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81章深夜来看她

    不知道过去多久,病房门再次被打开。

    宁浅语以为是慕圣辰一去复返,又开口骂人。

    “我说过,让你滚……”砖头看向门口,来的是医院的医生,宁浅语的脸色僵了僵,跟医生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医生摇了摇头,然后开始帮宁浅语做列行性的检查。

    “林医生,我想问问,宝宝怎么样了?”

    “宁小姐,宝宝没事,只有点先兆性流产的迹象,好好卧床休息几天,情绪不要太激动,会影响宝宝的。”医生对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争吵没有多问,只是提醒宁浅语情绪要控制。

    “我会的。”宁浅语咬了咬下嘴唇回答。

    医生点了点头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宁浅语积极地配合着医生的要求做,尽量多休息,不下床,努力把自己的身子养好,当然她也不见慕圣辰。

    随着身子的一天天的恢复,宁浅语也一步步地计划着自己的未来。

    她和慕圣辰注定要离婚,孩子是她唯一剩下的了,所以她要好好地养好身体,才能接下来的行动。

    “宁小姐,你还是不让慕先生进来吗?慕先生天天来医院谈事你,每天都跟医生询问有关你的身体状况,他很担心你也很关心你,还特地另外聘请了专家专门针对你的身体恢复呢。宁小姐,你看在慕先生如此关心你的份上,见他一面吧。“

    每天来病房巡视的护士,日子久了,偶尔会替慕圣辰说说情。

    “护士小姐,慕圣辰是不是塞了大红包给你?你才会每天替她说好话?”提到慕圣辰,宁浅语的心里就难受。

    他的温柔、他的呵护都是假的,不过是把她当成打击慕锦博的棋子而已。关心她?呵呵,那是个笑话。他做得太完美了,不仅她被骗了,连其他的人都被他给骗了。

    “我可不敢私下手红包噢,我只是看慕先生可怜,每天就住在隔壁的病房里,守着你。”

    阻止不了护士小姐游说,宁浅语只好转移话题,“护士小姐,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事?宁小姐你说吧。”

    宁浅语迟疑了一下道:“护士小姐,能麻烦你借我个电话吗?”

    “宁小姐要打电话吗?我这有手机。”宁浅语这么一点小要求,护士小姐自然不能拒绝,把兜里的电话递给宁浅语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宁浅语偷瞄一眼护士小姐,见她没注意她,她按下一串号码,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你在a市吗?你能不能来市人民医院来接我,不让他知道……好,我等你。”宁浅语迅速地挂点电话后,又把手机上的电话记录给消除掉,才放心地把手机还给了护士小姐。

    “谢谢,我要休息了。“宁浅语倒在床上装睡。

    护士小姐长叹了一口气,推着推车,走出了病房。

    外面,慕圣辰等在走廊上。

    “她……肯见我吗?”他期盼地看着护士小姐。

    “抱歉,慕先生,我说服不了宁小姐。”护士小姐一脸歉意地朝着慕圣辰摇头,“慕先生,我看我是帮不上忙了,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没关系,你不必跟我道歉,这件事是我麻烦你,该道歉的是我。”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圣祥集团的总裁慕圣辰,竟然沦落道如此无奈的地步。

    他只能另外想办法了,然而还有什么办法?

    深夜时分,宁浅语隔壁的病房门被打开,慕圣辰在叶昔的撑扶下从里面走了出来。

    宁浅语住院以来,慕圣辰每晚上住在她隔壁的病房里,就是为了每天深夜里,能悄悄地看宁浅语。

    白天,他总是被拒之门外。

    深夜,待宁浅语熟睡的时候,他特别得到医院的允许,可以进入宁浅语的病房探视她。

    因为他担心轮椅的摩擦会吵醒宁浅语,所以,每天晚上,他都会由叶昔吃力地扶着来到宁浅语的病房。

    即使有叶昔撑着,慕圣辰都走得很慢,他一步一步地走着,每一步之间,他都需要很长的喘息去调匀。肩膀有些晃,脚步有些虚,他没有停下里休息。三十多米的走廊,对慕圣辰来说是远距离的跋涉。

    推开病房门,他缓缓地在叶昔的帮助下移动脚步来到床边,叶昔扶着慕圣辰坐在床边后,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一双深邃的黑眸紧紧盯着床上那熟睡的美丽人儿。

    在淡淡的睡眠灯下,她的睡颜非常的迷人。

    这几天她调养得极好,起色红润了许多,甚至比在家里的时候还好。

    慕圣辰着迷地看着宁浅语令人动心的粉颜,脑海中想起第一次在慕家大院看到她的情景。

    那天他坐在院子里,因为刚在医院做完手术,被慕老太太接回去,就收到慕正弘给他的撤职书。

    当时他在慕正弘走后,激动地站起来,摔倒在院子里。

    她看到他摔倒后,焦急地跑过来,吃力地把他抱起来。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宁浅语抱得很费力,满头的汗水。

    他从她的眼神中没有看到嫌弃、没有看到恶意,只有清澈。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她的眼神吸引着他,一直到现在都没变……

    然而在知道三年前车祸的真相后,他计划报复慕锦博的时候,把她当成了棋子。

    真的是棋子吗?也许他是故意为之的,就是想故意破坏掉她和慕锦博。

    慕圣辰心情沉郁地看着床上的宁浅语,他想抱她、吻她,想跟她说话,但是她说他没这个资格,把他给拒之心房之外……

    他该怎么打开他的心房?重新跟她和好?

    就在慕圣辰陷入沉思的时候,床上的人儿动了一下,“嗯……”

    慕圣辰的眼神一闪,想起身离去,却不恩给你。

    “谁准你进来的?”眼角的余光捕捉到坐在床边的慕圣辰,宁浅语全然清醒,她坐起来瞪着他。

    慕圣辰没说话,只是用深情的眼眸看着她。

    宁浅语别开脸,不愿意被慕圣辰的虚情假意给再次欺骗,“我明明交代过医生和护士,我不想见到你。”

    “是我自己偷偷进来的,跟医生和护士无关。”慕圣辰的眼神落在宁浅语带着愤怒的脸上,“浅语,我还是想看看你,确定你恢复良好。”慕圣辰的语气里满腹的关心,而宁浅语却是一点都不领情,“想看能不能再继续骗我吗?”

    “我……”因为他的确骗了她,所以慕圣辰连反驳的话都找不出来。“浅语,我是真心的……”

    “我什么都不想听,你出去。”宁浅语拒绝再相信慕圣辰。

    “浅语,你听我说……”慕圣辰站起身来,双手按宁浅语消瘦而单薄的肩膀。

    “我不要听。”宁浅语生气地瞪着他,拼命地推拒着他。

    “浅语……”慕圣辰定定地看着宁浅语,他深邃的眼眸里布满深浓的情感和赤果果的爱意。

    宁浅语惊骇地推开,“你走开!”^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