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82章慕大少引诱宁浅语

    宁浅语张开美目瞪着慕圣辰。

    后者温柔地抱着她,更加热烈的吻她,用温柔又狂野的节奏吻得她失去理智。

    所有的抗拒消失,原本推拒的手,变成收拢,她沉沦在他的气息里,纯男性的熟悉气息让宁浅语晕眩,让她无法逃开,让她渴望……

    迷乱间,她陷入了慕圣辰布置的温柔的情网之中。

    她躺在床上,他压在她身上,两具身体在病床上纠缠。

    慕圣辰的吻往下移动,来到宁浅语的酥胸上轻舔。

    敏感的宁浅语低吟地弓起腰肢,将身子迎向他。

    慕圣辰挑逗着她的粉嫩,他全身绷紧,**在血液里窜动,他想要她想要得全身发疼,但是不能要啊!因为她的身体没恢复。

    他只不过是用他的身子来引诱她罢了。是的,他是用身子来引诱她。

    深吸一口气,慕圣辰的缓缓地从宁浅语的身上移开。

    宁浅语美眸迷离地看着慕圣辰,猛然间她清醒过来,往后退开一步。

    “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宁浅语颤抖着指尖指着病房门的方向。

    “我会等你愿意见我的那天。”慕圣辰深深地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才朝着外面唤了一声叶昔。

    叶昔进来朝着宁浅语欠了欠身子,然后迅速地搭起慕圣辰的手,扶着腰,轻轻托了一把,等慕圣辰站起来后,才慢慢地把手移到慕圣辰的手臂上。

    慕圣辰扶住叶昔的肩,慢慢地移步离开宁浅语的病房。

    才十多步,他却走了十多分钟。

    空气之中微微带着点喘气的声音,宁浅语眼神里闪过不忍,她的指尖紧紧地扣进自己手心的肉里。

    宁浅语你别忘记了,他骗你,他做的一切都是骗局。

    你不能再傻傻地受他的影响,不能再被他骗,不能再对他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宁浅语强制自己转开脸,不再看向慕圣辰的背影。

    很轻的关门的声音,代表着他离开了。

    病房里陷入了一片静寂。

    宁浅语把脸埋进被子里,眼泪一滴一滴地从眼角给流出来,怎么止都止不住。

    为什么她会看到那些资料?为什么她看到那些资料后还不死心?为什么她还会爱他?明明那个男人一点都不喜欢她的,明明那个男人只是把她给当成棋子……

    回到隔壁的病房里,门刚关上,慕圣辰便一把推开叶昔,他靠在门上,然后一点一点地滑坐在地。

    叶昔想把辰少给扶起来,但他知道辰少不会允许,所以他静静地看着。

    “叶昔,你说我是不是自作自受?”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自嘲。

    “辰少,您不是。”叶昔摇头。

    谁能明白辰少的苦?一场带着阴谋的车祸,让辰少再也站不起来,让辰少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而真相却是最亲密的兄弟所为。

    辰少就算是报复,那也是应该的,然而辰少一直什么都没做过。

    除了让二少和少夫人分了手,辰少什么都没做过……

    “叶昔,我是不是真的很凶狠手辣?”慕圣辰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哽咽,不等叶昔回答,他又自顾自地说,“我骗人、骗感情,还挖空心思地设计人……”

    说着说着慕圣辰缓缓把头给垂下去,脸上的温柔再也撑不下去,一点点的皲裂开来,一点点地化为清泪。

    “所以她恨我,她厌恶我……厌恶我……”

    “所以我没资格,没资格拥有她和孩子……”

    “所以她不想见我……”

    “所以她要和我离婚……”

    ……

    坐在门前的慕圣辰是那么的无助,语气是那么的卑微,哪还是不可一世的慕大少?

    叶昔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辰少,即使在三年前,辰少最困难的时候,辰少也坚强地挺过了。

    慕圣辰在地上坐了一晚,终于是病倒了。

    因为病得太严重,连床都下不了,所以这两天没看来看宁浅语,甚至宁浅语的病房前都没来过。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终于是知难而退了,连着两天连话都没说一句。

    外面传来敲门声,宁浅语反射性地坐起来,朝着外面看过去。

    因为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所以敲门声很快就停了下来。

    宁浅语皱了皱眉,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很小的声音。

    “护士小姐,这是我家少夫人今天的早餐。”

    “慕先生还没好吗?你两边跑来跑去的照顾。”护士小姐的语气一点都不惊讶。

    “辰少他病得有些重。那个护士小姐,麻烦你帮我问问,我们家少夫人愿意不愿意见我?”

    “好的。”

    没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然后护士小姐从病房外走进来。

    “宁小姐,我还以为你没醒呢。”

    “刚醒。”宁浅语的语气很淡。

    “宁小姐,这是你今天的早餐。”护士小姐把叶昔让她带进来的早餐放在了小桌上。

    “哦,谢谢。”宁浅语失神地落在面前的早餐上。

    她一直以为一日三餐是医院提供的,今天才知道是慕圣辰准备的。

    他两天没来,是因为病了吗?

    宁浅语甩了甩头,狠狠地把这个想法给甩掉。宁浅语你别抬天真了!

    “那个……宁小姐,慕先生的助理,他想见见你。”在宁浅语吃过早餐后,护士小姐小心翼翼地开口。

    却不想宁浅语往床上一倒,偏头道:“我要休息了。”

    意思是她不见。

    护士小姐叹了一口气,把小桌和餐具一一地收起来,然后离开。

    不久,就听到护士小姐告诉叶昔,她不见他。

    宁浅语偏过头,把被子揭起来,盖在头上,不去听外面的一切。

    几乎是每次护士进来,就会问宁浅语能不能见叶昔。问得比之前的慕圣辰还勤。

    在夜里,护士最后一趟来查房的时候,当护士再开口的时候,宁浅语终于烦躁地坐起来,然后下床,拉开病房门,看到叶昔果然还守在门外。

    叶昔看到宁浅语出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少夫人,你终于肯见我了。”

    宁浅语抿了抿嘴角,冷冷地道:“有什么话,叶助理说吧,我在这里听着。”

    “我……”叶昔左右看了看,他有很多的话要跟少夫人说,但他觉得让少夫人站在病房门口听他说,不是很好。“少夫人,外面冷,您回病房里,我慢慢说,好么?”

    宁浅语垂着眼帘,静默了片刻:“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叶昔见宁浅语不打算进去,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静静地拿在手上,点头道:“好吧。”

    一阵冷风吹来,垂在站在长廊上的叶昔身上,他打了个寒颤,却没动。

    宁浅语扯了扯嘴角,最后转身进了病房。

    叶昔愣了一下,跟着她走了进去。^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