。

    就在这个时候,慕圣辰朝着已经摸到郭鸿林身后的叶昔使了个眼色。

    察觉不对的郭鸿林回过神,狰狞着脸,抬起右手,把枪的保险拉开。

    “不!”失控的狂吼响彻天际。

    下一秒,高大的阴影完全笼罩了他。郭鸿林还没弄清楚发生什么,就已经被失去理智飞扑上来的慕圣辰一拳打倒在地。

    几乎是在同时,叶昔带着人朝着郭鸿林的那几个手下扑过去。

    一声声的惨叫响起,

    “啊……”

    “我投降!”混乱的现场和痛哭声夹杂在一起。

    慕圣辰一拳把郭鸿林打倒后还不罢休,一拳一拳地朝着他的身上招呼,几乎疯狂。一直到叶昔的声音传过来,“辰少,少夫人需要赶紧送医院。”

    慕圣辰才撤手,转身从叶昔的手上把宁浅语给抱过来,然后迅速地上车,去医院。

    而这个时候,郭鸿林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被警察麻利地带走,连同他那些手下。

    刚才还热闹得不得了的码头,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地上的血迹在诉说着,刚才这里发生了一场混战,为这个已经成为过去的码头,增添上没有意义的一笔。

    把宁浅语送到医院后,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慕圣辰在手术室外陪着度过漫长的煎熬。

    漫长的等待后,手术终于结束。

    医生说宁浅语的身上没有其他的问题,主要是额头被重击,流血过多,休克。受伤的是头部,是否留有后遗症,得等醒过来后再做观察诊断才知道。

    慕圣辰跟医生道谢后,进入了宁浅语的病房。

    他就在病床前站着,一直凝视着宁浅语,凝视着她因失血过多而有些惨白的脸,

    慕圣辰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不舍。

    如果他再早一点找到她,她就不会受伤了。都是他的无能……

    轻轻抚著她包扎在头上绷带,心痛如绞的痛楚从慕圣辰的心间漫开至全身。

    就在这个时候,护士从外面敲门进来,“请问一下病人的东西还要吗?”

    慕圣辰的眼神移到护士手上的托盘上,上面放着宁浅语的衣服,其中最显眼的是那条黑色的布,正是之前蒙在宁浅语眼睛上的布。

    慕圣辰微微怔了几秒道:“不要了,你去扔掉。”

    “好的。”护士点头,端着托盘离开。

    慕圣辰的眼神这才重新地落在宁浅语的脸上,“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不想跟我扯上关系,所以……我走了!”

    说完最后的三个字,慕圣辰头也不回地出了病房,他不敢回头,他怕他回头,就舍不得离开。到时候宁浅语醒过来看到他,又得生气了。

    走出病房的时候,叶昔正等在外面。

    “叶昔,你通知张恒过来。”

    “辰少,这……”叶昔不知道辰少是要干什么?现在辰少不是该守在少夫人的病床前吗?

    慕圣辰冷声交代道:“守在这里等张恒过来,然后把整个经过告诉张恒,让所有人记住,救她的是张恒。”

    “是。”

    当宁浅语醒来睁开双眼时,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窗前让落日余晖照了一身的人影。

    她眨了眨眼睛,朝着那背影喊道:“辰?”

    张恒转过身,惊喜地道:“宁小姐,您醒来了?”

    宁浅语环视着周围,并没找到她要找的人,皱了皱眉头。

    不对啊!她那个时候明明听到慕圣辰的声音了,他人呢?

    “恒老板?你怎么在这里?”其实宁浅语想问慕圣辰在哪。

    “司机发现宁小姐不见后,我立即报了警。后来警察查到,宁小姐在红星码头,我带着人和警察一起把红星码头包围,然后把宁小姐从郭鸿林的手上救出来的。”

    “哦,谢谢恒老板了。”宁浅语甩了甩头,也许当时她是错觉,误把恒老板的声音,给听成了慕圣辰的声音了吧。

    “宁小姐不客气的,保护你是我的职责。”其实张恒想说,宁小姐,其实救你的人不是我。

    “嗯。”宁浅语点了点头,突然她记起小宝贝独自一个人在别墅了,“对了,小宝贝怎么样了?”

    “小宝贝……她在……在别墅。”张恒心虚的回答。

    “让小宝贝独自在别墅里怎么行?我回别墅去。”说着宁浅语揭开被子,就要下床。

    张恒立即过来制止她,“宁小姐,您的头被击伤,伤口缝了五针,而且还有脑震荡的可能,医生让你留院观察呢。”

    “那……张恒,你可不可以把小宝贝给接过来?”没有看到小宝贝,宁浅语始终不放心。

    “好吧,我让人把小宝贝送过来。”张恒迟疑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宁浅语微微一笑道:“麻烦恒老板了。”

    “不麻烦。”张恒离开了病房。

    从病房里走出去后,张恒立即给慕圣辰打电话。

    慕圣辰在把宁浅语交给张恒后,让叶昔在医院对面的酒店里订了个房间后,把小宝贝给接了过来。

    他知道宁浅语醒过来,最想看到的就是小宝贝了。所以带着小宝贝一直在酒店里等。

    站在落地窗前,慕圣辰静静地望着医院的方向,在那里有他最心爱的人。虽然他不能去看她,但是他能在这里陪着她,就好。

    这是她所需要的,从此以后,他们再没有瓜葛,从此以后,他们遇到都是陌生人,他会做到,全部做到。

    眼神不受控制一点点泛红,最后一滴一滴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