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83章辰少是爱你的

    宁浅语耷了耷眼皮,脸上挂着那种不冷不热的神情,坐在病床上,失神盯着洁白的墙壁。

    而叶昔恭恭敬敬地站在病床边,看着宁浅语的侧脸在沉思。

    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谁都没主动开口说话。

    天色已晚,医院里很安静。

    沉默了良久后,宁浅语开口了,“既然叶助理没话说,就请离开,我要休息了。”

    听到宁浅语的话后,叶昔急切地道:“少夫人,我有话说。”

    宁浅语沉默了片刻道:“说吧,我听着。

    叶昔是真的思考了许久,才来找的宁浅语。

    他跟在辰少的身边五年,他清楚的知道,辰少很不喜欢别人自作多情的去干涉他的私事。

    他也知道,他这么一来找少夫人,如果被辰少知道了,他有可能被辰少给踢走,或者发配回b市再也不能呆在辰少的身边。

    他这些年,留在辰少的身边,行事从来都是小心谨慎,他从来都不触及辰少的雷区,因为辰少对他有大恩,他不能离开辰少。

    可是,现在,叶昔真的是顾不上那么多了,这段时间里,他亲眼目睹了辰少过得有多不好,特别在见到极其脆弱的辰少后。

    他想过了,就算被辰少知道,真的要赶他走,他今天也要把所有的话说给少夫人听。

    叶昔想到这里,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的坚定,“少夫人,我来找您是为了辰少。”

    其实宁浅语在听到叶昔在病房外跟护士说想要见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为了慕圣辰,她原本是打算随便见见叶昔,随便听听他的话,把他给打发走。

    然而当从叶昔的口中听到‘辰少’两个字的时候,她的指尖还是忍不住轻颤了一把,她垂下眼睛,掩饰掉眼底的痛楚。

    叶昔盯着宁浅语没反应的脸,迟疑了一下,接着说:“辰少那晚从您的病房里出去后,就病倒了。”

    宁浅语心底划过一丝痛,很快就被她给压下去。冷冷一笑,没说话。

    宁浅语淡然,没任何反应,让叶昔有些不安。“少夫人,您见见辰少吧,他这次生病,一直处在昏迷之中……”

    叶昔的话还没说完,宁浅语就打断了他,“叶助理,我想你搞错了,他生病,你应该找医生,而不是找我,我要休息了,请你离开。”说着宁浅语下逐客令。

    担心会被宁浅语给赶出去,叶昔焦急地道:“少夫人,辰少做那些都是有原因的。辰少三年前出车祸,是二少一手布置的,所以辰少他才……”叶昔的话没说完,就被宁浅语给接了过去。

    “所以他才以我做打击慕锦博的棋子?”宁浅语怔怔望着叶昔,重复着这句话,“所以我做了他打击慕锦博的棋子……”

    叶昔的眼神一缩,“刚开始辰少他是这么想,可后来……”

    “呵呵,叶助理,谢谢你。你走吧,我都听完了。”宁浅语的脸上带着死一般的灰白。

    宁浅语从最开始就知道,见了叶昔,就会往自己那颗伤痕累累的心上再狠狠地撒上一把盐。

    所以,她在叶昔请求见她的时候,她拒绝见面。最后她烦了,她才出来打发他走,然而换来的是她疼痛的伤疤,再一次又残忍而狠狠地撕裂开来。

    叶昔感觉他这句话可能说错了,立即道:“少夫人,后来辰少爱上你了。”

    可惜宁浅语已经心如死灰,听不见他的话了。

    叶昔焦急,继续道:“少夫人,如果说辰少只是把你当打击二少的工具,他用得着一定跟你结婚吗?还去民政局登记了!”

    民政局?他们还应该去民政局离婚。宁浅语苦涩地笑了。

    见到宁浅语有反应,叶昔激动地道:“少夫人应该清楚,辰少是个清冷的人,他向来只为以自己为中心。而少夫人你改变了他很多。因为辰少他爱你。”

    爱上一个棋子?爱上一个报复工具?宁浅语的眼神几乎聚不拢,缓缓地道:“叶助理,你不用帮慕圣辰粉饰太平了,他已经成功地打击了慕锦博不是吗?我这个棋子不,应该说报复工具,对他已经没用了。”

    宁浅语背过身去,不再看叶昔。

    听到宁浅语这么说,叶昔更焦急了,“少夫人,不是这样的。你知道不知道在b市,辰少受了那么重的伤是怎么醒来的吗?是我录了你的声音,他听到你的声音,才醒过来的。”

    宁浅语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她害怕自己相信,她害怕这又是一个陷阱,怕自己听了叶昔这些,又会傻傻的相信,然后陷进去。

    她不停地在心里劝说自己,宁浅语不要听。

    “还有那天辰少心狠地离开去m国的那天,你追出来摔在小区的院子里。”

    当叶昔说到这里的时候,宁浅语腾地坐起来,恶狠狠地道:“叶助理,请你出去,你打扰到我休息了。”

    “少夫人,你知道吗?那天辰少根本就没有走,当天少夫人在小区院子里坐了那么久,辰少坐在小区外面的地上也陪了那么久。你回公寓后,辰少依旧不肯起身,后来我从小区的院子里把那条带血的围巾找到后,他才同意起来的。”

    宁浅语从病床上跳下来,推桑着叶昔,“你出去,我不要听。出去!”

    叶昔怕伤到宁浅语,所以任由着她推到了病房门口。

    “那天辰少,之所以那么狠心拒绝你,是因为他要去m国做手术,如果失败了,他后半辈子,只能瘫痪在床……”

    叶昔的话没说完,砰的一声,宁浅语把他的话给全部关在了门外。

    “少夫人,辰少真的很爱你啊!”

    把叶昔关在门外后,宁浅语滑坐在地上,她双手捧着耳朵,摇头,不停地对自己说:“叶助理是骗人的,他是跟慕圣辰一伙的,他们合起来骗我的,别信,宁浅语别信……”

    “少夫人,辰少在知道你怀孕的时候,他高兴得不得了,他真的很爱你和孩子……”

    对,他们骗我是为了宝宝。宁浅语站起来,眼神里闪着愤怒。

    这次他们别想如愿。^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