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207章慕圣辰醋意满天飞

    慕圣辰和宁浅语的对视,别人也许没有注意到,但是时刻关注着慕圣辰动静的唐薛雅却注意到了。

    慕圣辰跟那个女人认识?而且关系还不一般!嫉妒从唐薛雅的眼底滑过。

    紧接着一个想法在唐薛雅的脑子里形成,她的眼底滑过一丝阴沉,然后她的手就悄悄地挽到了慕圣辰的手臂上。

    慕圣辰正看着宁浅语失神,一点都没注意到唐薛雅的动作。

    而宁浅语在看到唐薛雅的手挽到慕圣辰手臂上的时候,眼神一暗,然后转过头去,跟她的男伴说话,再也没有看向慕圣辰。

    慕圣辰的视线转到宁浅语身边的那个男人的身上。

    那个男人他认识,是彼得·潘的小儿子,是a市公认的风流少爷,她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慕圣辰的身上散发出幽冷而恐怖的气息,靠他最近的唐薛雅首当其冲,身子打个寒颤。

    慕圣辰这才发觉到她的手正挽在他的手臂上,眼神一冷,把她的手臂给甩开。

    “叶昔。”

    “是。”叶昔立即抽出手帕出来递给慕圣辰。

    慕圣辰拿着手帕,用力的擦着自己刚刚被唐薛雅挽过的手臂,可是不管怎么擦,他还是觉得肮脏无比。

    看到慕圣辰的动作,唐薛雅高傲的自尊心很受伤。

    她的眼神一冷,朝着那边的宁浅语看过去,正好宁浅语朝这边看过来。

    唐薛雅故意勾了勾嘴角,朝着宁浅语挑衅一笑。

    宁浅语的眼神闪了闪,然后迅速地移开。

    唐薛雅胜利一笑!虽然说她在慕圣辰碰了壁,但是赢了宁浅语就够了。

    宁浅语的眼神移开后,觉得心里一阵疼痛。

    她不停地在心里劝着自己,不是说不在意了吗?不是说放弃了吗?为什么会痛?为什么还要痛?

    “宁小姐,你怎么了?”潘明秋语气很关心,但他那双闪动着狩猎光芒的眼睛,却在暗地里肆无忌惮地扫量着宁浅语。

    原本他和古琴只是在江南会所认识的,古琴那种大方、开放的女人,他很有兴趣。

    原本在古琴打电话给他说,她有事不能过来陪他参加宴会,让另外一个人代替她的时候,他是很失望的。

    不过在看到宁浅语的时候,他立即改失望为惊喜了。

    完全不同于古琴的火辣,宁浅语的沉静给潘明秋另外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是潘明秋从未有过的感觉。

    所以第一眼,他就决定了,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弄到手,无论用什么代价。

    宁浅语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其他的女人那样巴不得贴在潘秋明身上。而宁浅语不同,潘秋明一靠近,她就会移开一步。

    因为宁浅语讨厌别人跟她靠太近,更讨厌男人跟她靠太近。

    而在潘明秋看来,这根本就是宁浅语欲擒故纵,所以他心里的征服欲就更强了。

    “我没事。”宁浅语不着痕迹地移开一步。

    说真的,她对这个古琴的朋友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如果不是已经答应了古琴,她真的会马上走人。

    潘秋明的眼神闪烁着,状似很关心地道:“真的没事吗?要不然我们到楼上的房间休息一下吧。”

    可惜他面对的是宁浅语,不是清纯女子,轻易就被他的外表给骗到。

    “不用了。”宁浅语礼貌地摇了摇头,然后躲开他的手。

    第一次被拒绝,潘明秋并不是很在意。如果宁浅语能这么容易上手,他也不会这么对她感兴趣了。

    他很微微笑了笑道:“陪我去跟我父亲打个招呼可好?”

    宁浅语微微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和潘秋明往彼得·潘的方向走去。

    在他们朝着彼得·潘走过去的时候,时刻专注着他们的慕圣辰也示意叶昔推着他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父亲,生日快乐。”潘明秋在父亲面前一点都不敢造次,乖得像个乖宝宝。

    彼得·潘的眼神在明秋的脸上扫一眼,最后落在宁浅语的身上,打量一眼宁浅语,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对自己这个风流的小儿子是真的没有折,什么性感的女明星啊,什么会所小姐啊,他带回来的女人可真的是五花八门,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儿子带着一个这么清纯的女子回来。

    “父亲,她是我的女伴。”潘明秋知道父亲是对宁浅语满意,立即喜从心中来。他高兴地替彼得·潘介绍宁浅语,

    由于他只知道宁浅语叫宁小姐,所以他只用‘女伴’来代替。

    在宁浅语还没来得及说话回话,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彼得,这就是你的小儿子吗?”

    慕圣辰的声音很冷,锐利的眼神落在挨近宁浅语的潘明秋身上。

    他几乎是有一种冲动,跑过去把潘秋明从宁浅语的身边拉开。

    咋一听到慕圣辰的声音,宁浅语几乎是反射性地把后背绷的死紧。

    他怎么过来了?

    宁浅语用力的攥着拳头,指甲掐破了她的掌心,她也没有察觉到疼。

    空气中有他的味道,那熟悉的清冷的感觉,她忍不住拼命地呼吸着有属于他味道的空气。

    是的,她恨他,但她更想他。

    没见到他的时候,她用恨作为借口来一遍一遍地令自己回忆他。

    只有在见到他的时候,她才清楚,她到底是有多么的想他。

    她念他成痴、想他成病,如今看到他,胸口疼的早已经翻江倒海。

    慕圣辰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宁浅语垂着的脸。

    她离他只有一手的距离,他伸手就能触摸到。

    五年来她第一次离着他这么近,近得他都以为他是不是做梦。

    也让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有多想她,他真的想不顾一切地把她给抱进怀里,不再松开手。

    “慕总,这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彼得·潘笑了笑,然后朝着潘明秋招了招手,“明秋,快过来,这位可是圣祥集团的总裁。”

    潘明秋偏着头,不屑地扫一眼坐着轮椅的慕圣辰,嘀咕一句,“一个废物罢了,我干嘛要认识?”

    在a市,乃至整个华夏,谁不知道圣祥集团的总裁?谁不了解他代表的是什么?

    只有潘明秋这种风流的败家子,才会对慕圣辰不屑和讽刺。^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