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89章五年后

    五年后

    国际医学界最高奖项之一castleolly的会场。

    这是一场对医学界来说的盛会,能来这里参加这个盛会的无一不是各个医学界顶尖的人物。

    因为才刚入场,盛会还没有正式开始,所以会场的气氛还是比较的轻松的。不少的人聚集在一起交谈着。

    其中以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小姑娘最显眼。

    可爱、粉嫩的小脸,带着婴儿肥,漂亮得简直像个天使。

    “义父,你说妈咪什么时候出来?”小姑娘偏头朝着身边的人问。

    说出来的话,竟然是真宗的华夏语,这在这么一堆蓝眼睛、黄头发的世界里,简直就不可思议。

    “小宝贝,妈咪等会就会出来了。”男人冷硬的俊脸,在面对小宝贝的时候,不自觉地放柔了下来。

    “义父骗人,妈咪说她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小宝贝瞪着圆圆的眼睛,不满地看着她的义父。

    男人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道:“是,义父瞎说的。”

    “哼,不理义父了。”小宝贝瞥开眼神,一副打算跟义父冷战的表情。

    旁边那对中年男女简直哭笑不得,“小宝贝,你打算跟你义父生气吗?”

    “是啊,谁让他骗小孩?”小宝贝很不高兴指出义父的罪行来。

    “哈哈,古大少,你终于撞到克星了。”这时候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

    众人回头,就看到古琴正在不远处捧腹大笑。

    “哇喔,干妈来了。”小宝贝立即高兴地跳了起来。

    “那是,今天是你妈咪得奖的日子,干妈哪敢不来。”古琴走过来,伸手想要抱小宝贝。

    却没想小宝贝直接撇开脸,拒绝她,“不抱。”

    “我嘞,小宝贝,你竟然不抱你干妈?你干妈我可是风尘仆仆地从华夏赶来参加这个大会的。”被家里最大的宝贝拒绝,古琴都要哭了。

    “干妈的身上有怪味,不抱。”小宝贝直接宣布,干妈身上怪味重,拒绝往来。

    “什么怪味?你干妈每天洗澡三次,哪来的怪味?”古琴立即不满地反驳。

    宁淑君劝着小宝贝,“小宝贝,你干妈是法医,身上有消毒水味很正常的。”

    旁边的杜中渝摇头道:“宁浅语是医生,身上也常带消毒水味道啊。也没见到小宝贝嫌弃啊。

    “尸臭味。”古斯悠悠地吐出三个字。

    “我去,老娘身上哪来的尸臭味了?”古琴立即抗议了。

    “干妈身上有臭味。”小宝贝嫌弃看一眼古琴,然后往古斯的身上爬去。

    “我去,小宝贝,你就是跟你义父欺负我。”古琴插着腰,那叫一个气愤啊。

    结果小宝贝就在古斯的肩头,得意地朝着他家干妈给做鬼脸,把古琴给气得牙痒痒,却拿这一大一小没辙。

    剎那间,无数镁光灯闪光灯亮起,犹如白昼,也代表着盛会正式开始。

    “小宝贝,盛会开始了,快坐好。”古斯把小宝贝放在她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一个个国际上知名的医学界人物上台致词,然后开始颁发奖项。

    当主持人念道:“来自西奈山医学院的脑神经外科华夏籍医生qianyuning(宁浅语)上台领奖。”

    “是妈咪!妈咪!”小宝贝激动地大喊起来。

    “是小宝贝的妈咪!”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主席台上,那个穿着正装的宁浅语身上。

    宁浅语用了两年的时间,进入西奈山医学院医学院神经外科进修,两年后就拿到了博士生导师学位。

    然后进入显微手术解剖实验室,经过半年就成为实验室的主任,擅长各类脑瘤和神经系统的手术解剖治疗,是该领域的顶尖医生之一。

    她所经手的手术,从来没有过失手,被人称之为‘死亡左手’,是的宁浅语左手拿刀。

    而在今天,宁浅语获得了国际最高的医学界最高奖项之一castleoll。

    五年的时间,在宁浅语的脸上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反倒是因为成熟,而更加具有魅力了,气质又一再提升的缘故,整个人变得更加的出众了。

    在一群高挑个子,矮小的她,依旧是周围人的聚焦点。

    宁浅语站在主席台上,用流利的英文说话,“今日能得这个机会,是我所有医生团队的支持,大家都付出了艰辛,感谢他们的努力。另外要感谢的是我的祖国,没有祖国的培养,便没有我今天的成就。感谢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宝贝。”宁浅语朝着小宝贝的方向一笑。

    “妈咪。”小宝贝高兴地朝着宁浅语招手。

    “谢谢!谢谢大家!”道谢后,宁浅语躬身朝着台下一礼。然后在雷鸣般的掌声中,从台上下来,然后直接来到了小宝贝面前。

    “小宝贝。”

    “妈咪。”小宝贝直接抛弃她的义父,扑进亲亲妈咪的怀里。

    “爸、妈,让你们这么远跑过来辛苦了。”宁浅语抱着小宝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

    “我的女儿这么大的事,我们当然要来啊。”宁淑君和杜中渝笑着回答。

    “妈咪,还有干妈和义父。”小宝贝不忘记给她干妈和义父刷存在感。

    “浅语姐姐,恭喜。”古琴大方地抱住宁浅语。

    “古琴,谢谢你能过来。”宁浅语紧紧地回抱她。

    夹在中间的小宝贝抗议。“干妈,你挤到小宝贝啦。”

    “就挤你,刚才谁让你嫌弃我来着?”古琴把小宝贝给抱进怀里道。

    “干妈,我跟义父一国的。”

    “我就知道,是你义父教你的。”

    一群人看着那抱在一起闹的一大一小,简直哭笑不得。

    宁浅语的眼神从小宝贝的身上移到古斯的身上,她浅浅一笑,“你来了?”

    “嗯。”依旧是淡然的语气,不过少了平时的冷冽。

    “你那么忙,还过来,真的不好意思。”宁浅语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不忙。”再忙也得来。古斯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一句。

    多久没见到她了?

    从当年把她从医院里接出来,然后就把她给送出了国,安排她修养,安排她的一切后,就被她给赶出了国。

    一直到她生产的时候,他才再次过来。

    他还记得她生小宝贝的时候,可吃足了苦头,他也急得差点把医院给砸了。

    直到小宝贝平安出生,他才把那件事给告诉了义父和宁姨。

    义父和宁姨结束环球旅行,来陪她。

    一直到小宝贝一岁的时候,她开始嫌弃他们碍眼,让他们继续去旅行。

    她则自己带着小宝贝开始去西奈山医学院进修。

    他每次出国都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看她们母女俩,有时候长期跟她们住,这也是为什么小宝贝跟他比较亲的原因,当然也让他发现了她的秘密。

    她白天基本都很正常,很开朗。

    到晚上,小宝贝睡着后,她就会哭,一直到哭累而睡着。

    他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哭。

    五年了,他觉得已经够了。^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