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209章我是回来来取离婚协议书的

    房间里,暧昧的喘息声越来越大,现场版本动作片各种高难动作上演。

    慕圣辰和宁浅语只能装啥都没看见地凝视半空中的银月。

    寒风吹着,只穿了一件礼服的宁浅语打了个寒颤。她缩了缩身子,抱住自己的双臂。

    突然,一道温暖包裹在了她的身上。

    她低头,就看到慕圣辰的外套已经披在了她的身上。

    熟悉的清冷气息,熟悉的温度,令宁浅语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慕圣辰意有所指地道:“先穿着吧,里面可能还需要一会……”

    听到慕圣辰说‘里面’两个字,宁浅语的脸颊刷的一下红了。她咬着下嘴唇‘哦’了一声,然后失神地往着阳台外的暮色发呆。

    在宁浅语的视线离开后,慕圣辰唇角扯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一直清心寡欲的他,竟然因为宁浅语一个眼神,无法抑制地生出了绮念。

    她身上淡淡的幽香,钻入他的鼻中,身上的燥热不减反增。

    宁浅语生怕自己在慕圣辰面前撑不住哭出来,一直都在强压着情绪,他不说话,她也没开口。

    两个人就这般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沉默。

    不知道过去多久,房间的两个人终于分开,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宁浅语缓缓地转身,平静地对上慕圣辰的视线。

    “本来还准备去找你,可这些天太忙,都没空。”

    “嗯!”听到宁浅语说要找他,慕圣辰的眼前一亮,她说找他?她是原谅他了吗?

    却没想接下来宁浅语的话,几乎把他从天堂给打到了地狱。

    “那离婚协议书你已经签字了吧?因为一直在国外,所以没过来取……”每一个字从宁浅语的嘴里挤出来,都会让她痛一分,但她却不得不说,因为这些是事实。

    宁浅语想让自己别哭,然而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她只能压抑着,不哭出声来。

    听到宁浅语的话,慕圣辰的身子一颤。

    原来她回来不是原谅了他,不是回到他身边,而是回来找到取离婚协议书。

    慕圣辰五年来的坚持,瞬间被宁浅语这句话给击垮了。

    他败得溃不成军,他败得惨烈……

    他还以为,她回来,代表他和她之间和好,然而未曾想到,真相远比想象来得残忍!

    只怕离婚协议书一给她,她离开,这一生,他们俩就再也不会有交际了吧。

    他几乎是机械似的‘哦’了一声,

    宁浅语一直都保持着微笑,她的脸都快笑僵了,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开口,“慕总,你看哪天方便,我去取。”

    慕圣辰的眼神缓缓地移动到宁浅语的脸上,当看到她脸上的笑,他狼狈地躲开了。

    慕圣辰的沉默,宁浅语只当他是默认。

    她深吸一口气,垂着脸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慕圣辰,“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说着朝慕圣辰欠了欠身影,宁浅语迅速地转身离开,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外,她都没回头看慕圣辰一眼。

    慕圣辰保持着接着外套的动作,一直没有动,无尽地悲伤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宁浅语从房间里跑出来后,就直接搭乘电梯出了帝豪会所,然后上了自己的保姆车,眼泪才从眼角流淌了下来。

    顺着她的面颊,一路滑到了她的嘴角,苦涩的味道,一下子击溃了她猝不及防的巧遇他后、拼命的维持了这么长时间的伪装。

    她顿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瘫软在后座上,眼泪像是决堤的河流,簌簌的滚落了下来。

    “宁小姐,到了。”司机的声音传过来。

    宁浅语才回过神,朝着车窗外看了一眼,的确已经到了别墅了。

    她抬起手把脸上的泪水给擦干净,然后收拾好心情,才下车。

    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小宝贝,她不能把这些情绪带给小宝贝。

    刚走进别墅,就听到古斯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小宝贝,该睡觉了。”

    “不嘛,小宝贝要等妈咪。”

    “那再玩会……”

    然后传来古斯和小宝贝打闹的声音。

    她有女儿,就够了。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跨进大厅,“小宝贝!”

    “妈咪。”小宝贝听到妈咪的声音,从里面跑出来。

    宁浅语一把把小宝贝给抱进怀里,“小宝贝竟然这么晚还没睡,真的不够听话。”

    “小宝贝要等妈咪嘛。”小宝贝靠在宁浅语的怀里撒娇。

    “嗯,妈咪带你去睡觉。”宁浅语亲了亲小宝贝的额头,走进去,就看到古斯正在收拾沙发上的那些毛绒娃娃。

    见到宁浅语进来,古斯抬起头,视线在宁浅语的脸上扫一圈,然后道:“回来了?”

    宁浅语强扯出一丝笑道:“嗯,今晚小宝贝麻烦你了。”

    “没事。”古斯没问宁浅语为什么会眼睛红红的,也没问宁浅语在宴会上遇到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后,宁浅语率先开口,“我先抱小宝贝回房间了。”

    “嗯。”古斯点了点头。

    目送宁浅语抱着小宝贝离开后,古斯站起身来,走到吧台前,打开一瓶红酒,倒了半杯,然后一饮而尽,又倒了半杯,如此反反复复,一直到那瓶红酒喝光,他才朝着二楼的方向看一眼,然后晃着还算稳当的步伐,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说不嫉妒那是假的,虽然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不后悔,却是真正的嫉妒。

    最后两天的学术交流,宁浅语的时间排得很紧,两天的安排都是,上午一台手术,下午两台手术。

    而在这个时候,人民医院搬进来一个特殊的病患。

    她的病例极其的特殊,可以说是国际罕见,在这个领域上,也只有宁浅语曾经做过这么一例手术。

    当时那个病人在手术前,国际上好多知名的脑瘤专家都已经给他判了死刑,而最后是宁浅语救了他。

    那场手术当时轰动了整个医学界。到现在,说起脑部手术,宁浅语说她是第二,就绝对没有人敢说第一,就算是同和她一起是西山医学院的麦克医生都不能。

    而这个特殊的病患就是冲着宁浅语在人民医院进行学术交流,特意地转过来的。

    人民医院的院长拿着病人的诊断书满头大汗地来找宁浅语。

    “qianyuning医生,这个病人可能只能由您亲自操刀。”

    “嗯?”正在做手术前准备的宁浅语微微挑了挑眉。

    院长立即把手上的诊断书递给宁浅语。

    当看到上面的名字时,宁浅语微微一怔。

    戚雨薇?

    宁浅语没有想到会看到戚雨薇的诊断书,印象之中戚雨薇好像没有这类病吧?

    当然这种病不排除家族遗传,一直隐形,再突然间爆发出来。

    “qianyuning医生?qianyuning医生?”院长连唤了两声,宁浅语才回过神来,“嗯?”

    “您能接手这位病人吗?”院长问。

    宁浅语缓缓地把手上的诊断书给合了起来,淡淡地道:“不好意思,院长,我的学术交流的手术的课程已经安排好,后天,我就要离开华夏了,所以抱歉。”

    以她和戚雨薇之间的关系,宁浅语真的不以为她能做这个手术。

    “qianyuning医生,您能不能考虑一下?”院长也清楚宁浅语所说的是事实。但这个病人,是有上面的人特意打过招呼的。

    “院长,您应该已经看过诊断书了,这是一种很罕见的恶性肿瘤。一年不到,就长了拳头大小。先不说到底能不能做手术,我时间上也不够。”

    听到宁浅语很公事化的拒绝,最后院长只好离开了。

    上面的人他惹不起,而qianyuning医生他也惹不起。

    院长离开后,宁浅语就离开休息室,进了手术室。^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